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美的书《漫游:建筑体验与文学想象》

    上海市新闻出版局2011年2月10日公布,在刚刚结束的2011年德国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评选中,由中国选送《漫游:建筑体验与文学想象》(中英双语版)一书获评2011年“世界最美的书”称号。

 

    作者:欧宁 
    ISBN:9787500692751
    页数:172
    定价:32.80
    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0-09 

    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获奖图书《漫游:建筑体验与文学想象》(中英双语版),是在荣获2010年度“中国最美的书”称号后,被送评德国莱比锡的。参加2011年“世界最美的书”评选的共有32个国家和地区,参评图书596种,其中14种书获得了“世界最美的书”称号。

    作品简介:“漫游”的创新之处是带领人们亲历现场:一个正在发生的历史时刻,一些无法定义的建筑实验,一种有待剖析的流行现象。作为一种已存在的文学和电影类型,Architectural Fiction在过去曾掀起热潮。其中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Edward Carey的《望馆楼追想》、Ayn Rand的《源泉》以及Fritz Lang的《大都市》、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Ridley Scott的《银翼杀手》等成为人们熟知的经典作品。作家们根据建筑或城市空间写的故事或者以建筑师为主角的小说,是对发生在真实现场的虚拟记忆的提取,要求观众想象力的参与。

    作者简介:作为出版人和平面设计师,欧宁主编设计的《北京新声》(1999)不仅帮助定义了首都北京新出现的摇滚音乐文化现象,还尝试了各种令人眩目的视觉实验;而《周末画报》别册(2000-2006)则刷新了中国媒体出版的观念。他是大声展这个两年一度在深圳、广州、上海和北京巡回的大型设计艺术展览的创办者和组织者。作为策展人,他2006年还应Serpentine Gallery的邀请在伦敦巴特西电站策划了一个中国声音艺术的展览项目《唤醒巴特西》。作为艺术家, 他的作品在世界各地展出并被收藏,他在2002-2003年主持了城市研究和纪录片项目《三元里》,曾在第50届威尼斯艺术双年展、纽约现代美术馆、东京森美术馆等多次展出;在2005-2006年,他又主持了名为《大栅栏》的项目,集中研究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的大栅栏地区,这个项目由德国联邦文化基金会支持赞助,曾在鹿特丹荷兰建......    

    欧宁: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8553449/

   2009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特别项目《漫游:建筑体验与文学想象》(Odyssey: Architecture and Literature) 刚刚在新出版的《生活》月刊推出一本别册,发表了中国内地、台湾和香港九位作家根据中国境内不同地区过去十年中建成或将建成的九个建筑而写作的九篇小说作品。以下是我为这个项目写的引子: 

    四海为家 

    欧宁

    地拉那一直在下雨。它正好用来容纳我和她高涨的情欲──在一间用廉价的拉斯维加斯喷绘图片装饰起来的小赌场近邻的酒店里,第三次做爱已接近尾声。她起身走向洗手间时说了一句,“你是一个没有家的人”。 

    我在赌她其实不知道我是第一次来阿尔巴尼亚。在这个贫瘠但充满活力的首都,革命已经烟消云散,我根据从网上收集到的信息,带她参观这里的电影制片厂(它曾输出电影到中国),还有斯大林广场,以及已经变成废墟的社会主义时期的工厂。我跟她吹嘘说我是她一个人的导游,其实我的解说词大多来自我的虚构。

    我不知道最近为什么如此沉迷于虚构。据说福克纳呆在新奥尔良时也曾以导游为生,他为许多景点杜撰了不同的故事,后来竟成为这个地区所有导游共同使用的解说词。也许我想在工作中锤炼自己的文学才华?但愿这点小小的野心不被发现!

    家是什么呢?是出发的地方?是一连串的地址?是保存你的生活旧物的一间公寓?还是不断变换的酒店中那种挥之不去的个人习惯所形成的熟悉感?作为一个因工作需要而不断旅行的人,家肯定不是女人孩子,不是父老乡亲,不是谁都听不明白的方言土话。我只是一个爱胡思乱想的导游。我永远无法给人们指明回家的方向。

    接下来我得面对我的新工作。我要为一个称为Odyssey的旅游套餐担任解说。我喜欢这个名字,它来自荷马的史诗,用它来命名一个旅游产品(你知道,导游的工作在于贩卖体验),无疑具有非凡的诗意。唯一不足的是有些汽车牌子在推出新款设计时也唤这个名字。Odyssey意指还乡之旅,而刚才她已经说过,我是一个没有家的人,我怎能帮助人们找到他们的家门?

