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屠呦呦获诺前奖说起:文献智能续谈

    今年的拉斯克-狄贝基临床医学研究奖 (Lasker DeBakey Clinical Medical Research Award) 授予了中国科学家屠呦呦,以表彰她在青蒿素 (artemisinin) 的发现及其应用于治疗疟疾方面所做出的杰出贡献。这一医学发展史上的重大发现,每年在全世界,尤其在发展中国家,挽救了数以百万计疟疾患者的生命(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1/9/252393.shtm)。
    【视频】屠呦呦接受美国采访:http://www.laskerfoundation.org/awards/2011_c_interview_youyou.htm


    该奖被喻为诺贝尔奖的“风向标”,引起了很多关注,除了再次吊起国人的诺贝尔奖情结,也再次对中医药的科学性和国内的科研评价方法提出了看法:“没影响因子支撑的年代也可出诺前奖的发现!而现在影响因子鸦片横行的年代却没诺奖新星悲出!”;而且“新中国在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科技成就,却是文革期间完成的。包括杂交水稻、青蒿素和抗癌中药,改革开放后,中国科学的春天已经到来30多年,是毒害科学家的文革时期的三倍多。 但世界级的科学成就好像还没有发掘出来,不知是何原因?”等等......
    了解一下青蒿素(http://www.cell.com/LaskerAward-Chinese),可注意到文献的作用:屠呦呦决定从系统整理历代医籍开始,也四处走访老中医,她整理了一个640多种包括青蒿在内的草药《抗疟单验访集》。但在最初的实验中,青蒿的效果都不是最好的。她再次通过翻阅古代文献(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1/9/213826.shtm),特别是东晋名医葛洪 (公元283-343年) 的著作《肘后备急方》中的“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她意识到常用煎熬和高温提取的方法可能破坏了青蒿有效成份。不出所料,改用乙醚低温提取后, 研究人员如愿获得了抗疟效果更好的青蒿提取物。

    在先前的博文中提到过文献智能(http://blog.hit.edu.cn/xuejun/post/153.html),谈到了从医学文献到临床的知识发现过程。在图林老姜的BLOG里(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4e3970100jmxn.html) 提到:早在2004年,派往阿富汗参与重建项目的美国地质学家在位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阿富汗地质勘探局图书馆找到一些地质图表和数据。资料显示,阿富汗境内可能蕴藏大量矿产资源。美国地质学家随后发现,这些数据是二十世纪80年代苏联入侵阿富汗时由苏联专家收集而得。当苏联军队撤出阿富汗时,这些数据被遗弃,多年没有得到美国和阿富汗官员重视。2009年,美国国防部派赴伊拉克执行商业发展任务的一个特别行动小组转赴阿富汗后得到了这批数据。
    美国地质学家在阿富汗“斩获”大量铜、锂等矿藏信息,价值大约1万亿美元。在这之前,除了当时参与勘探的地质学家外,没有人曾查阅这些数据,更没有人想到这些枯燥的勘探数据背后或许蕴藏大量财富。

    这些实例表明研读原始文献和数据的重要性,面对海量信息,我们不能被信息的狂轰乱炸而彼惫不堪,以至于丧失判断力。近期图书馆学期刊中发表了一些有关“非交互文献知识发现”的文章,凸显了图书馆学的科学价值!图书馆学研究方法不仅仅是文献计量学,也不仅仅是SCI引文分析。
    2011年是中国书院改制110周年(刘海峰:书院在中国的命运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1/9/252055.shtm)。无论从中国图书馆及建筑的历史上,还是从中国高等教育的历史上,书院都有着重要的作用。现今,“书院已成为一种离我们既远又近的文化遗存。作为制度形态的书院,已随传统社会永远消逝,离我们越来越远;作为建筑形态的书院,则在东亚世界还有广泛的存在,不少地方都还能见到一些书院旧址,或修复了一些书院,甚至复办或新办了一些书院”。“在一千多年历史上,书院大部分时间都是藏书出书、进行教育活动和发展文化的场所”。可见,文献典籍研读、编撰是书院的明显的特点。
    书院改制为学堂,典型的是岳麓书院与湖南大学。当代中国高等教育的“书院制”则是一种大学管理模式,如香港中文大學、澳门大学;2008年西安交通大学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实行“书院制”,今年8月、9月,复旦大学、苏州大学陆续试行“书院制”。这也许是借鉴了英美大学的管理模式,与中国古代的“书院”已经没有多大联系了。如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将不同学科专业背景的学生会聚在一个小型社区进行集中管理,社区内除有学生宿舍外,还有供书院师生研讨、活动、生活的多用途场地,连院长、辅导员的办公室都设在书院里,方便与学生交流。
    这让我想起很多年前看到的文章——哈佛的地下酒窖:哈佛大学的研究生院跟本科生院是分开的,本科生院有个延续了很多世代的制度,叫House system。它的意思不是通常讲的房子,而是由围墙围起来的一组建筑,包括学生宿舍、食堂,外加小型图书馆、阅览室、电视房。哈佛要求所有本科生第一年必须住校,而且必须住在校址中间那最古老的一小部分里面,即Harvard Yard(哈佛园)。哈佛校长的办公室就在那个院子里。在那里住的学生是要抽签的,因为每一栋房子的历史都不一样,有些房间住过名人,比如肯尼迪、罗斯福,那样的房子就很抢手,所以就得抓阄。我理解这是通过哈佛名人古建筑的品质让本科生体验一种哈佛理念和文化。
    今年5月哈工大也建立了本科生院,被称为进入史册的事件。
    国外某校在寄送入学通知时,会一起寄去校史和阅读书目,新生入学时要交根据书目中的图书撰写的读书报告作为一种考核,让新生了解所读大学的历史和文化,特别是大学新的学习方式和本科生成长过程中阅读的重要性。
    中国传统书院体现的文化是以文献来发掘中国智慧和技能,承接中国文化的熏陶。
    让我们像读哲学一样研读文献!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