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幼彬教授:中国建筑之道——“有”与“无”的辩证法

    2011年4月25日,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主办了《中国建筑之道》《中国民居之美》首发式。 


        我国著名建筑史研究专家、哈尔滨工业大学侯幼彬教授

    据悉,侯幼斌先生撰写的《中国建筑之道》富有创意地阐述了“有无之道”的建筑本体论和建筑艺术论,构建了极具特色的基于“有、无”哲理的“中国建筑论”。该书被列为2010年度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并入选“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

    2003年12月,我准备收集“图书馆建筑史”方面的资料,写信给侯幼彬先生求教,当时他已去北京定居,回信问我是世界图书馆建筑史还是中国图书馆建筑史,并亲自手写了3页关于中国书院建筑的资料线索,还怕我收不到信,特意嘱咐先生的博士生和我联系(http://xuejun.hit.blog.163.com/blog/static/4701803920080226514124/)。虽然至今我和先生没有见面,但看见新闻报道中先生的照片还是很亲切!

    据《中华建筑报》报道:侯幼彬:建筑之道是“有”与“无”的辩证法
    http://www.c-bm.com/news/2011/5-31/B9592086.shtml

    “建筑是一个庞杂的系统,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地域、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使用功能和不同的构筑体系等,形成了多种多样、千姿百态的建筑。根据不同的参照系,建筑分为不同种类。但是迄今为止,建筑还缺少一种分类,那就是依据建筑空间与建筑实体的构成形态所作的分类。”我国著名建筑史研究专家侯幼彬在他的新书《中国建筑之道》中这样阐述道。
    在侯幼彬看来,建筑之道是“有”与“无”的辩证法。他从《老子》提出的器物“有”“无”中得出建筑“有”“无”的概念。他认为,在建筑中,存在着多种“有”和“无”。其中,单体建筑中的“有”和“无”是建筑最重要、最基本的“有”和“无”。这里的“有”指的是建筑实体,“无”指的是建筑空间。建筑实体与建筑空间成了构成单体建筑的基本要素。

  探索建筑之道

    侯幼彬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建筑系时,梁思成任清华大学建筑系主任。在一次梁思成与建筑系新生的谈话中,他得知美国现代建筑大师费兰克·劳埃德·赖特很崇尚老子的哲学观点,并引用《老子》中提出的器物“有”“无”的观点写了一篇博士毕业论文。侯幼彬听了这个故事后深受启发,认为老子的哲学观点阐述了建筑空间理论的精髓,很有研究价值。于是他暗下决心,将来一定要研究老子关于建筑“有”“无”的哲学观点。这个愿望直到他退休后才实现。
    老子论建筑“有”“无”的名言是:“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这句话的意思是:三十条辐集中到一个毂上,有了毂中间的空间,车才能发挥作用。用陶泥作器皿,有了器皿中间的空间,器皿才能发挥作用。开凿门窗造房屋,有了门窗四壁中间的空隙,房屋才能发挥作用。所以,“有”带给人的便利,只有在与“无”结合时才能发挥作用。
    “老子的这句名言精辟地阐述了建筑的空间理论。空间是建筑的主体,建筑的‘有’和‘无’分很多层次,最基本的层次是把‘有’看作建筑的实体,把‘无’看作建筑的空间。”侯幼彬说。他解释道:“以建筑界面为例,墙体就是‘有’,门窗就是‘无’;以中国古建筑木结构榫卯来说,榫就是‘有’,卯就是‘无’;以大的建筑群来说,每一栋建筑就是‘有’,空地和院落就是‘无’。”

  “有内有外”“有内无外”“有外无内”的建筑形态

    侯幼彬认为,并非所有的建筑都是既有内部空间又有外部空间的。建筑在“有”和“无”的构成上呈现三种形态:“有内有外”型、“有内无外”型、“有外无内”型。其中,“有内有外”型是建筑的常态。古往今来,绝大多数建筑都是通过建筑实体的构筑,在获得建筑内部空间的同时显现建筑外部形态,并构建建筑的外部空间。“有内无外”型实质上是地下建筑,建筑的内部空间在地下,没有相应的外部空间。“有外无内”型指的是实心建筑。实心建筑不是为了获得内部空间,而是为了形成外部空间。
    这是单体建筑在“有”和“无”的构成上呈现的三种形态,是人们认识建筑形态的十分重要的概念。侯幼彬说:“人们通常认为建筑的载体是材料,但人们如果真正了解建筑的空间构成,就会发现建筑的载体不是材料,而是建筑构件。因为建筑的实用性较强,为体现实用性就要有特殊的构件。拿建筑‘有’和‘无’的概念来说,建筑构件就是建筑的‘有’,建筑空间就是建筑的‘无’。比如,渔网由线和网洞构成,不能单纯地认为线是主要构件,网洞也很重要。网洞太大,捕不着小鱼;网洞太小,很小的东西都被捕上来了。引申到建筑上,可以说建筑构件和建筑空间都是建筑的载体。”

