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建构”作业引发的对大学图书馆从概念到建造的思考

     一个“建构”作业引发的对武藏野美术大学图书馆从概念到建造的思考

        (图片来源:http://www.lvshedesign.com/archives/8911.html)

    当藤本壮介接手武藏野美术大学图书馆,脑子里立刻浮现的是一个类似于老图书馆里填满了书籍的原初的场景。为了寻求这个原初场景的当代形式,他将其概念化:空间里每一个无尽的远景都被书籍包围,这些书真假难辨。让人震撼。这种空间并不是那种普通房间四壁摆满书架书籍的空间,而更像一个由书籍构成的多维的“峡谷”。
    当然,这个空间片段并不指向任何形态,或许唯一的指向是空间的高度,三四米可形不成“峡谷”般的空间。之后,藤本将建筑的层高确定为9米。然而,怎样的形态才能创造出站在其中“每一个无尽的远景都被书籍包围”的空间呢,这应该是复杂丰富如迷宫般的空间,但迷宫般的空间与一般图书馆动线明确查询书籍便利快捷的空间模式是冲突的。所以藤本提出了“检索性”和“漫游性”两个概念,在这两个概念的控制下确立了建筑最终的形态。
    建筑采用了螺旋形布局,而采用螺旋形而非分散布局的主要理由是因为螺旋形有“连续”和“非连续”的双重性。在这种形态下,墙体可以无限延长的,而墙体与墙 体之间又可以产生各种奇妙的交互,具有相当强的空间包容力。通过在螺旋的墙体上开口,植入自由的天桥,空间的明确和模糊得以同时成立。 


        ↗  岳敏君 迷宫系列之寻找天堂——迷宫艺术  


        ↗  “检索性”和“漫游性” 

    需要注意的是,藤本更希望强调的应该是空间的“漫游性”,“检索性”的提出更像是对图书馆功能要求不得不作出的回应。而当螺旋的墙体开了巨大的洞口之后,明确的路径感受事实上已经被消解,使用者几乎体验不到螺旋形。但螺旋形确实的为建筑提供了基本的空间秩序,只是这种空间秩序被隐匿了。
    藤本想要实现的空间愿景的另一个关键是整个空间的质感:由书架和书籍构成,书架作为墙体构成的空间的基础质感,而当各色书籍整齐的摆放在书架里时,空间拥有了第二层质感。这种质感反过来又和那些未放书的书架形成一种质感的对比。当这种质感扩大延展到一定范围时,对人感官的刺激是相当强烈甚至是有一定震慑力的,当然这个震慑力是积极还是消极恐怕要因人而异了,有些使用者们站在一望无际的书的峡谷里被震撼,产生对知识的敬畏,进而获得某种平静。而部分使用者则表示“图书馆未免太单调了些,老看着这些方格,会有些眼花瞭乱、心浮气躁的感觉,让人难以安下心来静静看书。”;“整个图书馆全是方格,光看图片都头晕, 不要说在现场了。” 


        ↗  藤本壮介想要达成的空间场景 

    不管怎样,要实现上述空间效果,还需要优秀的结构构造设计。藤本放弃了一般图书馆实墙+书架的做法,他让书架直接成为墙体,并以钢结构实现了灵活的螺旋形的空间结构,为了追求空间的纯粹性,他甚至让书架成为外墙,延伸到室外。这种处理也带来诸多构造上的挑战。
    首先需要要明确书架的做法,竖挡板起主要结构作用,再以横挡板连接形成一个整体的结构,值得注意的是,竖挡板不可能是一整块9m高的木板,必然是由几块木板拼接起来(特别是通高两层的书架),这也可以从照片里的拼接缝和木原色的差别看出。几块板拼接起来的竖挡板的稳定是个大问题,把书架直接放在地面上也是相当不稳定的,所以需要在钢结构上搭接一系列骨架,再将书架固定到骨架上,这样的处理才是稳定可靠的。(可以将书架整体理解为预制的挂板固定在钢结构上)。 


