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奥连特”的新证新说:中国现存最早的电影院

    多年前,在查询哈工大犹太校友资料时,知道了李述笑先生,曾去阿尔巴特哈尔滨乡情酒吧,幻想偶遇这些热爱哈尔滨的专家。 今天(3月18日)《新晚报》“周刊老哈尔滨”专栏发表了李述笑先生的文章:中国现存最早的电影院“奥连特”的新证新说,犹如又一次“相遇”!

 
        ↗  1908年“热烈喝彩”电光影院在奥连特旅馆一楼开办。

    位于哈尔滨市南岗果戈里大街393号的和平艺术电影院原称“奥连特”电影院,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电影院。这似乎是个老生常谈的课题,但却常谈常新。有新的文献、档案、老照片发现,就会有新的结论随行…… 


          1903年冬,新买卖街的某私营印刷厂即将竣工。 

    一幅老照片破解“奥连特”落成时间之谜

    在拙著《哈尔滨历史编年》(2000年版)中,笔者只是记下奥连特电影院开办于1908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奥连特电影院建于1908年的说法……。新史料的发现往往会纠正推断之谬误,甚至颠覆既往之结论。
    近年有机会再读由菲舍尔拍摄编辑的、1905年在莫斯科出版的俄文版《1987—1903年中铁路建筑画册》时,在第117页新市街(即南岗早期形成时的核心地区)商用私营建筑中豁然发现在建中的该建筑的老照片。从图片说明中得知这是为某私人印刷厂建设的的房舍。从所在的新买卖街(后称义州街、奋斗路,现果戈里大街)的位置、楼的造型、对称式的布局和风格看,它就是奥连特电影院的前身!从工程的总体进度看,当时楼体和立面装饰已基本竣工,主入口上面的方座穹顶已落成,楼左侧半面的门窗扇已装妥,楼侧的花式木栅栏已安装,竣工指日可待。从同一页相关图片中人物的着装判断,照片拍摄的时间应为1903年冬季,因此它最后的落成时间不会晚于1904年春天。
    其实,电影院创办的时间不等于就是该建筑落成的时间,这是个简单的逻辑。道里中国大街日本松浦洋行成立于1909年,而松浦洋行大楼(现中央大街教育书店)却落成于1920年,说明了同样的道理。     


          1913年2月2日,奥连特旅馆焚后重建竣工、开业,热烈喝彩电影院正式改称为“奥连特”电影院。 

    “热烈喝彩”电光影院曾是奥连特的前身 

    奥连特影剧院的建筑1904年落成后是不是办了印刷厂,不得而知;奥连特旅馆是哪一年在此办起来的,也无稽可考。有关史料仅告诉我们,1908年,俄国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著名电影经理人М.Я.阿列克谢耶夫和Б.Н.阿维季科夫合伙,在新市街的新买卖街开办了一家电影院,当时命名为“热烈喝彩”电光影院。从笔者搜集到的珍贵老照片看,奥连特旅馆和“热烈喝彩”电光影院仅占大楼的左侧一半,右侧则为古尔钦科和基斯洛夫“第一灌肠厂”、法国理发馆和理发用品店所占据。建筑主入口的上方挂着奥连特旅馆的招牌,“热烈喝彩”电光影院的牌匾被举到了屋顶。一楼剧场外露天撑起了篷布,支起了围栏,剧场入口处似乎还挂着棉门帘。草创时期一切都显得仓促、简陋和古朴。看,乘四轮马车来的看客似乎在准备检票入场,门前站着的那位身着长衫头戴礼帽者倒像是个中国人。可见,当时能光顾外国电影院的中国人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寥若星辰、凤毛麟角。
    “热烈喝彩”电光影院上映的主要是欧美默片,还专门放映着色影片。幕间休息时加演歌舞、乐队为无声片编配伴奏是该影院的首创,引起了观众极大兴趣,也为其他电影院纷纷效仿。


