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海峡两岸大学图书馆建筑研讨会(武汉)

    2011年11月17日—18日在武汉大学举办了“再造图书馆的新生命——传承与突破”为主题的“第五届海峡两岸大学图书馆建筑学术研讨会”。 


        2011年11月16日武汉大学图书馆(总馆)新馆开馆

     这次研讨会是在武汉大学图书馆新馆开馆典礼期间同时举办的会议之一,我为此写了“学习共享空间再造大学图书馆建筑新形态——从中外的比较看学习共享空间发展”,建筑学院邢凯老师写了“寒地高校图书馆链接空间设计初探——以哈尔滨高校图书馆为例”,我们相约一起参会。但我因图书馆没有经费无法参加会议。我很赞同邢凯老师的观点,无论写什么,主要是交流。近日遇见邢凯老师,他说很遗憾也是经费问题,会议没有按原计划出版论文集。
    在会议网站(http://apps.lib.whu.edu.cn/haixia/index.asp)看到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读者服务部高级助理馆长梁黄朝荣(Shirley Leung)的文章“Library as Learning Space 作为学习空间的图书馆”,很想看看,但会议网站提供的资料下载()中没有该文的PPT。不过台湾艺术大学通识中心陈俊湘“互动空间与跨界流动:图书馆设置实体资讯站初探”还可以看到PPT。 虽然要求入选作者提供PPT,但资料还是不多,大家可能更关心论文集,真正实现会议交流与共享还需时间。 


 

    学习共享空间再造大学图书馆建筑新形态——从中外的比较看学习共享空间发展

               郑学军(哈尔滨工业大学图书馆)

    摘要:从中外大学图书馆学习共享空间的比较分析看,学习共享空间的功能将兼顾学习、交流与合作,并从局部的空间再造影响今后大学图书馆建筑设计的理念和整体功能的强化与发挥。在学习共享空间的发展过程中,图书馆员和建筑师从软空间和硬空间方向起着不同的作用,最终是吸引人到达空间,实现大学图书馆的教育使命。
    关键词:学习共享空间;大学图书馆建筑;建筑空间;比较研究
    分类号:G258.91

    从图书馆类型上看,公共图书馆更多适合发展信息共享空间,大学图书馆则趋向学习共享空间的构建,这与大学的使命相关。
    从大学图书馆的发展趋势上看,学习共享空间的功能将兼顾学习、交流与合作,并从局部的空间再造影响今后大学图书馆建筑设计的理念和整体功能的强化与发挥,发展为大学图书馆建筑的新形态:学习资源中心。这可以从中外大学图书馆建筑的比较中得到印证。从某种意义上讲,国外的发展趋势将为国内构建学习共享空间提供未来建设的参照。

    1. 两种功能:学习与资源、交流与合作

    学习共享空间的构建,是基于学习资源的集成和学习阅读环境的再造,国内建成的大学图书馆在空间再造过程中基本遵循这个路径。但由于条件限制,特别是传统资源占据大量空间,无法提供更多的公共空间用于交流,所以国内没有更好地发挥学习共享空间的交流功能。有观点认为数字环境下的图书馆有可能走回到藏阅分离的资源空间组织模式,可以建立地区性的贮存场所,传统资源让位于数字资源,节省更多的空间,以便更好地发挥学习共享空间的功能。
    学习共享空间的构建发源于信息共享空间模型,这种服务模型在信息素养教育和学习支持中非常有效[1],但不能很好地为学生科研创新团队活动服务。国外通过分析学习和科研共同体的创新活动,融合知识管理、合作和图书馆2.0理论,提出知识共享空间概念模型,改进沟通、合作和对话,其远景是重新定义共享空间的模式、功能和职责,为团队学习和共同体创新活动提供物理和虚拟的场所、提供互动式虚拟社区和合作软件与网络挖掘分析工具、提供跨学科的服务,培养合作和创新文化。
    学习小组、分散的研究团队和跨学科的创新共同体要求图书馆服务拓展为一个逻辑系统,基于交流合作的学习共享空间使空间上分散而逻辑上集中的系统成为现实。学习共享空间和图书馆2.0的融合将引发新一轮图书馆服务运动,要求用户,包括馆员,参与创新过程,强调知识交流、互动、合作,利用知识管理和组织创新文化维持学习共享空间运营环境。
    另外,国内大学图书馆在学习共享空间构建过程中大多是基于电子阅览室的改建或分楼层进行局部空间改造。国外许多大学图书馆则是基于他们传统的参考咨询服务优势,在原综合参考咨询区域开展学习共享空间活动[2]。如美国大学图书馆参考咨询区域的最新设计是取消了单独设立的咨询桌,类似于一种工作站或是可用作小型会议的休息室,馆员成为访问者,只有用户需要咨询时,馆员才会介入进来。这将便于团队利用专业主题资源并增加功能的变化——为了学生学习改变。学习共享空间的图书馆馆员必须乐于接受功能的改变以及用户的交流合作。
    国内主要趋向于依据学科服务和学科馆员制度的发展需要,注重学科资源的集成,探索学科信息共享空间(Subject Information Commons,SIC),融合了信息共享空间与学科化服务的双重优势,即“以用户需求为中心”的理念作指导,依托各个学科分馆[3],按照学科、专业整合图书馆空间、资源、服务,提供全力支持用户学习、教育、研究的环境并以学科馆员服务形式融入用户整个学习、研究过程,以解决用户实际具体问题为最终目标,提供专业化、个性化的增值服务。
    基于学科分馆的学习共享空间适应了国内学科分馆、学科服务和学科馆员等发展热点问题的需求,为理论模型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但对于跨学科交流、合作的功能没有引起重视,国外现在也在考虑整合过细的学科分馆系统,通过合并相关学科分馆,为学科交叉提供学习共享空间。总之,国内外大学图书馆都在根据自己原有的优势来发展学习共享空间,尽可能发挥其多功能效益,使学习共享空间更具吸引力。