        ↗  注意图中的拼接缝和木板原色的差别 

    这种构造方式对平面的影响是螺旋形需要统领在一套模数系统中,而基本的模数就是横挡板的长度。稍微研究一下图书馆的平面图便可发现底层的柱网关系是非常规整的网格,一层平面南半部是规整的网格,北部是自由的螺旋形,而二层几乎都是自由的螺旋形,钢结构比较容易的实现了这种转化,而到顶棚,观察天窗的做法可知柱网又回到了网格体系。所以平面在这网格和模数的控制下拥有了基础装修的深度,书架的划分直接体现在平面图里,包括几个转角处横挡板的做法都得到表达。 


        ↗  一层平面图  


        ↗  二层平面图 

        ↗  剖面图  


        ↗  平面图表达了书架做法 

    而对书架墙的两种处理也对应了几种不同的构造做法
    ① “门”型洞口:而由于开洞,两侧书架被固定在钢柱和骨架上的做法被暴露出来,在这个面上需要用板材封闭,建筑师选择用转换了方向(相对于起主要结构作用的工字钢柱)的工字小钢柱来完成侧面骨架的转换,侧面的木板固定在这个小钢柱的骨架上,而工字小钢钢柱之间的钢梁也同时解决了门型洞口顶部书架的固定问题。
    ②“口”洞口:这类洞口的区别只是下部需要增设钢梁来固定书架而已。 


        ↗  “门”型洞口

    为了保持整个建筑的纯粹性,书架墙也被当做外墙,还延伸到了室外,这也带来了一些构造处理的难题,洞口怎么封闭,脆弱的书架怎么抵挡日晒雨淋?藤本创造性的用玻璃幕墙包裹书架墙解决了这一问题。当然,幕墙的设计也经过了细致的考虑。
    首先,藤本选择的是点式幕墙,因为在一般的有框玻璃幕墙并不适合图书馆的书架,一个是在钢柱和幕墙之间隔了厚厚的书架,若要用有框的玻璃幕墙的成立意味着书架的板材会有明显的穿洞等,构造上并不好实现,二是明显的框会在立面上形成各种线条,在视觉上影响书架的效果。所以,藤本选择了点式玻璃幕墙,点支撑装置在玻璃的四个角支撑。通过书架的横挡板与连接件与包裹在里面的骨架相连。 


        ↗  外书架墙的点式玻璃幕墙 

    由于延伸到室外的书架墙洞口并不需要封闭,只要做好节点的防水构造即可,而外墙部分的洞口是需要封闭的,在这里,藤本选择了全玻璃幕墙,以玻璃勒和玻璃面板构成。这种方式可以让整块幕墙不会出现较明显的线条,也能满足大面积幕墙的结构构造要求。 


        ↗  外墙洞口采用全玻璃幕墙,注意底部书架的处理 

     还值得注意的是,室外书架的颜色和室内书架的颜色是不同的,室外木材应该经过特殊的涂料处理,毕竟,室外的书架长期经受日晒雨淋,材料要求相应会更高一点。
    有趣的是,在对比图书馆早期照片和近期照片时,发现图书馆外墙的书架和玻璃幕墙应该有经过更换,早期的书架横挡板是整块的,而更换后的挡板是“门”形的, 而玻璃幕墙上也增加了一些照明装置,而洞口的侧面板还增加了一些小圆洞,非常类似现浇清水混凝土的模板痕迹。笔者猜测这些做法是为了增加外墙材料的可读性和立面光影效果。 


        ↗  早期室外书架墙,横挡板为一整块,注意其阴影  


        ↗  现在室外书架墙的横挡板为“门”形  


        ↗  现在室外书架墙的光影效果,底部增加了照明设施  


        ↗  注意侧面木板上的圆洞 

    图书馆的吊顶采用了一种叫做“聚碳酸酯块”的材料,但笔者并不是很认同现在的处理,天花的网格体系和室内相对自由的螺旋形书架墙是直接硬接,横向的天窗使半透明的吊顶有一定明暗的变化,加上吊顶内各种管线,整个天花显得比较杂乱。既然当初想要实现“峡谷”般的空间,天窗甚至是吊顶为什么不能按照“峡谷”的走向来布置呢?


        ↗  顶棚效果相对比较杂乱        


        ↗  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11级经典建筑解析课程作业模型

    (详见全文:http://hcxt01.blog.163.com/blog/static/121762736201292610280742/?followBlog)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