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未来的大学图书馆:亨特图书馆

    建筑物直接关系着如何传递课程 

    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亨特图书馆赢得2013年AIA / ALA图书馆建筑大奖。亨特图书馆是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第二个图书馆,也是学校的智囊心脏,图书馆的名字以北卡罗莱纳州前州长詹姆斯•B•亨特的名字命名。


   
    进入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亨特图书馆,你会发现自己处在一个白色墙壁、未来主义风格的空间,里面还点缀着色彩缤纷的舒适椅子。一束一束的阳光照耀着一个引人注目的、类似于织机线程的外观设计,这一设计出自挪威Snohetta公司(该公司最著名的作品是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 
    这座1月份开业的图书馆,设置有游戏实验室,有投影屏幕覆盖地板至天花板的“创意工作室”,3D打印机和80个小组研修室——学生在玻璃墙壁、桌子上涂写思路和公式。
    你不会看到什么?很多书籍。
    早在规划过程中,该大学就决定,优先考虑利于合作的、高科技的学习空间而非把空间用于馆藏。在一楼的六米以下,两百万册书籍被打包进一个只占常规书架排放空间九分之一大小的地方。从电子目录中选择一本书,机器人将在五分钟内提供它。
    亨特图书馆是皇后大学图书馆馆长Martha Whitehead今年春天与建筑师一起参观的地方之一。这位建筑师正在进行一项重要的20年规划工作:Kingston学校档案馆和图书馆重建。
    亨特图书馆是信息革命引起图书馆发展的一个非凡例子。现在我们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访问前所未有数量庞大的知识,以书为中心的高校图书馆不再是校园中检索信息必去之处。现在,与固有的学识沉默一样,它们也在变得更加合作。
    “它以前可能有安静之处的美誉,在这里你的行为要规矩,” Whitehead说。 “但现在感觉它非常有活力。”
    但是,任何关于实体书(甚至是图书馆本身)已经过时了的建议都是过于简单化。
    “如果它只是存放书籍,” Whitehead认为,“那么那些世界伟大的图书馆应该是仓库了,而不是学习和研究的象征。” 
    图书馆的主要功能仍是查找信息,变化的是所提问题的性质。过去学生来图书馆是查找Whitehead所说的“快速新闻”(现在很容易在线查找),但现在他们带着复杂的查询而来。他们想知道关于某个主题有什么类型的信息,自己的工作如何融入学术文献领域中。这种转变反映出,大学已经改变教学方式以更好地培养面向21世纪的学生,Whitehead说。
    “与其说是传授给学生信息,不如说是传授给他们成为终身学习者的技能——如何思考、如何查询以及如何学习。”
    这种转变已经改变了图书馆和教室的设计方式。
    “建筑物直接关系着如何传递课程,”CS&P建筑公司的负责人Paul Cravit说,该公司正在进行皇后大学图书馆的重新设计工作。他举了20世纪70年代无窗学校的例子。“当时的想法是,学生们按排就坐、只专注于前面的人。其他的事情都会转移学生的注意力。” 
    至于未来的大学图书馆,我们可以期待充满活力的空间,在这里书仍很重要,但人是中心。 
    “你可以创造一个鼓励幻想和好奇心的建筑,它为你打开外面的世界,”Cravit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建筑,在社交空间教学、学习空间的界线上日渐模糊。学习并不只发生在房间内。它经常以很日常的方式发生(如通过一杯咖啡)。”
    目的是创造一种鼓励“智力碰撞”的地方,Whitehead表示同意。她希望皇后图书馆在保持图书馆宏伟堂皇的同时,能创造私密的空间,让学生与彼此交流、与资料(书或数字化形式)结合。 
    “一位学生对我说,来到(皇后大学)的Stauffer图书馆时,她感觉更聪明。我们认为这是一种不同于校园其他地方(如学生会或食堂)的感觉。” 
    (文章来源:图书馆阵地服务工作动态跟踪扫描 2013年第11期,编译自:Erin Millar. The university library of the future.
http://www.theglobeandmail.com/news/national/education/canadian-university-report/the-university-library-of-the-future/article14980161/ [20131022]) 


    ▲ 亨特图书馆在校园中影响力巨大。动态流动的内部空间为人们提供一个具有前瞻性的智慧场所,一个多功能和有趣的学习及创新环境。主要的楼层间拥有开阔的中庭空间,开放式楼梯联系上下,各种各样的研究室和学习环境并存在“学习共享”的理念之下。丰富多彩充满活力的家具出现在空间各个角落。同时,这个建筑所具有的汇聚的力量,让人们在这里因交流而收获更多。 


    ▲ 高科技被整合入图书馆的各个系统:交互式高清屏幕为用户提供各种实时数据;游戏试验区能玩视频游戏和对其进行开发,为学生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学习休息区;高科技展柜可以让用户使用最新的电子设备尝试最新的技术。办公区集中在一层而非分散在每一层。  


    ▲ 图书馆还用到bookBot自动化图书配送体系。这个系统高效的存储了200万实体藏书,节省了超过2万平方米的面积,节省预算并节约出更多的空间用以技术研究和用作学习空间。 


    ▲ 图书馆内自然光线充足。 


    ▲ 屋顶平台上可饱览周围开阔的风景还有附近的湖泊。 

 
    ▲ 外表皮铝合金结构的低温玻璃熔块外遮阳系统包含许多可持续性发展特点,在保证图书馆充足视线和自然光的同时,有效的降低了热量。吊顶安装了主动式冷梁和辐射板并利用屋顶花园和雨水花园收集的雨水提供加热和冷却。

     
    ▲ 纽约布鲁克林的艺术家José Parlá为图书馆创作了一副抽象,简单,诗意且自然的内涵壁画。在这个时代,信息技术是驱动力,但是艺术是我们的根,向书法自然及历史而致敬。

    【扩展阅读】
    1、芬兰塞伊奈约基“隧道图书馆”:http://www.ideamsg.com/2014/11/seinajoki-library/
    2、Joan Maragall图书馆“光之花园”:http://www.eeeetop.com/article-887-1.html
    3、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医院医学图书馆(Study Center & Medical Library):http://www.gooood.hk/library-dusseldorf-by-hpp.htm
          2012年最佳图书馆设计评选前五

    传统的图书馆的主要功能之一是提供不受影响的阅读和工作的可能。除此之外,如今图书馆的新功能提供人们相遇、交流、激发灵感的空间。在杜塞尔多夫海因里希•海涅大学建造O.A.S.E.医学图书馆的时候(注:O.A.S.E.是德语“交换、学习和发展场所”四个词的首字母),其外立面就表达了这两层含义:在白色外墙表面上有机布设特殊形状的玻璃面板,形成图书馆开放性和隐密性的统一。网络状的结构象征毛细血管,预示建筑物在医疗方面的作为。周边建筑大都建成于20世纪70年代,因此近40米高的高度使这座建筑成为未来地区的地标。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