    Odyssey的旅游线路全部安排在中国境内,它要前往九个地方,主要参观目标都是建筑物。这些建筑物都不是古迹,而是在近几年内建成的。

    在这个领土辽阔的国度里,造城热一直持续不退。新的道路像疯长的枝杈一样四处延展,乡村不断被吞并,很多不毛之地被圈起来,转眼间就长满了房子。城市患上了饿地症,最多的土地储备也无法满足它不断增大的胃口。建筑师供不应求,他们像农忙时节的雇农,从世界各地涌入,在这里种下遍地的房子。这里的建筑奇观引人艳羡,它背后的经济动力叫人惊奇。 

    这就是为什么Odyssey旅游项目被推出的原因。建筑旅游在我们这个行业内并不是什么新玩意。它的传统业务模式都是参观经典建筑,而Odyssey的创新之处是带领人们亲历现场:一个正在发生的历史时刻,一些无法定义的建筑实验,一种有待剖析的流行现象。

    你也许知道纽约是摩天大楼的发源地,而芝加哥是现代主义建筑的大本营,但在这些城市里向旅游者讲解一些过时的传奇,或向他们揭示一个已经存在的谱系,这都不是我们的兴趣所在。我们关注那些新鲜热辣的事物和孕育着无限可能的地方。例如阿尔巴尼亚──根据我的私人考察,它很像十多年前的中国,正处于经济引擎启动的时刻──这个国家是一张真正的白纸,正等着填上各种新奇有趣的故事。它将是我们开展旅游业务的下一个热点。

    为了更好地向人们宣传 Odyssey这个创新旅游产品,我们必须有超棒的文案。也许是我太喜欢虚构了,我提议由九位作家来为每个建筑物创作一篇小说。由于经常在AMAZON上购物,我知道有一种文学和电影的类型被称为Architectural Fiction,如果你去搜索一下,你就会发现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Edward Carey的《望馆楼追想》、Ayn Rand的《源泉》以及Fritz Lang的《大都市》、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Ridley Scott的《银翼杀手》以及Peter Greenaway的《建筑师的胃》都被归于这个类别之下。作家们根据建筑空间写的故事或者以建筑师为主角的小说一定比那些商业广告语更能撩拨人们的想象。

    至于那些建筑师们,呵呵,如果他们能成为这个旅游项目的地陪,那就更有意思了。

    在这个大兴土木的年代,有些建筑师已经被塑造成传奇。你一定听说过ZH,她是这个行业的巨鲸。她不仅能创造各种匪夷所思的曲面建筑,更拥有某种神秘的力量。有一次在伦敦的一个私人宴会中,崇拜者们尝试邀请她合影,她岿然不动地坐在客厅一隅,竟然可以让照相机在瞬间失灵。她痛恨旅行,把今日跨国业务造成的频繁出差视为迫不得已。可是她也答应了由她的公司职员来为游客们讲解她在中国设计的一座歌剧院。其他建筑师也已经被我们说服。

    如果你和ZH一样患了厌行症(它和饿地症并列为当今两大流行病),你可能不喜欢这个Odyssey计划。我相信她比较喜欢固守在一个地方,例如她的办公室,那个位于伦敦保龄绿巷十号的旧校舍(对,一个地址,把她定位于广阔世界里的一点),在那里,她是名付其实的女皇,接受从各地前来的年轻人的膜拜。

    世上有两种人:喜欢移动的和不喜欢移动的。喜欢移动的人以四海为家,他们没有具体的故乡,却怀有更悠远的乡愁。像我,虽然大多数移动都是因为工作,但我却爱把它想象成天地间的行走。的确,我是个没有家的人,因为我的家就在路上。Odyssey就是行走天涯,在大地上飘泊。如果你参加了Odyssey,那将意味着你要从城市跋涉到乡村,从海滨远行至内陆──你必须做好心理准备,要从一个机场到另一个,从一种交通工具转至另一种 。 

    这是一次平行的漫游,你将穿越作家们的词语密林和文字世界,同时也亲历不同的地理,拜访建筑师们创造的奇异空间。我们的旅程将从中国南部的边境开始,这里有座城市叫深圳,是中国造城热的肇始之地,它和香港只有一河之隔──三十年前,它还是个渔村,现在已变成一个人口过千万的城市;然后经过中国的东部和西部,最后止于西藏林芝地区的一个小镇。总之,Odyssey是发现之旅,希望捕捉历史的现场,要求想象力的参与。如果你已经准备好,我们就要出发了。

    视频:漫游建筑体验与文学想像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M3NTM4MjE2.html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