  建筑是一门综合艺术

    侯幼彬告诉记者,探讨建筑艺术与建筑“有”、“无”的关系会涉及建筑的艺术载体和艺术表现手法。这包涵了对建筑美学的多种理解。他主要从两个方面对建筑的艺术载体和建筑的艺术表现手法进行了研究,一个方面是研究古典美学的代表人物黑格尔的着作《美学》,另一个方面是从瑞士着名建筑师勒·柯布西耶的《走向新建筑》一书中得出建筑的艺术载体是“物质堆”和“精神堆”的观点。
    “黑格尔提出,素材是外在的物质,即受机械规律约束的笨重的‘物质堆’。黑格尔所说的素材也就是我们说的艺术载体。勒·柯布西耶则强调建筑是技术美学,并高呼建筑是超越一切艺术的艺术,是纯精神的创造。勒·柯布西耶拿建筑与汽车、飞机、轮船相比,所以他认为建筑的内涵要丰富得多,他更强调建筑作为‘精神堆’载体的作用。”侯幼彬说。他认为,从建筑语言的艺术表现手法来看,建筑是一门综合艺术,其表现手法包括绘画、雕塑甚至音乐、文学等。
    在采访即将结束时,侯幼彬谈到了《中国建筑之道》最核心的内容,即“道”。他认为,老子说的“道”实际指的是规律和法则。他希望通过《老子》提出的器物“有”“无”的哲学观点,让更多人了解建筑“有”“无”的概念,从而找到建筑的规律和法则,真正理解建筑之道。   

    据《中国建设报》2011-05-13报道:一部探讨中国建筑哲学的佳作(作者:柳枢)
    http://www.chinajsb.cn/bz/content/2011-05/13/content_28710.htm

    拿到侯幼彬先生新撰写的《中国建筑之道》,便有一种非常厚重的感觉。这种感觉不仅仅是因为该书是2010年度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和“十二五”国家重点规划图书,更重要的是,侯幼彬先生通过对老子的“有、无”理论的研读和领悟,富有创意地阐述了“有无之道”的建筑本体论和建筑艺术论,构建了极具特色的、基于“有、无”哲理的中国建筑论。因此,此书也被许多业内人士称之为“中国的建筑哲学”。

    侯幼彬先生,哈尔滨建筑大学建筑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是我国建筑历史与理论领域的著名学者,曾任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理事兼学术委员、中国建筑师学会建筑理论与创作学术委员会委员等职务,之前已有多部纵论中国建筑的鸿篇巨制如《中国建筑美学》、《中国古代建筑历史图说》等专著问世。《中国建筑之道》则是先生从理论角度尝试对中国传统建筑文化进行理性的思辨性阐述。

    《老子》是中国哲学的源头,老子哲学中论及建筑的“有、无”哲理,被誉为“最好的空间理论”。侯先生在广征博引的基础上,以老子的“有、无”论为基点,在广阔的范围内对中国古代建筑的艺术与技术成就作了深入探索,从多个层面纵论了“中国建筑之道”。
    对《老子》的“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这句名言进行了认真品读。从延承至今的活生生的“凿户牖”景象,澄清了古今老学注家对这个关键词的种种误释,进而衍生出“河上公联想”的命题,并展述了“有、无”哲理所萌发的中国建筑早熟的空间意识及其深远影响。
    把“有”与“无”的辩证法提到“建筑之道”的高度上来认识。把建筑的基本形态概况为由三种“有、无”构成;把建筑矛盾表述为“有”与“无”的对立统一;在对建筑实体的“有”与建筑空间的“无”的相互制约和“有无相生”论析后,探讨了建筑的内在矛盾和建筑的矛盾运动。断言历史上的建筑正是在建筑空间与建筑实体的这种矛盾运动中发展、演进的。作者还从系统科学角度,进一步提出了“建筑系统结构=有+无”的论断,并论析了西方古典砖石建筑的“集中系统结构”和中国木构架建筑的“多级递阶系统结构”所呈现的两种体系区别。

    把建筑之美视为植根“有、无”的艺术。论析了根植“有、无”的建筑艺术载体的双重职能及其呈现的“物质堆”和“精神堆”现象;综论了建筑语言与建筑外来语,展述了建筑的符号品类与表义特点、建筑的语义信息与审美信息、建筑的抽象语言与具象语言以及中国传统建筑盛行的文学语言与建筑语言的叠加。
    重点探讨了中国木构架建筑单体层面的“有、无”。通过丰富的实例,对木构架单体建筑的基本型、程式链与系列差、程式单体与非程式单体进行了详尽的梳理和论析,并对程式建筑的通用型、专用型和非程式建筑的活变型等进行了展述。
    分论了木构架建筑其他层面的“有、无”。对建筑组群中呈现的“屋”与“庭”的“有、无”、建筑界面中呈现的“实”与“虚”的“有、无”和建筑节点中呈现的“榫”与“卯”的“有、无”进行了论析,并推出了“建筑行当”的概念。
    专题探讨了特定建筑类型的“有、无”构成。以历史上盛极一时的“高台建筑”为例,剖析其庞大的夯土台体所显现的“有”的极致和打散的内部空间所显现的“无”的欠缺。借助历史文献和相关专家所作的高台建筑复原设计,阐述了高台建筑的两种组构方式及其终结和转型。
    对大型建筑组群个例进行了“有、无”的专题分析。书中以北京的天坛为范例,通过对其多个层面用“无”的详尽分析,揭示天坛的“重无”,是基于祭天建筑物质功能与精神功能的不对称。

    作为侯幼彬先生的又一力作,《中国建筑之道》的出版发行,无疑给中国建筑学领域吹来一股浓郁的中国风,人们在思辨老子“有、无”论的同时,也在思考着中国建筑文化的根。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