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送上太空的“和平”号空间站图书馆

    以“航天之父”齐奥尔科夫斯基名字命名的“和平”号空间站图书馆藏书达到了几百册次。
    1996年,美国女航天员香农·露西德在“和平”号空间站度过了188天。她是世界上在太空飞行时间最长的女性,当时她已年过半百,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说,在日复一日漫长的飞行过程中,是阅读支持着她。当她在空间站驻足时,女儿们给她寄来约一百本图书。


        “和平”号空间站上原来也有过图书馆 

    图书常常被作为纪念性的礼物,或为宇航员随身携带,或为宇航员“不可触摸的物品”随宇宙飞船进入太空。1971年4月19日,苏联“礼炮-1”号空间站发射后,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空间站,从此,宇航员们在太空上有“家”了。“居民们”进驻“宇宙之家”生活与工作,因为需要停留一段时间,于是产生了精神需求……不能充饥的好书也会像太空食品一样受人欢迎。

    1986年3月15日,“和平”号空间站首批宇航员基济姆和索洛维耶夫驾驶“联盟T-15”号飞船将“礼炮-7”号空间站的重要物资送到新建的“和平”号空间站。货物重量400千克,其中有14本图书。“礼炮”号属于苏联的第二代空间站,“和平”号是第三代空间站,也是世界上第一个长久性的空间站。“联盟T-15”号飞船顺利地实现了世界上第一次往返于两座空间站之间的飞行,因此被称为世界上第一辆“太空公共汽车”。

    “礼炮”号各个空间站藏书达几十册次,以齐奥尔科夫斯基名字命名的“和平”号空间站图书馆藏书达到了几百册次。齐奥尔科夫斯基有“航天之父”之称。空间站的图书都是珍本,有齐奥尔科夫斯基个人捐赠的,也有宇宙航空学奠基者们捐赠的。这些图书有俄文的,也有中文的,主要图书有:1957年和1988年版《在月球上》、1958年版《探索未来》、1920年版《在地球之外》等。齐奥尔科夫斯基还是一名科幻小说作家,他所写的《在地球之外》描写了一些人乘坐飞船在太空里生活的故事。书中写到用小型“着陆船”在月球上降落的构思,与现代的“阿波罗”号宇宙飞船十分相似。1920年版的《在地球之外》曾经三次“访问”“和平”号空间站,1958年版的《在地球之外》两次“访问”“和平”号空间站;该书后来多次再版。奇热夫斯基作序的《宇宙空间的火箭》“访问”过“和平”号空间站,还“访问”过国际空间站。在一次“访问”过程中,宇航学著名学者、火箭制造工程师奥别特在书中留下了自己的墨迹。藏书者将个人最珍贵的藏书捐赠给空间站,捐赠的图书还有灿德尔的《利用火箭喷射仪器解决宇宙飞行问题》、吉洪拉沃夫的《火箭技术》等。瓦尔瓦罗夫、科斯莫杰米扬斯基、乌卢格别阔夫、瑟京和索科洛夫纷纷响应号召,为宇宙空间站图书馆捐书。由作者本人捐赠的珍贵出版物一共有28本。这部分藏书,即使在地球上也不一定能看到了。

    用基里尔字母、拉丁文、阿拉伯文创作的诗歌和散文,历史的、现代的图书在空间站图书馆聚合了。雷巴科夫的《阿尔巴特街的孩子们》、杜金采夫的《白衣》、莫扎耶夫的《农夫和农妇》,这些1980年出版的图书是应宇航员之约,带着作者寄语飞上太空的。

    “联盟号-TM-4/6号”乘务小组1987年利用“和平”号空间站宇宙图书馆藏书在太空举办了首场书展,书展盛况通过宇宙飞行管理中心传播到地面。“书柜”里最珍贵的出版物摆在了台架上,所谓“书柜”,其实是星际间空间站输送补给品时用的口袋和集装箱,宇航员季托夫和马纳洛夫为地球人讲解了地球外空间的文学世界。宇航员展示了许多独一无二的图书,讲述了这些图书出现在“和平”号空间站的历史,特别强调说图书是个人或机关捐赠的。书展“访问者”之一、国家委员会主席克里莫夫信心百倍地说,在不远的将来,各个火星考察站都将有这样的图书馆。

