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火车站变形记

    2014年9月12日,哈尔滨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批准哈站区域综合改造工程迁移市政绿地的决定》。哈站综合改造工程将于26日开工建设。一期工程拟先期启动地铁2号线换乘站工程。

            哈站变形记

    随着1898年哈尔滨被确定为中东铁路的枢纽城市,这里的发展就与铁路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至今,哈尔滨火车站已经有着116年的历史。
    根据记载,哈尔滨火车站曾几经改造,规模逐次扩大,功能越来越完善,并在1988年的第四次改造中,形成了以“大钟”为标志的模样,并一直沿用至今。
    哈站的几次改造,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基本完成。遥想当年的哈站,也是走在时代的前沿,呈现着欧洲和俄罗斯的建筑艺术风格。如今,这座沉淀着城市历史的建筑又将迎来一次改变,面貌如何,所有人都拭目以待。
    【哈尔滨火车站区域综合改造规划 (动画视频) 】http://tieba.baidu.com/p/2718083215

    ●1899年  老哈尔滨站建成启用,当时被称为“松花江站”,人们也习惯称之为“秦家岗站”。当时老站位于现在哈站行李房的地址,仅是临时搭起的一排矮房。功能上仅作为站长办公室、电报室及行车人员休息室。
    ●1901年  于现在哈站第一站台南端的位置才修建了一栋砖石结构的站舍。
    ●1903年7月  中东铁路全线正式通车运营,秦家岗站也改称为哈尔滨站。
    ●1904年  哈尔滨火车东站站舍建筑(俗称老哈尔滨火车站)竣工投入使用,带有明显的俄罗斯建筑风格,这是中东铁路沿线第一座大型火车站。
    ●1955年  哈站站舍第一次扩建。将原有行李房旧仓库拆除,修建了一座736平方米的售票厅,并将原小售票厅改为候车厅,这既解决了旅客买票排长队的困难,又缓解了旅客候车难的问题,旅客在市内候车,不受冻挨浇。
    ●1960年3月  哈尔滨站原站舍拆除,在原址重建。新站由主楼、东翼、西翼三部分的大型现代化站舍组成,规模和外形都近似北京火车站。但后期由于资金紧张,工程停工。
    ●1972年5月  为迎接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来哈为期6天的访问,有关部门在东、西两翼间的空白地带建起了一个连廊。
    ●1972年  哈站站舍已经不适应客流增长的要求,又进行了第三次扩建施工。这次改造续建了此前停止的工程,候车面积较之前扩大一倍。
    ●1988年  哈站进行了第四次修建改造,包括新建主楼,两翼增加一层、重新装修,新建第三、第四候车室,新建两座高架天桥、室外通廊,新增两部自动扶梯等。
    ●1999年  为配合哈大电气化铁路工程,哈站经历了第五次改造——站场改造及新建高架候车室,发送旅客能力提高一倍。
    (来源:http://newspaper.dbw.cn/hljcb/html/2014-07/10/content_609596.htm


    这幅照片由朱俊峰摄于1960年春。画面是位于南岗区铁路街1号的老哈尔滨火车站原址。
    (来源:http://news.my399.com/system/20110523/000179677.html

    1960年哈站改造,只剩下纪念碑,其余建筑全部拆除。

    ●1960年之前的哈站最有味道
    曾任《中国展览》杂志总编的朱俊峰,多年来用镜头记录了哈站改造前的样貌。在朱老家中,记录哈站样貌的老照片被整齐地贴在展板上,照片下标注着拍摄时间。在朱老的记忆中,1960年之前的哈站是最有味道的。“那时的哈站,具有欧式建筑的风格,设计又简单,方便旅客,是最有味道的。”朱俊峰记得,当时哈站绿树成荫,分布着一个个小花园,树荫底下摆有长条座椅,是附近居民茶余饭后休闲的好去处。
    ●1988年挂上大钟
    王宝滨老人退休前是哈尔滨铁路局的一名职工。“哈站主楼正面采用大面积茶色镜面玻璃,和实墙面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主楼前一个大半圆环抱趋势的大雨棚,使主楼与站前广场相呼应。”王宝滨回忆说,哈站的几次改造中,第四次改造是工程量最大的一次,不仅使原站面积扩大了近3万平方米,且主楼铺装了大面积的茶色镜面玻璃、安装了大钟、兴建了与防洪纪念塔遥相呼应的半圆弧环状雨搭,完成后一直是哈市标志性景观。