    2. 两种作用:图书馆员、建筑师

    在学习共享空间构建过程中,图书馆员与建筑师起到的作用不尽相同。
    基于上述学习共享空间两种基本功能的表述,图书馆员应在未来的跨学科的学习、交流与合作上发挥更多的作用。
    图书馆员的这种作用在国内更多体现在网络交互社区的创建上,如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推出的IC2服务模式,融合了信息共享空间(IC)和创新社区(Innovation Community:IC),使图书馆成为用户学习交流、合作研讨、科研创新、社会交往的首选场所和极富吸引力的所在。
    目前已兴起了利用博客开展服务的趋向,博客系统平台完全用Web2.0技术支持,以“用户为中心模式”,从用户视角进行系统构建和资源组织,成为学习共享空间的一个新的组成要素[4]。这将更加强调学习共享空间的交流、合作功能,也把用户资源利用放在了突出的位置。
    图书馆员的这种作用在国外表现为对学习共享网站评估的期望。国内普遍缺乏对图书馆评估体系的重视。国外虽然有许多关于图书馆物理空间和图书馆网站的评估,但也没有关注到对学习共享空间网站的评估。这种评估的缺乏是学习共享空间应用评估中的一个重要缺口,必须将学习共享空间网站视为学习共享空间服务一个主要的访问入口[5],开发推荐性标准。克服图书馆组织与网络新生代学生之间的文化差异是学习共享网站构建者最大的挑战。图书馆员将图书馆传统的满足用户信息需求的使命与网络强大的以用户为中心的工具整合,而成为两种文化的斡旋者。不论现在抑或未来,实现“泛在图书馆门户网站”将是最具挑战的愿景。
    因此,学习共享空间网站设计要与信息构建(IA)理论的结合。信息构建最早是由美国建筑学家提出的,并被引入网站设计。在新的学习共享空间模型构建中,图书馆员应作为信息构建主体,扮演新的角色——信息建筑师。如果设计的空间是发生好的服务,是可以做到的;但设计空间的目的是学习,信息共享空间和学习共享空间就不同了,要对大学图书馆的机构使命有很好的阐释。
    对于建筑师来讲,是要通过建筑空间的重塑来实践图书馆的服务理念。这在受信息革命影响最深的美国和日本表现得非常突出。如果说图书馆员对物理空间的作用体现在家具控制上,是对“软空间”的把握;那么建筑师是通过对空间的安排处置、对光线、声音和活动的控制来很好地营造和表现空间的意趣。
    在大学图书馆改建扩建中,建筑师采用两种文化的对比来突出学习共享空间的图书馆新形象,来反映大学图书馆的服务观念和模式。最近芝加哥大学扩建更新了两座图书馆建筑就是典型的实例:将传统资源放于地下,通过新技术的运用搬除大部分的书架,分别提供了三层研究空间和为学习提供了开放空间,并设置了多功能室和大型的聚集空间,通过改进光照、声响和总体的美学,该项目将一座书籍的仓库转变成温暖和光线充足的空间,学生们更愿意在此静思、交流和学习。它的功能性将得以延续[6]。
    而国外新建成的一些大学图书馆建筑,除探索了新空间表现形式,如:成蹊大学图书馆从二到五层穿插点缀着许多玻璃球体形的阅览室,称之为“行星”。行星空间是图书馆象征性空间,整体空间的设置利于激发学生们开展谈论、研究和习作等行为。
    更多的是将交流、合作的空间功能扩展到整个建筑,大学图书馆建筑已不是单体形态,是集图书馆、教学空间、信息中心、学习和社交空间于一体的“学习资源中心”或“研读中心”,形成了空间的共同体。国外大学开始用“学习资源中心”来代替图书馆的称谓,被认为是大学图书馆发展的新模式。
    现今世界上两位著名的女性建筑师分别设计了这样的建筑:
    扎哈•哈迪德为维也纳经贸大学设计图书馆和学习中心,包含教室,书店,自助餐厅和聚会的空间。
    妹岛和世为瑞士洛桑联邦工学院设计了学习中心,学习中心里的多媒体图书馆收藏了约50万册书籍,一座多功能厅设有600个座位,学生工作间有860个座位,此外还有一座餐厅以及书店和银行等。这个跨越学术界别的无墙空间共有14个“空间”,内有收藏欧洲为数最多的科学典籍的图书馆,亦云集了教学空间、信息中心、职业中心、学习和社交空间等等。表达了建筑师对大学图书馆的认识:一所大学是开放地分享意念的地方,该学习中心让不同专业的院系之间打破传统的界限,旨在让学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相聚、交流和沟通。
    时尚也好,趋势也好,总是为阅读、学习和研修、交流和合作提供了用户喜欢的空间。正如罗伯斯•路易斯•史蒂文森所愿望的那样:我愿住在我能思考的地方。
    从大学图书馆的“学习共享空间”到“学习资源中心”,性质其实是相同的。学习资源中心囊括了大学图书馆的所有功能,涵盖了学习、资源和中心三个概念[7],在传统图书馆基础上,强调创造出一个开展学习活动的空间共同体。它源于西方国家教育观点上的变迁和新认识。以前高校是强调传授知识,一切为传授知识服务。现在由过去的教学文化向学习文化转变,强调的是学生。教育观点的变革必然反映在图书馆建设上,作为学校中心的大学图书馆应在保持传统功能同时,要可以促进学生学习活动。这种学习活动是基于图书馆资源的,并要成为学生交流合作的中心。学生对图书馆的需求除了安全、舒适和安静,还要有与他人交流并充满学习和文化氛围的场所,按此需求设计的大学图书馆可以将大学图书馆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虽然国内刚开始有了用学习资源中心替代大学图书馆的实例,但正如现代图书馆建筑模式来源于西方,开始就存在罗马字圈文化和汉字圈文化的差异,基于学习的现代教育观点和教学文化在国内还没有广泛的基础,因此国内在新建大学图书馆建筑时,建筑师是否进行这样的探索还需要一个过程。
    总之,不同的知识理念和图书馆职业之间的选择能明确地改变对图书馆空间和图书馆服务的设计。西方图书馆建筑脱胎于宗教建筑,其教堂设计元素显示出主要的认识价值就是以宗教的崇拜和神秘性来更有力吸引人们到达“神”的空间。美国图书馆宣言中指出,图书馆是心灵的圣地,感受这种气氛,正如教堂。人们在介绍耶鲁大学图书馆为什么外观设计成教堂的样子时说:“建筑师的用意是告诉世人,图书馆是“知识的教堂”。在那里知识是受赞扬的!而今日,大学图书馆是开放的,学习共享空间满足了用户对资源、合作学习和知识交流的愿望,数字资源的空间被喻为“神”的书房。学习共享空间给大学图书馆建筑带来存在并发展的新价值,吸引学生到达这种融合传统和数字双重文化的空间,完成学习的使命。

