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票设计竞赛解读:什么是藏书票?

    “书上蝴蝶——2015年哈工大第二届‘《四月芳菲》读书节’藏书票设计竞赛”已开始征集作品,欢迎全校师生参加。 

    什么是藏书票?
    普通读者有些还不太了解。藏书票(Bookplate)是图书收藏者以艺术的方式表明书籍持有的标记之一,一般贴在书的里封补页或扉页的右上角或中央,通常还有拉丁文“EX-LIBRIS” (属于我的书)。
    藏书票起源于欧洲,至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一种是图画藏书票,一种是纹章藏书票。这一艺术大约在上世纪初传入中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使用藏书票的作家、艺术家不少,如叶灵凤、郁达夫、李桦、唐英伟等等,都制作过许多风格独特的藏书票。
    藏书票黄金时期是从1890到1990年的一百年间。艺术家兼插画家沃尔特·克兰,先拉斐尔派的伯恩·钟斯,印象画派的马奈,维也纳分离派的克林姆、表现主义的先驱柯克希卡,纳比派的代表画家波纳尔,世纪末天然画家比亚兹莱,后印象画派的瓦洛东、鲁先·毕沙罗,野兽派的创办人马蒂斯等,都曾经参与藏书票的设计。
    1953年意大利建筑师曼特罗,成立国际藏书票联盟,藏书票设计逐渐回归阅读的本质。刚开始每两年举办一次世界大会,后来改为每年举办,2008年在北京举行了第32届世界藏书票大会。目前,藏书票得以在全球推广,艺术风格日趋多元。
    藏书票的形式很多,内容庞杂,主要有以下三种类型:第一种是手绘藏书票,这种藏书票早期较多。第二种是版画工艺制作的藏书票,有大约四种工艺,即凸印、IM1印、平印和丝网漏印。第三种是通用的藏书票。
    藏书票是阅读与收藏的载体,也是图书与设计的结合。藏书票有“纸上宝石”“书中蝴蝶”“版画珍珠”之誉。 


    世界最早藏书票 
    1470 年—1480 年间,由一位不知名的艺术家为喜爱刺猬的德国人约翰内斯·克纳本斯贝格设计制作的木刻书票《刺猬》,被视为现存最古老的藏书票之一。该作品刻画了一只口中衔花、脚踩落叶的刺猬,上方有一排古德语,表达着票主对书的珍爱之意。


    中国最早的藏书票
    在中国,“关祖章藏书票”目前被视为中国最早的藏书票。这枚出现在1910 年出版的《京张路工撮影》集中的书票,画面描绘了一位头戴方巾的书生在书房中翻箱倒箧、秉烛展卷的情景,极具中国古典神韵。在工致的画面上方,有“关祖章藏书”五字,秀逸刚劲。票主关祖章,据记载毕业于美国伦斯勒工艺学院,他虽然受西方文化的影响,但深爱中国传统文化和收藏,尤其是古镜收藏,也被推认为是中国最早制作和使用藏书票的人。 


    藏书票在中国的兴起还离不开文坛的推助——作家叶灵凤是中国系统研究和收藏藏书票的第一人。上世纪30 年代,时居上海的叶灵凤到处搜集有关藏书票的资料,甚至去信日本向研究藏书票的权威斋藤昌三寻求帮助,还亲手绘稿刻印了一枚“灵凤藏书”票。这枚藏书票被世人称为“凤凰票”,其设计采用了我国的传统图案——凤凰与缠枝纹,沉稳的黑色与套嵌红色的文字相映衬,既契合他的姓名,又具浓郁的民族色彩和创造精神。叶灵凤在1933 年的上海《现代》杂志发表的《藏书票之话》,被认为是我国公开介绍和提倡藏书票艺术的第一篇专文,同之后发表的《现代日本藏书票》《藏书票与藏书印》等文章一起,对藏书票在中国的落地生根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中国大学图书馆藏书票
    北洋大学是天津大学的前身,始创于中日甲午海战之后。这款“北洋大学校图书馆”藏书票,贴在The Road Toward Peace一书的封里,书名页上还有“国立北洋大学图书馆藏书”印章和其它图书馆的藏书印章,可以证明这本书历经几所大学图书馆馆际调拨收藏的历史。估计这款书票的最早使用时间可以在1912年。但有可能,我们还能继续发现“天津北洋西学学堂”和“北洋大学堂”的藏书票,以至将中国最早使用藏书票的历史,推前至十九世纪。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812d6e0100078k.html)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