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祝贺!米勒博士荣获美国CALA杰出服务奖

    美国匹兹堡大学图书馆馆长米勒博士(Dr. Rush Miller)荣获美国华美图书馆员协会2011年度杰出服务奖。

    在程焕文教授的博客上(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8019f01017ri8.html)得知:美国匹兹堡大学图书馆馆长米勒博士(Dr. Rush Miller)荣获美国华美图书馆员协会2011年度杰出服务奖。
    米勒博士提名获得包括中山大学图书馆长程焕文博士等人的提名推荐信。程焕文博士在提名信中提到,米勒博士曾致力于帮助在四川地震灾区的中文图书馆,他率领的团队在2008年9月深入到四川多个学校,成为2008年四川灾区中唯一的外国大学图书馆代表团。

    2003年10月我参加了在武汉大学举行的首届中美合作图书馆员高级研讨班,美国匹兹堡大学图书馆馆长、信息科学学院教授米勒(Rush G.Miller)为我们讲授了图书馆战略计划。在我后来发表的文章“培养新一代图书馆管理专家”、“大学图书馆战略计划与使命管理”中,引用了他的观点。据说米勒博士喜欢中国的白酒,他也希望我们和他联系,用中文即可,因为他会找人翻译成英文的。
    这是我参加过的最高强度的20天封闭式集训研讨班,学员们的唯一要求是学院实验室对我们开放,以便学习。平均2-3天完成一门讲座课程的学习报告(论文)。白天全天上课,晚上在房间学习,所幸我完成了8门课程的考核,获得了当时武汉大学校长刘经南院士盖章的结业证书。更幸运的是米勒博士、周欣平博士和武汉大学图书情报学院权威学者马费成、陈传夫、王子舟等都成了我的一日之师,特别是王子舟教授还到车站送大家,他说虽然在武汉大学只有20天,但都是校友,在今后的学习生活中有什么需要,会得到帮助的。这些话让我感动至今!
    近日看了张晓林教授的“颠覆数字图书馆的大趋势”(http://libseeker.bokee.com/viewdiary.58521589.html),在文章的后面提到了米勒博士所著《超越生存》序言“维护现状和仅仅推广过去的成功是在准备灾难”。并指出“现在的数字图书馆形态只是信息服务长河中的一个短暂阶段,发展的根本特征是持续的,往往革命性的变化”,这包括“教育科研信息内容形态变化(科学数据、数字化语义化出版)和用户利用信息的基本方式的变化(战略性阅读需求、支持高影响力的“弱信息”需求和支持高效率的交互合作学习)”。
    关于“科学交流的未来”——标记是未来学术交流的核心,“超越PDF”(原文见本博文评论中的链接)、还有武汉大学邱均平教授入选2011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第二批)“基于语义馆藏资源深度聚合与可视化展示研究”, 是对“颠覆数字图书馆的大趋势”一文的一种补充。
    我的学长、系友初景利教授去过匹斯堡大学,并有考察报告,刊登在《数字图书馆论坛》。他在“用户服务发展战略与趋势(http://wenku.baidu.com/view/a4826e0c4a7302768e993972.html)”第3页引用了米勒博士的观点。
    我现在才意识到,米勒博士对于我们的影响,不仅仅在学术上!他的引领改变的理念和身体力行的服务精神,无愧于他所获得的奖励!

 
        “网络环境下图书馆信息服务的新变化(http://www.doc88.com/p-44858938769.html)”

    米勒博士认为领导艺术服务创新的重要因素,数字时代的图书馆馆长应是领导者而不仅仅是管理者,领导者要有社会意识和社会能力。2010年米勒博士在台湾淡江大学的演讲,认为"改变"是数位时代图书馆的生存之道(http://groups.google.com/group/diglib/browse_thread/thread/6c6af12ee5d78027)  。题目和米勒博士的专著(Beyond Survival:Managing Academic Libraries in Transition)略有不同“Beyond Survival:How Can Libraries Maintain Relevance in the Digital Age?”。  

    米勒博士两个报告:
    SCOPUS匹兹堡大学开发合作经验
   宣传推广图书馆之服务项目:http://wenku.baidu.com/view/22d4b42b647d27284b735164.html

   米勒博士提出的6项改变的想法(survival tools: 6 ideas for change)
    Dr. Rush Miller 在這場演講的題目與其在館長聯席會的題目略為不同,是為“Beyond Survival: How Can Libraries Maintain Relevance in the Digital Age?” 我想其中心的思維仍是一樣的,亦即強調“改變 change"是勢在必行的事,認為未來大學圖書館必須能夠敏捷快速地調適以因應其所處環境的變化才能生存。
    依其觀察,認為由於所有的出版品是數位的,因而未來的圖書館也會走向數位化。(The future of library is digital, because all the publishing is digital.)此外,大學也正在改變,學生成為顧客,教學方法和方式也都在改變,因此,強調大學圖書館若要維持其重要地位,僅是自我宣稱存在的價值是不夠的,必須要證明才行。“Claiming Value is NOT Enough! Libraries must demonstrate value to the
students and faculty of our schools,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and our communities.”

    1. Change is fundamental to success:要從深度的思考開始改變,且要認知到未來圖書館在大學裏的角色是不確定的,並且會與以往大不相同。
    2. Re-think our mission:要思考我們的核心事業為何?(what is our core business?) 認為未來的核心事業將是”人和知識”,而絕不在於圖書 (in the people business, in knowledge business, Not book business)。
    3. Re-Engineer:對於我們的營運(operations)、服務(services)、資源(resources)、人事(personnel)和經費(budget) 都需加以再造。以讀者服務為例,該館推出許多新服務,如:PittCat+ 、Libraries to go!、Digital Reference Service、Help Hub, Undergraduate initiatives 等。
    4. Re-think how space is used:重新檢討圖書館的空間的使用,並重新規劃、設計、佈置圖書館的環境,如把大量的書移至他處的倉儲書庫裏,而重新設計圖書館一樓的空間,並以紅黃藍三色分別代表ask、search、collection以區分三種不同功能的區域。
    Miller 館長特別強調該館在空間設計上跳脫傳統圖書館的思維,而從讀者的角度來提供服務,以直接而簡潔的字詞取代圖書館的專業字詞,例如:在參考諮詢服務櫃台即以大大的“ASK”字眼取代 Reference Desk;在檢索區則在柱子上寫上“SEARCH“;而對於館際合作服務的辦公室則採用“Request from other libraries”,演講時 Dr. Miller還笑著說他的館員為此事而哭著問他”Where is my Interlibrary Loan?”,引起會場一陣笑聲。
    5. Library as publisher: direct support for online publishing:圖書館參與學校多項的數位化出版計畫。
    6. Change the organization culture:領導者必須能夠領導、具備展望未來的視野且能自信地往前邁進、能對生產者充份授權且排除表現不良者的權力、要成為風險導向者而非風險厭惡者(we must be risk-oriented, not risk-averse)。
    最後,Dr. Miller 認為圖書館如同資訊過濾系統 (Library as Information Filtration System),我們必須重新定義自己在教學和學習上的角色地位,每個圖書館都應找到自己的利基所在,更要引領改變!   

点击微信扫一扫

星期日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