    Learning Commons Reengineering New Architectural Form of University Library:A Comparison between China and Foreign Countries

             Zheng Xuejun(Library of Harbi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Abstract:Through the comparison analysis between university library LC of China and foreign countries,function of LC will give consideration to the study、communication and cooperation,it will influence design idea of university library building from space reengineering to the strengthening of the whole function in the future. In the process of the 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of IC,librarians and architect play a different role from soft space and hard space,finally attract students users to space,realize the education mission of university library。
    Keywords:Learning Commons;University Library Building;Building Space;Comparison Research
    Class Number:G258.91

    参考文献:
    1. 张收棉.从信息共享空间到知识共享空间——为创新共同体打造合作知识共享环境[EB/OL].国研参考.2010.1[2011-09-27].
    2. 张收棉.杨百翰大学信息共享空间:过去、现在和未来[EB/OL].国研参考.2010.1[2011-09-27].
    3. 裘剑敏.信息共享空间模式下的高校图书馆分馆改建探索——以同济大学环境学院图书馆为例[J].图书馆建设,2010(8):97-100
    4. 王雯琦. 基于信息共享空间理念的图书馆博客系统设计思路[EB/OL].图书情报网刊,2010.1
    5. 张收棉.共享空间网站应用现状[EB/OL].国研参考.2010.1[2011-09-27].
    6. 郑学军. 静思与交流:芝加哥大学两座图书馆建筑[EB/OL]. [2011-05-19].http://blog.hit.edu.cn/xuejun/post/140.html.[2011-09-27]
    7. 学习资源中心:高校图书馆发展新模式——访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学院学习资源中心鄂鹤年馆长[EB/OL]. http://www.sal.edu.cn/Info.asp?id=738.[2011-09-27]

    作者简介:郑学军,男,哈尔滨工业大学图书馆副研究员。发文40余篇。研究方向:图书馆学理论与管理、图书馆建筑。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