    宇航员个人携带的图书有普希金、莱蒙托夫、叶赛宁、谢甫琴科等人的作品。格拉兹科夫带着卢斯达维里的微型小说飞上了太空,这部作品后来赠给了第比利斯博物馆。在飞行过程中,齐奥尔科夫斯基的三本图书也曾进入太空,这三本书分别是1914~1929年出版的《利用火箭喷射仪器研究宇宙空间》《宇宙火箭列车》和《星际飞行目的》。书是从卡加卢博物馆借出来的,还书时,书中留下了宇航员列昂诺夫、库巴索夫等人的墨迹。这几本书后来大量再版,带着宇航员的题字与签名,再次登上宇宙飞船,重访“和平”号另一个空间站。 


        能在太空中读到自己喜欢的书籍,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 

    苏联国民经济成就展览馆1987年5月22日在“宇宙”馆举办了一次大型图书展览,以此纪念伟大的十月革命胜利70周年和航天事业走过30周年。曾经遨游过太空的出版物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兴趣。这些出版物多数是抒情诗集,如维索茨基的诗歌集《神经》。上校别列佐夫曾带着这本书飞上了“礼炮-7”号空间站。乌沙切夫在空间站得闲时在宇宙飞船上阅读布尔加科夫不朽的作品,再次发出由衷的赞叹。帕达尔卡也一样,他闲暇之时反复阅读契诃夫的作品,而且因为阅读果戈里作品的译本,他迅速地提高了自己的英文水平。

    基德杰恩卡等宇航员在新的国际空间站上首先着手建立宇宙图书馆。许多宇航员喜欢阅读伊利夫和彼得洛夫的作品,他们的长篇小说《12把椅子》《金色的长笛》不只一次鼓励着航天英雄们在外空间环境中积极面对极其复杂的工作环境。

    美国国家航空与航天局宇航员马斯格霍夫曾经6次飞上太空。1997年,他在“和平”号空间站工作了半年,宇宙图书馆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飞向宇宙时,他带着“诺贝尔奖”获得者费恩曼的量子电动力学和科幻文献。马斯格霍夫精通俄文,在业余时间喜欢阅读普希金的诗篇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散文。

    1996年,美国女航天员香农·露西德在“和平”号空间站度过了188天。她是世界上在太空飞行时间最长的女性,当时她已年过半百,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说,在日复一日漫长的飞行过程中,是阅读支持着她。当她在空间站驻足时,女儿们给她寄来约一百本图书。

    非常遗憾,这座图书馆留在“光谱”舱,1997年6月发生了货运飞船撞击“光谱”舱的事故,该舱被迫关闭。香农·露西德回忆道,难过的一天来到了,这是“和平”号的最后一天,她十分惦记留在宇宙飞船上那些自己喜爱的图书。

    1999年春天,俄罗斯航空航天局(现为俄罗斯联邦航天局)收到俄罗斯文化部的请求,请求反复说明将“和平”号空间站上的珍本藏书运回地面的必要性。请求中还说,包括有关航天界优秀活动家的图书在内,文字性图书是众多文献中最珍贵的,这部分图书出版时,当代宇航员还是少先队员,书中留下了他们孩提时的读书笔迹,那是对航天事业的美好向往、对宇航员崇拜的真情流露。

    航天局领导意识到了这个请求的重要性,于1999年5月6日电传宇宙飞船执行命令,首先确保图书万无一失。这次行动引起极大关注。为了完成这次具有特殊意义的太空“运书”任务,指挥专家们专门安排出了时间。阿法纳西耶夫、阿夫杰耶夫每天工作几个小时,连续作战了两个星期,登记宇宙图书馆全部藏书,顺利地找到航天界优秀活动家的部分图书……

    但是现在,以齐奥尔科夫斯基名字命名的、空间站独有的图书馆消失了,这件事使人们非常遗憾。成功返回到地面的图书、杂志和其他文字出版物成为名副其实的无价之宝。图书馆、博物馆、教育教学部门和其他机关、个人藏书室争先收藏它们并以此为荣。他们纷纷表示,自己有责任珍惜、呵护好这份重返地球的珍贵礼物。

    (来源<上>: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5a923b0100xna1.html)
    (来源<下>: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5a923b0100xq9e.html)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