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中国“政治波普”第一人王广义校友:2011年成都双年展

    2011成都双年展将于2011年9月29日至10月30日在成都举办。

 
    本届展览的学术主题为“物色•绵延”(http://www.chengdubiennale.org/zh/),设有如下三大主题展:

    本博客曾发布了“物我之境:国际建筑展 田园/ 城市/ 建筑——‘兴城杯’高校学生设计竞赛”(http://blog.hit.edu.cn/xuejun/post/72.html)。
    在本次当代艺术展览中,我们又看到了中国“政治波普”第一人、中国当代艺术“F4”之一的王广义校友,王广义第一次参加成都双年展,这次展出的作品《伟大的幻觉》与双年展主题丝丝入扣,旨在探索自我与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 


        王广义 作品《伟大的幻觉》

    王广义称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历史文明最了不起。他回忆起自己18年前第一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情景,向记者阐释了自己此次参展作品的含义,并指出了本届成都双年展的最大特色:中国文化的寻根探索。

    18年后重温威尼斯的热情

    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王广义参加过的世界著名艺术展数不胜数,最早便是从“世界三大双年展”之中的威尼斯双年展和圣保罗双年展起步。
    王广义说“第一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是在1993年,当时我还很年轻,一切都觉得很新鲜,看到一个城市里到处都是展览,汇聚了来自全世界的顶尖艺术家,还见到了自己的偶像之一、不久前刚刚去世的‘波普艺术之父’理查德·汉米尔顿,那种记忆自然是很深刻。”

    在成都寻中国根  “给我很多新创作灵感”

    在1993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后,王广义接着又参加了著名的圣保罗双年展,以及“后来的很多双年展……”在他的印象中,这些双年展和2011成都双年展相比,前者整体上有着更强的“国际文化情境”,是全球艺术的汇聚和交流,五光十色。“而这次成都双年展则感觉很不一样,它是和中国的文化传统紧密相关,是一次当代艺术的寻根之旅。从这种文化价值上来说,它是非常吸引我的,并且给了我很多新的灵感来创作作品,这也是成都双年展最大的价值之一。”
    王广义由衷地说,“这30多年来,我们已经从西方学习了很多,但西方人告诉我们,中国自己的传统文化和历史文明最了不起,现在我们急需重新补上这一课,在这个基础上再去拓展更大的国际视野。”

    新作《伟大的幻觉》  童年回忆产生“山水草图”

    带着这份新鲜的灵感与激情,王广义为此次双年展创作的新作《伟大的幻觉》也可以用“伟大”一词来形容:高3.2米、长12米的画板上,是如安迪·沃霍尔般重复不断的、沉在一片深蓝色下面的便池,一个又一个铺满画面,在所有的画面上划过一道不规则的白色痕迹,仿佛歪歪斜斜的山峰。王广义说,这道痕迹是“每个男人童年时都有过的经历:站在墙角往墙上撒尿,浇得到处都是。”
    在王广义看来,这种普遍的回忆和厕所便池一样,代表着所有“非常普通的人”,表达的是“人民”的概念。“我想强调每个物种自身的文化尊严,它就在我们的血液之中,就像一个小男孩随意撒尿时产生的一张山水‘草图’,这种痕迹是否有意义,取决于我们对自身文化价值的认同。”

 
         王广义作品 

    王广义,1957年出生,现居北京,职业画家,他是“文革”后第二代当代艺术家,最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波普”艺术的绝对代表者。1984年,27岁的王广义从浙江美术学院毕业,分配回老家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作讲师。大学期间,开启中国真正意义上当代艺术的一系列潮流与活动,包括星星美展、伤痕美术发生了。在哈工大有一批同时回去的同学,或许是志同道合的欣慰,或许是不为外人理解的苦闷团结了一批艺术青年,做美术的、搞音乐的、写诗歌的。当时湖北《美术思潮》主编向王广义和他的团体约稿,这令他们感到事情的严肃性。他们首先为自己的团体寻找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北方群体。这是“文革”后全中国艺术界出现的第一个群体概念,开始了“85新潮艺术运动”的端倪,这一切已经永远立身于中国当代艺术史。 
    王广义被称为中国当代油画大师,中国前卫美术三巨头之一(张晓刚、王广义、方力钧),他的作品被称为中国当代前卫艺术的路标,备受争议。2003年起他开始创作“冷战美学”。他说,把很残酷的、很美好的东西放在一起,这样即使年龄小没经历过冷战的人也能理解作品。 

    1993年,第49届威尼斯艺术双年展重新向中国招手。当时已经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精神领袖的栗宪庭率领着前后两代艺术家参加了这次双年展,其中就包括王广义。能够被选入这个展览,对于中国任何一位艺术家来说都是巨大的学术肯定。王广义是第一个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中国当代艺术家。 
    王广义是从《大批判》开始被世界与社会认识的。虽然他的创作经历了《凝固的北方基地》、《大批判》、关于健康等制度的装置系列,以及《唯物主义》等不同阶段,然而《大批判》获得学术上、商业上的巨大成功都毫无争议地成为了王广义本人的代表符号。
    王广义在九十年代初期开始的当代艺术的转折中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他以深具战略眼光的姿态为我们的时代盖上了色彩鲜明的戳记。反语、挪用、切拼等当代艺术手法被他纯熟地运用于处理不同时代通用的大众符号和经典意象,具有穿透力和扩张性的图像资源被大气磅礴地重新构造,偏移和消解了原初性和单纯性的文化阐释,这使八十年代中期就活跃于中国艺坛的王广义保持着持续的艺术魅力。 
    2000年王广义的《大批判--可口可乐》在中国嘉德国际拍卖公司的秋拍专场中拍出33万元,成为当场拍卖的第5名,这是中国当代艺术第一次在大陆拍卖市场中爆发出他们的冲力。
    2005年5月香港苏富比举办了中国及韩国当代艺术专场拍卖,王广义于2002年创作的油画《大批判--安迪·沃霍尔》以高出预估价一倍的价格108万元人民币成交,此项拍卖创出了王广义个人油画作品的最高成交价。
    2005年,第一本全面地梳理中国油画发展历史的《中国油画史》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王广义作为“激情岁月(1985-1989年)”和“世纪末的开放(1990-2000年)”两个阶段的代表画家而被写入《中国油画史》。
    2010年《胡润艺术榜》,画家王广义作品以2367万元名列榜单第20位。胡润艺术榜连排三届(2008-2010),王广义始终榜上有名,市场拍卖价以千万元计。

    【相关链接】王广义美术馆:http://www.centergallery.org.cn/colt_2/Museum_1_4.asp
    【相关信息】2011年成都双年展 凤凰网:http://sc.city.ifeng.com/zhuanti/chengdushuangnianzhan/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