                哈尔滨火车站的历史影像 

    原哈尔滨火车站始建于1902年,1904年竣工。新艺术建筑风格,形式美轮美奂。1959年被拆除。本张照片即落成后不久的哈尔滨站,从门楣处的俄文名称看,当时的哈尔滨完全被俄国人所控制。

 
    清末时期的哈尔滨火车站。

 
    日伪时期的哈尔滨火车站。

    哈尔滨火车站站台

    日满时期发行的一套明信片,此为其中一张。画面描绘了一位亚洲青年在两位白俄女性陪伴下游历哈尔滨的情形。既展示了哈尔滨的名胜,又寓意着黄种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已当家做主,所谓“大亚洲共荣圈”。



    1935年开通的“亚细亚”号特快列车,最高时速为130公里,是当时的世界纪录,由哈尔滨直达大连。

    30年代初的哈尔滨火车站
        罗伯特.拉里莫尔.彭德尔顿(Robert Larimore Pendleton 1890- 1957)拍摄的哈尔滨火车站(1931-1932)图片:
        http://tuku.news.china.com/history/html/2012-04-06/197106_2094947.htm


    解放初期的战前广场。苏联红军纪念碑已经建立。


    解放初期的哈尔滨火车站

    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重建的哈尔滨火车站,其建筑形式毫无美感所言,而且受财力所限,两端配楼建好以后,已无力建设主楼,成就了一个流行了三十年的笑话,所谓哈尔滨“四大怪”之一,火车站,两边盖。这种情形直至八十年代才得以改观。


    改革开放后,哈尔滨火车站再次重建,一个标准的粗放建筑,此后又经历了多次装修,但是在美学意义上依旧是原地踏步。
        (来源:http://qing.blog.sina.com.cn/tj/9b9522c032002t6s.html

        老火车站:“老哈”心中的“大俱乐部”

    打开东北地图,我们看到在松嫩平原东部,有一片地势低矮平缓的地区,一条松花江像彩练似的蜿蜒流过。100年前,如果你要在那里寻找城市的地标,肯定是徒劳的,在地图上那里只是一抹绿色。

    1898年,俄国人开始在这里修建中东铁路。和别的铁路不一样,中东铁路不是一条有着两个端点的线段,而是有着三个端点、以哈尔滨为相交中心的“T”字型铁路。“T”字型铁路线必须有个交汇点,也就是中枢。最初选在作家萧红的家乡呼兰,后来又选伯都纳(今天吉林省扶余县),因各种原因不理想只得放弃。最后,选定在位于松花江及其支流阿什河入江口之西的三角地带——哈尔滨。1903年中东铁路建成通车,哈尔滨作为一个城市开始诞生,此后,陆陆续续有30多个国家的16万余侨民聚集在这里。

    今天哈尔滨火车站行李房处位置,就是哈尔滨老火车站的旧址。今天看来,哈尔滨老火车站的选址是经过精心考虑的。它位于南岗区与道里区的交界处,成为分隔并联系这两个行政区的纽带。由车站街(今红军街)、铁路街(今曲线街)、松花江街及医院街(今颐园街)相交而成半圆形的广场,交通便捷。这个半圆形广场为欣赏建筑提供了良好的视距和视点。火车站与中心广场的圣·尼古拉教堂遥遥相望,互为对衬。这两个广场,两座优雅的建筑连成为一条景观轴线,二者同时成为哈尔滨的标志性建筑。

    作为火车站建筑,它由一、二、三等候车室、中央门厅、餐厅及处于最右端的中国人候车室等五个大厅构成,围绕着这五个大厅分别布置了售票室、行李房服务员室、警察室、站长室、小卖部及卫生间等辅助用房,总面积为1619.78平方米。

    建筑正中是中央门厅,高9.07米,宽敞明亮。门厅作为整个建筑的核心,其他几个候车室通过门厅联系在一起,成为流动而连续的空间。各候车室有独立的出入口及检票口,便于人流的集散。

    火车站建筑的立面设计非常精彩,是典型的“新艺术”风格。据记载,哈尔滨老火车站的设计方案是在俄国完成的。哈尔滨作为中东铁路线的重要枢纽,其站舍成为沙俄借以炫耀其所谓进步文化及强大国力的手段,因而建筑风格采用当时在西欧及俄罗斯非常时尚的“新艺术”风格,比之西欧及俄罗斯同时期“新艺术”设计有过之而无不及。一眼望去,建筑通体的柔软曲线装饰令人眼花缭乱——曲线的门窗、曲线的墙墩、曲线的铸铁线条装饰、曲线的女儿墙甚至曲线的车站名称,犹如各种自由曲线的海洋,如一首欢快的乐曲,跳跃着,盘旋着,时而高昂,时而低回,节奏感极强。

