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票欣赏:与阅读有关的藏书票格言

    藏书票欣赏之一与阅读有关的藏书票格言 

    藏书票虽然形制小巧,却美在方寸之间,是所有爱书人都不忍释手的小型艺术品,历来被视为“版画珍珠”或“纸上宝石”。
    一款优秀的藏书票,总会带着雅致、浪漫、唯美的情趣,散发出清新的趣味主义气息和淡淡的书香。
    藏书票所选的图案,或美雅,或拙朴,大都清丽隽永,绰约多姿。在用色和印制上,也是讲究到了每一个细节,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包括纸品的选用,都颇见创作者的心思和趣味。

 
   
    “一日不作诗,心里如废井”藏书票 

 

    很多藏书票是以阅读为主题,这些设计者尝试在藏书票上展现作家与爱书人的名言。 

    德国人海因里希·福格勒(Heinrich Vogler)的藏书票上有毛姆的格言:“只有平凡的作家,才能永远维持他的最高水平。”票主正是藏书票作者海因里希·弗格勒,窗外是他自家的花园。花园和缓地冲着大道倾斜,人们可以从它的制高点越过围墙望出去,见到深远的平原、草地和小小四方形的花园,见到一群群英武高大的树木,以及道路和流淌的河流,以及农夫耕耘的景象。从创作者的角度看,这是一双视野开阔的宁静的双眸在凝望,在凝望中安眠,在凝望中成熟。

    美国人弗雷多夫·约翰生(Fridolf Johnson)的藏书票上是肯比斯的格言:“我曾遍寻安宁,却发现唯一可使自己感到安宁的方法就是一卷在握,远远地躲在房间的一隅。”约翰逊于1977 年编著《从文艺复兴到当代的藏书票》(ATreasury of Bookplates to the Present),按照德、英、美、法、意等国别,以及时代先后顺序排列,共收761 款藏书票。在约翰生这枚藏书票上,书架的侧面贴有藏书的分类,例如插图本、书籍制作、藏书票等有关书的书,简直是每位爱书人必备的书种。书桌旁边摆着几包刚淘回来的书,正在准备拆包后,上到书架上。站在书梯上那位仁兄,正忙着帮书归类,对面书架下还有一位爱书人,聚精会神翻阅着他从架上刚找到的书,十足是一座书痴的乐园。

    英国人詹姆斯·默里的藏书票上是约翰生的名言:“辞书如钟表,最糟糕者也强过没有,而最精良者也不能指望它总是走得准确无误。”詹姆斯·默里是《牛津英语大辞典》的奠基者。1878年底,他在自己屋后的花园盖起一座“字馆”,四周围绕的卷饰上面的格言引自《圣经》:“知识的累积必须靠理解力来完成。”

    日本人栋方志功的手上彩木刻藏书票上有罗森巴赫的名言:“这世上最伟大的游戏是爱的艺术。爱的艺术之后,最令人愉悦的游戏就是书的收藏。”这枚藏书票的表现形式,颇有中国线装书收藏题签的美感。栋方志功是二十世纪日本木刻版画界的代表人物,他的版画作品具有日本民族特色。这枚藏书票的票主佐藤米次郎也是日本著名的木刻版画家,曾于上世纪30 年代与李桦等人有往来,所以这款藏书票是版画家为版画家制作的藏书票,而且票主又和中国有关,....可以说是意义非凡。画面上典型和式建筑的纸窗,“佐藤米次郎藏书”的粉红色,“第几号”的绿色,都用手上彩,充分表现出日本木版水印效果的趣味。

    比利时人维尔梅延(Antoon Vermelyen)的藏书票上是史坦贝克的名言:“精装书会破坏友谊。把精装书借予友人,一旦有去无回,你就会耿耿于怀,显得吝啬小气。但是,平装书可就不一样了。”这枚藏书票的画面非常逗趣,老鼠坐在书堆里,打开书籍阅读,封面上的拉丁文“Ars Longa”译成中文就是“雅言”。老鼠背后有一只猫,好像逮到机会,准备大快朵颐一餐,实在是很煞风景!因为猫头的背后,悬挂着一盏灯,一幅典型的夜读图。而这只猫不但要破坏老鼠的阅读乐趣,甚至想杀害它。就像我们在夜深人静时阅读,假如心有旁骛,不就像这只恶猫一样,会使我们读不下去。用这样的表达方式,很有意思。

    (来源:吴兴文“藏书票:回归阅读本质的设计真实”深圳特区报/2013 年/7 月/5 日)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