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学科信息服务

哈工大图书馆建筑学学科服务空间

哈工大师生对话从未如此性感——关于建筑教育的对谈

    ——传统教育OR在线教学?在线建筑教育将成为未来趋势吗?——     

    不久之前,哈工大建筑学院的学生自发建立了“学习角”,用来帮助大家的专业学习,解答大家的专业困惑。

    哈工大建筑学院“学习角”分为线上讨论与线下沙龙。现今大多建筑院校缺少的就是一个有启发性的交流场所,而交流对于建筑学子毋庸置疑非常重要。其中同系师兄师姐与师弟师妹的互相交流是成本最低、最可行也是最有效的方案。其间若是加入了富有激情的老师,可能还会碰撞出更多有趣的想法!哈工大建筑学院的学习角就是一个很棒的例子。

    下面网址是哈工大建筑学院学习角投稿给Archcollege的讨论纪要
    http://www.archcollege.com/archcollege/2018/01/38943.html?preview=true&preview_id=38943 

    在讨论中,一位学长推荐了东南大学出的一套书(建筑自主性研究丛书),有人戏称为“东南四件套”(实际上是五本,有一本还没出版)。书的主题讲的是建筑的“自主性”。
    这套书有《空间操作》《材料呈现》《功能探绎》《场地书写》。

 
    朱雷《空间操作:现代建筑空间设计及教学研究的基础与反思》提出“空间操作”问题,正是要将抽象思想与具体问题再次结合起来,展开一种从设计操作角度进行的建筑空间研究,以此确立空间设计(及教学)研究的独立价值,回应所谓“建筑自主性”问题,致力于建筑学自身的探讨与回归。 


    史永高《材料呈现:19和20世纪西方建筑中材料的建造空间空间双重性研究》在国内首次从理论角度阐述了材料的建造和空间意义,并梳理了西方建筑学中的相关研究成果。在森佩尔以外,还重点论述了早期现代主义时期的路斯、柯布西耶和密斯,以及卒姆托、赫尔佐格与德莫隆、安藤忠雄、坂茂、巴埃萨、帕森等当代建筑师。  

    王正《功能探绎:18世纪以来西方建筑学能观念的演变与发展》前两章是对现代建筑运动之前的“功能—形式”范式的梳理。接下来,作者对德语地区现代主义时期所探讨的“使用目的”与“功能”、“实用性”、“客观性”与“功能主义”等进行了比较研究;解读了狭隘“功能主义”的虚构和泛滥以及“功能”概念的任意诠释和延伸。最后,基于“内容计划”,从“功能—空间”角度,作者对建筑中的设定内容及具体活动与空间组织、实用目的与空间美学的关系进行了探讨。   


    陈洁萍《场地书写:当代建筑、城市、景观设计中扩展领域的地形学研究》回溯Topogmphy的词源意义,提出“场地书写”的概念,并以此为框架进行研究,试图突破传统地形学的物质技术限制以及学科界限形成的遮蔽和阻隔,发掘地形学的扩展对于设计研究的共同价值,为设计提供独特的视角和策略。 


    【口水之争下的建筑学教育危机,5大问题探讨“笨”与“不笨”的界限】
      http://www.archcollege.com/archcollege/2018/02/39167.html

    【知乎:中国的建筑教育到底是在走一条什么道路?】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117819/answer/232433574

    【知乎:建筑学专业过气了吗?】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522764/answer/241281008

    【建筑新鲜事 | 在线建筑教育将成为未来趋势?】2017-11-29
    Online取代Face-to-Face——轻松上网学习深奥的建筑
    高等教育正在经历一个重大的转变。在不久的将来,包括成为建筑师所必需的专业培训,极有可能全在网上进行。这就意味着建筑学学生特有的Studio形式课程,也将不再面对面地教学。
    想了解更多建筑学教育如何网上授课的情况,可以参考一下已经获得美国NAAB认证的在线建筑学学位的学校课程,例如波士顿建筑学院,南伊利诺伊大学和劳伦斯科技大学等。在这些学校的项目中,学生们被分成几个线上的小组,每周主要通过视频与教授讨论和交流,而上传的图片或模型作业会将在网上进行传统的评图。最后,教授们会通过书面评论或在线评分的方式来给出反馈意见。
      http://www.archcollege.com/archcollege/2017/11/38159.html 