    建筑正立面明显地分三个层次,以主入口及两个次要入口为构图中心,其中主入口即门厅入口是整个建筑的焦点。循着宽阔的石阶而上,入口两侧竖起高大的柱墩,饰有双层线脚,上半部分向内收缩,呈类似瓶状,“瓶颈”部分各有一个,以柔和曲线贴脸装饰的矩形条窗,划分为细小的方格;柱墩顶部“瓶口”部分线脚丰富,均为柔滑的曲线,正是这些曲线做法使原本尺度较大的柱墩显得活泼丰富。两个柱墩之间即是主入口,主入口下部是两扇饰有曲线门棂的大门,门与门之间饰以圆环状线脚;大门上方是一尺度较大的扁圆形窗,柔美自然,饰以曲线的贴脸,墙面上刻画曲线的站名字母,然后又是弧度一致的几层曲线线脚,丰富而不凌乱,柔美而不夸张,极好地烘托出主入口的空间个性。另外,从柱墩顶端如行云流水般泻下曲线形墙墩,使整个入口处理更加均衡完美。其它两个次要入口的设计相对简洁,但是同样以曲线的门窗贴脸及铸铁的曲线装饰,利用厚重的墙面与门窗的轻盈及铁件的柔美形成对比,渲染出适宜的空间氛围。

    当你观赏哈尔滨老火车站时,除了会被挺拔鲜明的入口空间所吸引,建筑活泼的窗子及丰富的墙面装饰同样会吸引你的视线。窗的形式有扁圆窗、半圆窗、矩形窗以及饰以曲线贴脸的矩形窗。窗间墙饰以同心圆环与三条竖线结合的抹灰装饰。这种装饰更多地出现在墙面的装饰上,或呈同心圆环与三条竖线合的形式,或呈与水平线条结合的形式,这种装饰后来广为其他“新艺术”建筑所结效仿,成为哈尔滨“新艺术”的构图要素之一。

    当时的哈尔滨老火车站不仅外形非常优美,里面的功能设施也非常豪华。有旅馆、有餐厅,可以说是金碧辉煌,老人们都管它叫“大俱乐部”。当你驻足于它身前,每个细节都是那样生动奇异,建筑舒展而大方,作为哈尔滨留给异乡人的第一印象,它是当之无愧的。

    哈尔滨老火车站是1959年火车站扩建时被拆毁的。在今天的新站舍中,那高高的柱子,半月形的窗户中依稀还能看到一些“新艺术运动”的痕迹。
    (来源:http://epaper.hljnews.cn/shb/html/2011-11/06/content_750698.htm

            冰城众多“史上第一”之:首列直达欧洲快车  


    曾在哈尔滨运行30年的马拉火车。


    1901年修建中的滨洲铁路大桥——松花江上第一座铁路桥。


    当年哈尔滨直达欧洲的豪华国际列车。

    装修豪华的车厢、安有吊灯的餐车、配备睡衣的卧铺……档案资料展上的两张老照片,再现了当年穿梭于哈尔滨与欧洲之间的豪华国际列车。
    中东铁路设有一列叫“留克斯”的豪华特别快车,它包括一节列车沙龙、两节一等车、一节餐车和一节行李车。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列直达欧洲的旅客快车。此外,还有“列车旅馆”(高级旅游列车),它有宽敞的露天瞭望台,有会议厅、包房、阅览室和厨房,内铺高级地毯,欧式摆设,还有理发和淋浴设备。每当旅游季节到来之际,“列车旅馆”便被挂在邮政列车或旅客列车上旅行。
    当时,旅客车厢多数由美、英、俄国制造,冬季靠火炉供暖,采用油灯或蜡烛照明,1916年5月开始采用蓄电池电灯。长途旅客列车挂有餐车,但只供应西餐,餐车由私人租赁经营,服务对象只限于外国人和中国显贵。据1920年6月9日《远东报》载:“普里普诺夫睡车(卧铺)一、二、三等各一辆,按座位号数并预备里衣(睡衣),三等车内有号数,而无里衣,各车皆有电灯。”
    (来源:http://www.harbin.gov.cn/info/news/index/detail_jryw/349140.htm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