陈恒:知识史研究的兴起及意义

    陈恒(上海师范大学世界史系教授):知识史研究的兴起及意义《光明日报》2020-12-21.


古登堡印刷术的发明,降低了印刷品的成本,使得知识传播也更为方便。资料图片

    知识史在西方的兴起

    知识的概念犹如文化,见仁见智,难以有一个大家广泛认同的定义。当代学术界似乎并没有把知识研究视为一个领域,也很少视知识史为一个新兴学科,至多将其看作是学术史、思想史、史学史、科学史、阅读史等领域的文献集成而已。......。

    二战后随着学科分类的细化,知识呈快速增加的趋势,档案学家、目录学家图书管理学家等纷纷加入先前仅属于哲学家的知识研究阵营。而历史学家则缺席这一场域,直到20世纪末这一局面才逐渐改变。......。

    史学界近几十年来出版了大量此类作品,这些著作大致可分为学科发展史书籍史大学史学术史、史学史、帝国与学术、知识认识论等类型。知识史研究俨然已成为学术新宠。美国康涅狄格大学布朗教授的《知识就是力量》(1989)、匹兹堡大学林格教授的《知识的领域》(1992)等便是其中的代表著作。剑桥大学古典学家劳埃德爵士从知识史的角度,以比较的视野审视东西方各个学科的形成与发展,尤其关注古代社会知识史与文化史的研究,从“心理一致说”的角度解读人类的认知。这一理论认为,全人类无论其种族、性别和社会文化背景有何差异,在心理和认知的基本要素上是一致的,从而对知识史研究作出了独特的贡献。

    英国文化史家彼得·伯克更是知识史研究中的杰出代表,他积极推动知识史研究,先后出版了《知识社会史:从古登堡到狄德罗》(2000)、《知识社会史:从〈百科全书〉到维基百科》(2013)、《什么是知识史》(2015)、《1500—2000年间知识史中的流亡与侨民》(2017)、《博学者:从达芬奇到桑塔格的文化史》(2020)等著作,为知识史研究的合理性积极奔走,让学术界接受了作为一个研究领域的知识史。

    伯克认为,知识史的发展有赖于科学史书籍史的出现,前者解决了学科发展史研究的问题,后者彰显了知识与社会之间的互动关系书籍史在过去几十年中已经从书籍贸易的经济史转向阅读的社会史信息传播的文化史;而科学史所面临的三大挑战,则驱动着知识史研究领域越来越广泛。第一个挑战是“科学”这一现代意义的术语所带来的认知后果,“科学”是19世纪的概念,如果用这一概念去研究早期各个时代的知识探寻活动,势必会激发历史学家所憎恶的那种时代错误。第二个挑战是学术界对包括工匠的实践知识这类通俗文化产生了兴趣。第三种也是最主要的挑战,来自全球史的兴起及其产生的影响。人们必须讨论非西方文化的思想成就,这些成就对西方固有的知识观念形成强大的挑战与冲击,但其对人类知识的贡献却是毋庸置疑的。

    从阿里斯托芬的《云》、柏拉图的《理想国》、哈林顿的《大洋国》、莫尔的《乌托邦》,一直到今天的“人文共同体”,反映了人类对知识的孜孜追求。当今的知识碎片、知识过载,要求人们以宏观的视野看待人类的知识;学科划分过细所带来的弊端,也要求学者们进行综合的、跨学科的研究;经济全球化的结果是地球村的出现,可以较为系统地展示全球知识体系;信息化的快速发展则使人类过往的精神产品汇总在一个直观的平台上,可以更全面、完整、系统地呈现人类的智力成就;网络化改变了传统的书写习惯,提供了书写知识史的手段,维基百科的诞生标志着知识的民主化……这一切都预示着书写知识史的可能。

    何谓知识史

    知识史研究逐渐具备可能性与合理性。

    在笔者看来,知识是人类认识世界的概念化表达,是人类活动的精神遗产。知识史是以人为中心研究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人与信仰的各类知识形成、发展与嬗变的一门学科,它不仅叙述各门学科形成与发展的历史,也研究知识的美学价值、功能价值、精神价值等,更是从知识与社会的双向角度来阐述知识与社会的互动关系。一言蔽之,知识史是将知识产生(从认知的角度看知识的起源与发展)、知识生产(从社会与知识相互作用的角度看知识的更新)置于广阔的自然、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宗教、军事等时空框架体系中,进而将这一框架体系置于更广阔的民族、国家、区域、洲际乃至国际的网络中考察其产生、发展的历史。

    需要注意的是,知识的历史与知识史为截然不同的概念。前者是编年的概念,而知识史不仅仅是知识编年史,更是研究知识形成、发展、传播与接受的历史;前者是一个领域的知识本体演进史,后者是知识社会史,研究知识与社会诸因素之间的互动关系。

    知识史不仅研究知识学科史(知识内史),更要研究知识制度史(知识外史)。

    我国开展知识史研究的必要性

    概念是知识史研究的灵魂,理解概念就是掌握了知识史的核心。

全文详见:http://share.gmw.cn/news/2020-12/21/content_34478918.htm

——————————————————————————————————

【扩展阅读】

1、【视频回放】重磅研讨会:科学史研究的新路径(科学史图书馆,2021-06-) 
    荷兰乌特勒支大学于5月21日举行的知识史研讨会 “Debating New Approaches to Histories of The Sciences
    Peter Burke的题目是Emancipating the History of Knowledge。他指出知识史纳入了以往被“科学/非科学”的标准排除或不能按此分类的研究,而许多知识史研究仍然遵循的是科学史研究的模式,例如福柯知识与空间(图书馆、研讨会、实验室、诊室等)和库恩的范式革命。Peter Burke认为是时候让知识史从科学史中解放出来了。
    https://mp.weixin.qq.com/s/nCNbYqa4gqf785rGnTSFdQ

2、展览中的知识史|讲座信息(科学史图书馆,2021-06-)   
    哥廷根大学的讲座和工作坊“Forschungslabor I: Doing Exhibitions. Implizites Wissen und Ausstellungspraxis“,是研讨会项目“20世纪下半叶展览中的知识史”中的一讲,将会详尽分析当代展览中策展人、观众、文献中的知识实践。主讲人Dr Sophia Prinz即将就任ZHdK, Zurich的设计史和设计理论教授,她研究作为一种美学-认识论的媒介的展览,以及全球现代性中跨文化的“形式的迁移”。
    https://mp.weixin.qq.com/s/xmkRamcNKJm9CKQBcW96dQ

点击微信扫一扫

星期日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