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图书馆建筑形态的空间重塑

    2011年10月26日-28日,中国图书馆学会年会首次由文化部在贵阳市主办,“大学图书馆建筑形态的空间重塑”获征文三等奖。
    黑龙江省图书馆主办的《图书馆建设》杂志2011年11期封底报道:2011年中国图书馆年会黑龙江省获奖19篇:一等奖2篇、二等奖8篇、三等奖9篇。

    大学图书馆建筑形态的空间重塑

    [摘   要]:图书馆建筑空间的利用将是未来几十年图书馆战略重构的有效有段之一。空间重塑面临多种选择:“书”的空间与“人”的空间、功能空间与公共空间、信息共享空间与学习共享空间。这种选择将影响和改变图书馆空间和图书馆服务的设计。
    [主题词]:大学图书馆;建筑空间;图书馆建筑

    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改变了图书馆的外观,也以一种现代的方式重新界定图书馆的传统功能。图书馆建筑空间的利用将是未来几十年图书馆战略重构的有效有段之一[1]。新世纪图书馆建筑设计的创新发展体现在建筑形态方面包含了建筑实体形态和建筑空间形态两大方面[2]。图书馆建筑将寻求在物理空间和虚拟空间之间的平衡。

    1 “书”的空间与“人”的空间的选择

    图书馆建筑有两个基本功能:一是贮存信息源,二是读者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时间内有接触这些信息的机会[3]。一座图书馆建筑物应提供及时满足各种需要的空间系统。图书馆建筑空间随着文献的增长,从棚式空间、圆形阅览室,到模数式空间,会形成两种截然不同空间特性的形式——一种是为人用的,另一种是为书用的[4]。许多图书馆工程项目都基于灵活性的观念,创造出大型平面楼层,布满了成排的书架,其结果造成的无差别的空间并非总能适应阅读和研究活动。图书馆建筑是要建立读者和信息源之间的联系,读者来图书馆不只是检索。研读正是读者和信息源之间的中间环节。不能把读者构想成放在一座教学工厂中的阅读用的机器。读者阅读文献还可以被他在什么样的生理和心理环境下阅读所制约。一座图书馆需要建立一个以读者为中心的环境,有许多要求运用理智和心灵的选择。
    读者需要图书馆提供充满人文关怀的个性化阅读空间。虽然图书馆通常把读者聚集在一些大的阅览室里,但更加理想的选择解决方式是通过家具设计创造一些书桌,使它们以某种方式规定出单独的领域来,可使读者的座位个性化。将半封闭的书桌安排在窗边,这便使得能在一个大空间中得到许多小空间,而且阅读要紧密依靠光线。这种阅读空间也解决了光线控制问题,让读者联想到图书馆如同“书斋”。家具布置对图书馆来说已不是重要不重要的问题,而是图书馆设计的本体[5]。
    以大学图书馆参考咨询为例,最新的设计是取消了单独设立的咨询桌,类似于一种工作站或是可用作小型会议的休息室,馆员成为访问者,只有读者需要咨询时,馆员才会介入进来。这种空间设计模式的转变有很大的突破性[6]。
    培养深度阅读和系统学习的空间设计应包括:
    ·在读者中鼓励一种观念:他们“拥有”他们使用的图书馆空间。
    ·桌子和其他家具为合作而设计。
    ·认可图书馆空间,特别是家具在每天不同时间有不同的用途。
    ·随着用途的改变,空间的改变要注意声音的需要。
    ·以环境特性(如自然光)营造宽敞的空间,以鼓励合作和学习。
    ·尝试在设计的每个空间中为互相学习采用不同的设想。
    图书馆建筑的空间从灯光、家具、标志到各种设施的陈设,都要营造出以人为本的尊重氛围。图书馆的建筑要能帮助读者找到属于自己的空间/角落。

    2 功能空间与公共空间的选择

    功能性空间和学科划分上的统一,曾经是图书馆建筑的类型学框架的核心。但面临文献数量的不断增长以及学科分支的不断增多,文献空间组织与知识构成模型之间的对称性受到质疑,有观点认为藏阅一体的功能空间可能转回藏阅分离。Scott Bennett认为大学图书馆建筑设计模式转变的主要障碍是没有承认对作为信息用户的读者的概念。并且指出不承认要在知识的基础和非基础概念之间做出选择是对好的图书馆空间设计的主要障碍[7]。
    处理文献增长和服务管理方面的问题,使图书馆的功能空间趋向僵化,让人们回想到仓储式的贮藏,忽略了图书馆作为公共空间体现的交互功能。事实上借助信息技术使空间功能的创造开发更为容易。现代图书馆设计不再局限于藏、借、阅的简单功能分区与组合,而是不断适应时代发展和读者需求,创造出更具灵活性、多样性的功能形式。现在信息可通过网络传播,平面楼层已不是必然,阿尔瓦•阿尔托为大学图书馆设计的台阶式阅览平台变为可行。西雅图中央图书馆创造出混合交互区和螺旋书库,竖向分区替代以往的横向功能分区,重新解读读者在数字时代的行为方式及信息获取方式。创造了具有向心力、领域感和空间连续性的互动式公共活动场所。
    我们是社会的生物,需要隶属于群体和社区,渴望有在一起会谈、学习的地方。大学图书馆要为学生提供合作学习、自由思考、思想交流的空间,使人置身充满知识活力的场所。设计应体现大学图书馆管理的策略:以平等替代等级制的建筑秩序。
    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发展使信息的使用者和创造者已同步增多,读者往往既是信息的使用者又是信息的创造者,这意味着对信息的反应要能迅速交流,这一点对大学图书馆同样重要,特别是学科建设和发展,更加重视跨学科的交流,大学图书馆要为信息交流及跨学科知识交流提供非功能性交互公共空间方面有所选择。
    建筑空间形态的创新在改扩建图书馆中较为突出,使新空间适应新功能的需要,形成多变的空间形式,大空间(如图书馆大厅)设计成阶梯形,既解决了藏书功能空间的要求,又形成了生动的阅览和交流互动空间。在新建大学图书馆建筑中,妹岛和世为瑞士洛桑联邦工学院设计的图书馆是典型案例:它共有14个“空间”,内有收藏欧洲为数最多的科学典籍的图书馆,亦云集了教学空间、信息中心、职业中心、学习和社交空间等等。一所大学是开放地分享意念的地方,该设计让不同专业的院系之间打破传统的界限,旨在让学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相聚、交流和沟通,构建了一个跨越学术界别的无墙空间。

