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苹果和谷歌的新总部设计上看两家公司的文化底蕴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建筑学教授布莱恩·舍默霍恩(Brian Schermer)认为,苹果和谷歌未来的总部设计上体现出了两家公司企业个性的不同。 


        苹果称作“飞船”的新总部设计

    布莱恩·舍默霍恩(Brian Schermer)教授是办公大楼设计专家,在他眼中:“苹果是...高深莫测的。虽然至今我们仍然无法看到“飞船”总部的内部。我对苹果如何将建筑大楼分为不同的工作区感到很好奇。苹果的新总部管理的很严,也许苹果雇员都有纯粹和共享的目标,就像乔纳森· 伊夫式(Jony Ive)的设计美学一样。苹果新总部必将成为永恒之美。” 


        谷歌新总部设计图

    谷歌公司的业务非常庞大、杂乱。公司最开始只有搜索部门,现在又进入了硬件市场,比如刚刚发布的Chromebook Pixel和比较科幻的Google Glass项目。谷歌公司的未来总部与公司很相似,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地方。谷歌的目标是招募那些能在杂乱之中有意外发现的人。建筑学是一门非常抽象的语言,但谷歌的野心不小,公司正尝试着在发杂的地方寻找生存空间。
    (来源:http://www.chinaemail.com.cn/blog/content/919/

    谷歌新总部的设计草图,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亮点,但据说这种设计可以令员工工作效率最大化。这种弯曲的矩形设计有利于员工经常碰面,加强交流。尽管新总部占地面积达到110万平方英尺,但谷歌表示,员工一旦出来散步,不出两分半钟就能碰到同事。
    (全文:http://tech.sina.com.cn/i/2013-02-23/16318083558.shtml

    改变形象新招,苹果、谷歌、Facebook盖楼忙

    英国金融时报认为,引领青春酷派风格与技术创新潮流的公司往往位于平淡无奇的企业创业园。但这一切正在发生变化——而且变化迅速。不久前,谷歌宣布耗资10亿英镑在伦敦国王十字区兴建新办公楼的计划;苹果聘请福斯特勋爵设计位于加州的气派总部;Facebook则正与设计大师弗兰克•盖里合作,筹划兴建其新总部。弗兰克•盖里设计了西班牙毕尔巴鄂市古根海姆博物馆。
    当然,是苹果这家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在引领这一潮流。2012年9月,它被英国久负盛名的设计与指导协会奖(D&AD Awards)评为过去50年里的最佳设计团队,苹果设计团队的全部16名成员从旧金山的基地飞赴伦敦去领奖,其中就包括最近刚被册封为勋爵的苹果设计主管乔纳森•艾夫爵士(Sir Jonathan Ive),他或许是目前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产品设计师。
    苹果并非是第一家意识到设计重要性的科技类公司(其旗下产品与总部大楼均是如此)。1956年,IBM聘请建筑师艾略特•诺伊斯(Eliot Noyes)全面负责产品设计。美术设计师保罗•兰德(Paul Rand)授权设计IBM的标识,他于是尝试把公司的门店、仓库以及制造工厂都一股脑儿设计进了极富美感的线条中。
    苹果从中汲取了经验,苹果尽管是个巨无霸,但事实上维系自己的王者地位,很大程度上还是凭借其产品的小巧以及酷爽触感。所以当斯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决定在加州兴建公司新总部时,设计界似乎都屏息凝神,希望看到总部大楼也象苹果产品那样既酷感十足又创意无限。
    没想到,福斯特建筑设计事务所把(Foster & Partners)把苹果总部设计成了环圈状,不仅外表酷似UFO,而且还从字形上揭示出了苹果公司当前地址——Infinite Loop 1号(意为无限循环圈,这是加州Junipero Serra Freeway州际公路旁的一条环形街道)。这是设计师对计算差错戏谑了一把,但也让人浮想联翩。福斯特建筑设计事务所近日在美国新墨西哥州(New Mexico)建成了全球首座用于私人太空旅行的飞船发射降落场,因此苹果总部外表酷似UFO的用意昭然若揭,其外形也酷似五角大楼(Pentagon,相当别有用心),这个封闭建筑群在中间开孔,或许意喻这儿就是灵魂之所在,也许说它酷似一座未来风格大教堂的回廊——或者说它是崇拜图腾。
    苹果总部(暂定于2016年启用)不仅仅只是一幢建筑,它更似旗下iPad、iPhone等产品——平滑、无缝、养眼。但这也正是问题之所在。理想的建筑不仅应该容许、而且能够鼓励和促进其它建筑在周围兴起,这就是村庄如何变成城镇和城市如何发展与不断调整之原因所在。但苹果总部是个象征,它好比一件成品,孤零零地矗立在偏远的郊区。


