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新世力——建筑师侯梁:图书馆与转心亭

    2010年建筑新杂志《artech》> kaleidoscope > up & coming   建筑新世力
    建筑是理想的翅膀,插上了翅膀,你才能飞向理想的国度。所以,通过建筑的想象,能把世界变得更美好。——侯梁

 
    (原文:http://www.artechpage.com/web/kaleidoscope/up-and-coming/134-how.html)

    人与书的新需求——后花园

    过去的书刻在竹简上,或记载在石头上,这是一个有难度的事情,它也代表着永恒。之后我们有了印刷,但是它还是昂贵的。所以过去的图书馆是为了分享、保存这些记录。以前的书比较珍贵,所以书籍的保存和展示是过去图书馆的主要作用。
    现在的图书馆,更为注重的是阅览。比如现今有的图书馆有青少年活动室,儿童活动处,分不同的人群,以及专门的讨论区,图书馆已成为市民交流的地方。我们可以在图书馆找到古籍书,像一个博物馆。但现在的图书馆已不是传统意义的全是书架,或像是一个仓库。他更像是一个饭店,谁家里都可以做饭,就像谁家里都有书一样,但我们去饭店做甚?叫上三五知己,聚一聚。图书馆一样,大家去那里一起聊聊,也就是去交流。
    交流借助于载体,有的是吃、有的是喝,图书行业也是一个载体,并且精神含量更多。英国人就有这个习惯,星期六早上拿着报纸吃早饭,大家就在那里读书、读报纸,读完报纸吃完早饭,聊天,聊刚刚看的一些奇闻轶事,这已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我觉得中国将来也会有这样的书吧、图书馆,也应该给人们提供这样的场所。人性化是未来的发展方向,我想象的未来,是大家回到了一种人初的状态。但又不是落后的人初的状态,社会将更具复杂性、多样性,但是人在心智上更为轻松。

    斯德哥尔摩市图书馆扩建

    北欧人对自己的文化遗产非常钟爱,扩建的时候想避开旧建筑,所以我们设计的概念是,把旧的图书馆比喻成书籍的圣殿,扩建后,我们给这个圣殿做了一个以阅览室为主的“后花园”。通过这种方式与它产生呼应、互补。并且以花园为核心,建筑反倒成为花园的边界。
    未来的阅览室更注重读者与读者之间的交流。因为我们已经拥有这么多的资讯、电脑,可以匿名地查到很多讯息,根本不需要去图书馆。但为何要去图书馆呢?这就是一个思考。我们觉得有必要,毕竟人在这个虚拟社会并行的时候,还是想找到一个可以面对面交流的场所。我们需要多样化的生活,通过建筑。
    建筑没有被虚拟掉,你可以网上购物,电子书也使得我们不必购买(纸)书,但我们一定要有一个地方住,还是需要一个交流的场所,因为不是所有东西都是通过电子传送的。比如我们用网络聊天工具视频,我看到了你,但实际上,你的很多讯息传达不到。所以我相信,未来的社会会更为注重感知,这种感知,是信息社会还不能达到的高度。未来的图书馆也应该提供人与人面对面交流的机会,所以我们将这个面对面的环境做得非常宜人,让人觉得舒适。毕竟我们人类对自然还是有着依恋的情节,所以我们把花园作为主题,成为空间构想,建筑就围绕着花园,成为不同的围合空间。
    建筑,它是支持人的某种社会活动,但它并不能改变这个社会,建筑师也不是要将社会彻底颠覆的人。相反,建筑师是更为关注人的生活方式,将理想和生活结合起来,所有的建筑最终考虑的都是人。

 

 

    转心亭——从私人到公共

    “其实,这个转心亭原本是设计给我自己的。”
    我想有一安静的思考空间,所以希望把空间圈起来,就像孙悟空用金箍棒把地一圈,妖魔鬼怪进不来。怎样才能进不来呢?我就把架子上放上好看的东西,可能是一些我收藏的东西,也有一些绿色植物,而这些都是我的记忆,我心理世界的一些东西。我用这些东西,围合起来做一个墙,虽然我可以看到对面的物质世界,但是,是透过它。所以,它是一个装置,它也是一个边界,就像我们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一个边界。我用百宝阁的手法,它是一个有趣的空间结构,可以容纳各种空间,也可以有整体感,又比较自由,没有约束。
    公共设施,我觉得参与最重要。公共设施应该让人产生联想,又能把自己的想法相联系,而不是像一些雕塑,更偏于个人的英雄主义色彩,是一个巨大的东西。我会从空间的角度考虑问题,人如何使用这些空间,并且有互动的多样性。作为中国的建筑师,我会更注重“空”、“无”,这一部分的设计是需要我们去想的。
    百宝阁的架子是一个层次,而“空”就是它的另一个层次。每个框就是一个雕塑,框产生一种艺术审美,你透过它看到其后面的东西,会变化,并富有有层次。你围绕转心亭转一圈,从这个框望过去,就不同于从那个框,它时刻在变化。它将有些景呈现给你看,又挡住另一些,就有了互动的关系。
    国内的公共设施大体不尽如人意,但也有好的,具艺术感的,可大多数还只是一个摆件。我只能说是摆件,还达不到城市空间艺术的层次。公共设施之于场地,却没有特殊性。我觉得艺术品珍贵的地方,就在于它是一对一的。雕塑可以复制,但对于城市来说,应当是独一无二的。



    侯梁简介:
    1996年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并获得建筑学学士学位
?1997年移居比利时
?1999年毕业于比利时鲁汶大学并获得建筑学硕士学位
?1999年—2003年任职于比利时多个建筑事务所
?2003年在布鲁塞尔开设HYPERLINK "http://www.houliang.com/chinese.htm"HouLiangArchitecture建筑事务所
?2004年在上海组建国际设计团队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