    3 信息共享空间与学习共享空间的选择

    信息构建是美国建筑师沃尔曼1975年提出的。信息共享空间最早也出现于美国大学,是围绕着综合的数字环境而特别设计的组织和服务空间[8]。大学图书馆建筑在平衡物理空间与虚拟空间上,让大家看到在深刻不同的知识理念和图书馆职业之间的选择能明确地改变图书馆空间和图书馆服务的设计。
    近十年,信息空间在大学图书馆普遍出现,一站式服务的便利被认为是信息空间的一种主要吸引了,但信息空间中如何实现图书馆的服务却很少提及。信息共享空间和学习共享空间是最普遍的叫法,Donald Beagle将信息共享空间定义为:网络存取点、位于连接物理、数字、人的辅助信息技术工具和支持学习组织起来的社会资源的集成[9]。信息共享空间的意图是支持学习——一种服务使命。而学习共享空间的成功不只依赖支持或服务部门(如图书馆和技术部门)的共同行为,还依赖为机构创立学习目标的教学和学术部门的参与,是要扮演机构使命。
    图书馆不能独立创建一个学习共享空间,因为图书馆只提供服务,不解释机构使命,须学术部门联合图书馆馆员和技术人员去创立学习共享空间。信息共享空间与资源(文献和计算机等)、服务(咨询与技术的使用)有关,创建信息共享空间相对是容易的。
    如果我们原来设计的空间是想发生让读者满意的服务,在这个目标上确实可以成功。但如果想成功建立学习共享空间,需要在设计和实施中与教学及学术部门的深度联系,不是简单的支持,而是扮演大学的教育使命。设计学习共享空间目的是在那里发生学习,这做起来很难。设计一个信息空间,是信息共享空间还是学习共享空间,大学图书馆的选择在于确立什么样的目标——支持还是扮演大学教育使命。

    结语
    大学图书馆空间形态上的创新彰显了图书馆在从收藏到交流、从资源到网络的服务转型过程中面临的选择,以及这种选择怎样影响和改变了图书馆空间和图书馆服务的设计。在美国有的大学计划将计算机中心、学生指导中心、写作中心等迁至图书馆,称之为“共同驻扎”,即采取一种学术化的一站式购物方式共同致力于大学的使命。
    大学图书馆建筑空间形态的重塑直接影响了建筑的实体形态,近期国外大学新建的图书馆都设计为学习中心。图书馆与建筑师之间是利用建筑设计任务书来沟通建筑设计信息的,但因专业间理念与立场的不同,会产生对设计信息的认知差异,馆员应重视服务转型面临选择问题的信息表达[10],学习像建筑师一样的思考,改进设计任务书传递建筑设计信息的功能。

    参考文献:
    1 陈源.通信网络中图书馆的信息技术和战略重构[EB/OL].http://www.slis.indiana.edu/csi/WP/wpoo-04B.html.2011-05-10
    2 陈平、孙澄.新世纪图书馆建筑设计的创新发展——美国ALA/AIA图书馆建筑奖获奖作品解析[J].建筑学报。2009(2):86-91
    3 (英)迈克尔•布劳恩.图书馆建筑[M].大连: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2003
    4 约翰•奥利.阅读的艺术[A].图书馆建筑[M]. 大连: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2003
    5 (台湾)杨美华.科技创新、人性关怀:图书馆角落的空间[EB/OL].
http://nccur.lib.nccu.edu.tw/bitstream/140.119/21900/1/204_200705_pdf.2011-05-10
    6 郑学军.为阅读而设计——图书馆的建筑空间[C].第四届海峡两岸大学图书馆建筑研讨会论文集.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0.6
    7 Scott Bennett.the choice for learning[J].the journal of academic librarianship,2006(1):3-13
    8 郑学军.图书馆学研究的设计科学属性[J].图书馆,2011(2):56-57
    9 Scott Bennett.the information or the learning commons:which will we have?[J].the journal of academic librarianship,2008(3):183-185
    10 吴可久、黄世孟、莫国箴.图书馆建筑典型讯息对建筑师设计资讯寻求模式的影响[J].(台湾)建筑学报,2006(57):101-122

    Space reconstruction of University library architecture form

    Zheng Xuejun

    Abstracts:In the coming decades, utilizing library space will is one of the effective method of library strategic reconstruction. Library space reconstruction will be faced with variety of choice:space for book and for human being、function space and public space、information commons and learning commons. This choice will impact and change design of library space and service。
    Keywords:University library;Building space;Library architecture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