        Facebook新西区总部
        图片选自:http://www.arting365.com/news/entironment/2012-08-30/1346287112d261932.html

    在建筑大师弗兰克•盖里为Facebook设计位于门洛帕克(Menlo Park)的新总部West Campus,可以看出它用假城市的方式,温和回应了加州郊区蓬勃发展的科技文化。从本质上说,Facebook新总部只是嵌在空旷郊区的一个大屋棚,它位于旧金山湾区(Bay Area)周围。盖里的复杂设计试图体现都市既喧嚣又亲切的一面,它把洛帕克设计成类似城市的大街小巷,而员工可以实现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亲切互动。
    但West Campus并非城市;这些单层建筑就四处建在一个巨大停车场的支桩上,它与地面完全分离,四周被郊区草坪及高速公路包围,总部内部则是精心打造的团体,他们均由志同道合的个人组成。人与人之间的冲突与倾轧、各个社会阶层间以及穷人与富人间的不和、轻微的关系紧张以及不可预测,这些城市生活中司空见惯的行为在福斯特设计的玻璃环圈建筑群中难觅踪影。
    与此同时,谷歌已经搬入盖里设计的总部大楼里——并非原先委托设计的总部、而是位于洛杉矶威尼斯海岸(Venice)原先李岱艾广告公司(Chiat/Day)那幢惊世骇俗的办公大楼。这幢怪异而又神奇的大楼是波普超现实主义风格(pop surrealism,源于上世纪80年代末)的体现,正门酷似一副巨型眼镜,它由克拉斯•奥尔登堡(Claes Oldenburg)设计,它当时(目前依然)是艺术、建筑与智慧结晶的杰作。
    不管这些IT巨挈的新总部大楼设计得如何超凡脱俗,但应对自己产品所带来的各种消费问题,它们都无所作为。它们推出的产品,不管是实物类还是虚拟类,外表都是天衣无缝,而它们的总部大楼则传递出更为复杂的信息。科技类公司必须听命于当地实际情况。若建在加州,就得体现郊区超现代的一面;若建在伦敦,就得展现闹市区坚忍不拔的一面。公司总部为何建在郊区,答案一目了然,但把公司总部建在伦敦,也许提供了更有意义的模式。IBM公司CEO小托马斯•沃森(Thomas Watson Jr)曾说,“好设计本身就是很好的生意。”
    (来源:http://it.sohu.com/20130301/n367530099.shtml)  


        苹果新总部Apple Campus 2内部设计图
        图片来源:http://www.leiphone.com/0609-danice-apple-campus-floor-plans.html 


       

18th Century Tea House in England

    Can Architecture Make Us More Creative?
    http://www.archdaily.com/353496/can-architecture-make-us-more-creative/ 


        Google Office in Zurich

    Can Architecture Make Us More Creative? 
    Part II:Work Environments (关于Google’s New Campus和New Facebook Campus )
    http://www.archdaily.com/367700/can-architecture-make-us-more-creative-part-ii-work-environments/

    苹果飞船总部
        http://scienceblog.blog.163.com/blog/static/189685007201391710633249/?groupid=55001&?fromgroup
    Unanimous Approval for Apple’s Cupertino Campus
        http://www.archdaily.com/434703/plans-approved-for-apple-s-cupertino-campus/ 
    Updated Plans Released for Foster + Partners’ Apple Campus in Cupertino
        http://www.archdaily.com/367240/updated-plans-released-for-foster-partners-apple-campus-in-cupertino/
    More about Foster + Partner’s new Apple Campus in Cupertino
       http://www.archdaily.com/160044/more-about-foster-partners-new-apple-campus-in-cupertino/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