        ↗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和平艺术电影院。  

    和平电影院 中国现存最早的电影院

    在1912年6月的一场大火中,旅馆、影院及整个大楼付之一炬。1913年2月2日,根据哈尔滨著名建筑设计师Ю.П.日丹诺夫的设计方案,大楼复建竣工,旅馆、影院重新开业。复建后的新楼体量、式样不变,屋顶添加了铁艺花饰的女儿墙,立面勾勒了线脚,窗上装点了饰物,宽大的橱窗展示着好莱坞明星的剧照,彰显了新艺术运动的建筑风格,又呈现了古典主义建筑的特征,显得更为豪华典雅、舒展浪漫。
    由于俄语“热烈喝彩”读起来绕口,有些怪异,它又附属于奥连特旅馆,人们习惯地把它称为奥连特电影院。复建后该影院遂正式改称为“奥连特”电影院,并将醒目的字号镶嵌在立面上。该影院仍然坚持自己的特点,直接进口和放映欧美最新影片。查理·卓别林的早期作品《摩登时代》、《都市之光》等新片都曾在此演映。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21年,该影院还放映了М.Я.阿列克谢耶夫公司自己拍摄的哈尔滨俄侨东正教徒首次在松花江道里江段举行“洗礼祭”的纪录影片。自己人、周边事上了银幕,在哈尔滨引起了轰动。一时间,影院顾客盈门,新买卖街车马塞途。
    “奥连特”是俄语外来语“东方”的意思,因此它一度有“东洋馆”之称,1955年,奥连特改称和平电影院,1899年又称和平艺术电影院。遗憾的是,1993年在城市改造中,它被肢解残废了。
    如今,在哈尔滨比它年长的“科勃采夫法国电影院”、“皆克坦斯电影院”、“进步电影院”、“伊留季昂电影院”等均已寿终正寝,与它同龄的上海虹口大戏院也已灰飞烟灭。还好和平艺术电影院还残存半壁,成为中国现存最早的电影院,成为哈尔滨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记忆。


        ↗  残存半壁的和平艺术电影院现状。 

    全文详见:http://61.167.35.147/xwb/html/2012-03/18/content_7061804.htm 


          哈尔滨的老影院之一:松光电影院

    中国第一家电影院建在哈尔滨,大概位置在道里区十二道街与中央大街的交界处,现在已经被拆掉了,瓦砾无存。
    1899年。中东铁路俱乐部在哈尔滨田家烧锅建成,此为“清代哈尔滨有电影设施和活动之开始”。1905年,俄国人科勃采夫在道里中央大街与石头道街交叉处建起了哈尔滨第一家电影院。这也是中国第一家电影院,比《中国电影史》记载的1908年西班牙人雷玛斯在上海开办虹口大戏院要早3年,事实上,当上海虹口大戏院开办时,哈尔滨已经有5家电影院在营业了,而美国在1905年才仅有10家影院。
    1908年创办的奥连特电影院(和平影院)是我国现存的最早的电影院。1909年俄国随军记者考布斯基在哈尔滨火车站拍摄记录片《安重根击毙伊藤博文》。1932年,中国人刘焕秋在哈尔滨成立了第一家电影摄制公司寒光公司,拍摄了无声片《山洪情劫》。
    上图中的松光电影院也是哈尔滨的老影院之一,今天再去看,除了历经沧桑的那几个字还在,其他什么也没有了,变成了烧烤一条街,四处散发着腥臊恶臭的气味,拍《夜幕下的哈尔滨》的时候,我在此选景,当时花费了很大的精力布置。
    剩下的几处老电影院,现在不是变成了低俗的二人转剧场,就是变成了洗浴中心,哈埠至今开埠百年,历史随着时间烟消云散,加上这个不懂得保护文化遗产的民族,只能留给我们更多的遗憾。(松光电影院图文选自王士军博文“中国最早的电影院们”: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05619a0100es22.html)

    附:王士军个人网站 http://www.vomoon.com/index.htm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