   【传统教育OR在线教学?未来的建筑教育将何去何从】2017-12-28
    昂贵、辛苦的建筑教育能够通过在线教学改变现状?(原标题为“在线教学是否是建筑学未来的教育形式?”)
    我们可以通过设计新型教学方法、提升数字化学习能力等方式来促进学生之间社会关系的建立。
    一些人认为这种在线教育形式适用于美国,例如波士顿建筑学院、伊利诺工学院、劳伦斯理工大学等高等院校。在教学过程中,学生可分为不同的在线小组,其规模与现场教学类似,这些在线小组仍然每周有固定的时间进行课程学习,同时需要提交作业和进行讨论。学习课程以视频的形式为主,课后则每个学生独立完成绘图作业然后上传文档,然后老师会通过书面或者视频的方式对每份作业进行点评,学生也能够通过自己组员之间的交流来获取不同的信息与想法。
    在这些项目中,他们常常会被注明为“low residency”,而不是通常运用的“在线”,这是因为学生通常每个学期都需要在学校里呆上一周,学习传统的课程。虽然这也表现了当代教育形式仍然对线下教室具有一定的依赖性,但同时结合网上教学,也能够适当地平衡二者之间的关系。
    当前的在线课堂主要集中于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 (MOOCs)领域,这还是一种新型形式,并且这种形式只能在获得国家认证的平台上进行(当前法国已采用这种形式)。MOOCs主要面向如哈佛大学设计学院研究生和东京大学所运用的EdX这样的建筑教育平台。这些平台以授课为主,有时也仿照工作室的形式。例如TU Delft的“公众的城市设计:荷兰城市”,它可以通过Pinterest来处理学生上传的项目,同时教授也能够每周通过视频的形式为学生们点评作业。
    考虑到不断增长的教育费用,以及科技产业对于现代生活的影响,这很可能是引起“low-residency”学位和MOOCs的结合原因,这种形式也将很快引起教学方式的更新换代。另外,建筑学院当前的工作室以学生的设计作品为基础,这种模式基于学生的面对面交流。但是在未来的在线教育过程中,这样的传统交流方式可能会减少,这也不全是坏事。
    当前的教育过程强调学生的独立自主性,在特定的团队或工作室中完成小组作业。这种教学方式让学生之间的相互交流多过学生与老师之间的沟通,从而让学生更加独立地完成自己的设计任务。这也意味着学生们常常深夜还在工作室加班加点,甚至对老师并未提及的专业领域展开辩论,这导致了学生们过分关注一些与课程无关的问题。
    因此,如果学生自己在家工作学习时这种状况便不复存在。这便是从实体教育过渡到在线教育的一大契机,这能够更好地将书本上的知识和实际工程结合在一起。
    然而,在线教育也有一些弊端,例如,学生们就无法直观地了解到其他人的想法与工作流程。这将会导致一个后果,那便是除了最终完整成型的方案结果,学生们则需要自己全面自助地去学习其中的相关知识。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方式,我们需要共同了解一下在线教育的各种优势。
    事实上,在线教育的本质是教学方法和工作方式的结合,而不是为了取代现有的教学模式。人们通过各种设备以及互联网能够进行更加直观的追踪与交流,这些是传统教育无法做到的。在建筑教育中,在线教育意味着未来的进步趋势,如同学生之间可以通过自动文本编辑语音识别功能保持充分的联系,同时老师也可以以这种方式检查学生们的设计任务。在当今社会,侵犯隐私是一个随处可见的说法,但对于这样一个高效的教育体系来说,这便是一种无力的偏见,因为在这样的背景下,任何对建筑有兴趣的人士都有机会以较低的成本进行建筑专业的学习。
    在这个民主的社会,教育形式改革的另一个作用是将学生的独立课程转变为合作课程,这样有助于改善在线教育缺乏面对面沟通的一大缺陷。当前,程序员们编制了多种多样的在线合作工具,例如Dropbox的Paer和谷歌的Sheets、Docs 以及Slides。工作室的特性是将建筑教育和数字创作相结合,而这种结合则能够指引着教育方式的改革方向,从而达到预期的创新目标。在许多人的心目中,建筑师仿佛都是一位位天资聪慧的圣人,因此这样的教育形式的改革也有助于打破坊间的各种传言,因为每个杰出的建筑项目都离不开整个团队的共同努力。
    对于此我们也许应当采取这样的态度,从传统教学到在线教学的转变主要受建筑课程所影响。就此来说,当今的工作室也可能以在线的形式而进行,如果充分地考虑互联网的发展历史,那么便可了解到,任何形式一旦形成固定模式,那改变起来就具有一定的难度。这也是当前我们需要以一种更具颠覆性的方式来重塑未来建筑教育模式的原因。
    建筑教育者应当主动推进这些改革,而不是被动地改变。
      http://www.iarch.cn/thread-38750-1-1.html

    【猜猜看,人工智能普及的今天,作为建筑师的你会失业吗?】2018-02-28
    牛津大学2013年出版的每日电讯报预估了近700个工作岗位的自动化趋势。建筑师的替代率较低,约为1.8%,造型师的替代率为2.1%,航天工程师为1.7%,策展人为0.7%,微生物学家为1.2%,戏剧艺术家为1%,人类学家为0.8%,舞蹈编剧为0.4%。
    哈佛大学教育学院的教授David J. Deming研究了从1980年至2012年美国的工作岗位所分别需要的技能,其结论是,那些能够很好地结合运用数学人际关系的员工在未来将会有更多机会,这些技能也包括共事和合作等软技能
    Mark Cuban在上一届美国SXSW大会中提出,那些需要认知技能批判性思维以及创造力的工作岗位并不容易被机器人所取代。
    伦敦大学学院(UCL)和英国威尔士班戈大学最近的研究说明,雕塑家、建筑师,以及画家等行业“似乎都与不同的空间概念化有关,这种空间概念化体现在对空间的系统对比方式上。”因此建筑师与其他行业的人的区别在于不仅在于具有空间感知的区别,而且建筑师还能够给其他非专业人士传递相关的概念信息
    因此,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暂时无法取代建筑师,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行业不会产生一定的变革,因为电脑软件能够为人们分担重复繁琐的任务,优化设计产品,这能够有效地减少人工的操作,但也会导致未来项目所需参与的人数减少。
    另一方面,劳动力市场逐渐趋于饱和,许多建筑师开始利用原有优势开始跨学科学习。虽然仍然有人喜欢通过手绘来表达概念,但无论有没有机器人设计师的存在,VR技术、3D打印,以及人工智能的优势在未来仍将大放异彩。
      http://www.iarch.cn/thread-39182-1-1.html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