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中国应该反思什么?

  时寒冰

    世界杯展示的不仅仅是技能,更是一个民族的精神。
    这是我在看了朝鲜队与巴西队的比赛后的感慨!亚洲球队的表现是本届世界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值得思考的是:韩国、日本、朝鲜队,那种拼搏、团结、积极而饱满的精神状态,让国人感受到的仅仅是足球的危机吗?
    如果说中国足球队输给日本、韩国是国力不及它们使然,那么,中国足球队不如朝鲜,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了。据报道,朝鲜队队员的月平均工资只相当于12元人民币,而我国球员动辄上百万元的收入。1999年的上海四国足球邀请赛,朝鲜队因为吃不饱饭向饭店要糖果充饥,打败中国队后,朝鲜队员喝中国随手丢掉的半瓶矿泉水;2000年四国邀请赛,朝鲜队五名队员凑钱买一瓶可乐,时任中国足协主席阎世铎见此情景都忍不住落泪……
    这次出征南非世界杯,朝鲜队的球鞋都是由国外的朝鲜侨民募捐的。竟然寒酸如此。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斗志。战前,当朝鲜队奏响国歌之前,朝鲜队前锋郑大世热泪盈眶的一幕,令世界为之动容!
    与巴西队的交锋,实力悬殊,本无悬念,但是,比赛之激烈,令巴西球员亦大为惊讶,不敢掉以轻心。朝鲜队队员的技术素质和身体素质都令人耳目一新,球踢得也非常文明,唯一的黄牌是巴西队员吃下的。当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巴西球迷起立向朝鲜队致敬。
    BBC现场评论员乔纳森·史蒂文森在朝鲜队进球后评论说:“这是本届杯赛最值得尊敬的进球!一次伟大的表演!朝鲜好样的!”
    英国《卫报》评论说:“这是一场伟大的比赛!这才是世界杯!朝鲜队凭借顽强的防守和精神博得了人们的喝彩。
    赛后,巴西队球员主动与朝鲜球员交换球衣,朝鲜队员不卑不亢的平静,让我不禁联想到2002年世界杯,中国足球队员主动要求与巴西队员交换球衣时,遭来的鄙视和轻蔑的拒绝——那场景至今令国人感到深深的刺伤和羞辱。这种羞辱是中国球队萎靡的状态和拙劣的球技换来的。
    中国足球队屡战屡败的背后,实际上蕴含着国人精神状态的沦落。
    当下是中国历来精神世界最颓废和迷失的时期。当以房地产、金钱等为核心的崇拜物在道德、伦理、价值观彻底崩溃后确立起来,整个民族尤其年轻一代开始把这种生活必需品作为毕生首要追求的目标,任何物质以外的追求都变得渺茫和遥远。
    民以官为范。自中国有文字记载以来,哪怕最腐败他透顶的时代,也都遵循着基本的伦理道德与基本的游戏规则。比如,和珅再好色其女人数量也不敢跟皇帝比,除非脑袋不想要了。这是古代为官者必须遵循的底线。而当下即便一个处级、科级官员,“三宫六院”般的穷奢极欲也不足为奇。腐败蔓延到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毛孔,人们即使去办依法、依理都应该办的事情,也往往首先想到送礼,否则,便容易被掌权者卡住不能通行。即便一个看车的,也知道通过不给票让车主少交钱这种方式攫取不当财富。这是自中国有文字记载以来最糜烂和堕落的时期!其背后是整个行政运行效率的低下和整个社会资源配置效率的低下。依靠这样的体制,国之强盛只能是一个梦想。
    中国足球的黑暗,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缩影而已。
    最悲哀的是,中国此后汲取教训,更加变本加厉地走精英体育路线,重点培养一些足球机器而不是发展大众体育运动。当国人为中国在奥运会上取得的成绩欢呼雀跃时,却不知道,这种精英体育路线其实是在以牺牲大众化的体育锻炼权益而成就奖牌,要知道,我们的专业运动员其实是在跟国外的许多业余运动员在打比赛。为奖牌而奖牌的体育比赛,不能遮掩民众身体和健康素质越来越差的现实。而民众愚昧的自豪声在纵容而不是改变这种畸形的体育定位。
    中国应该反思的是,它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令国人深感羞辱的足球屡战屡败的问题,乃是整个民族迷失的问题。如果重新面对来自诸如日本这样的民族的野蛮入侵,谁来奋勇抵抗?数以百万计的规模庞大的裸官(即除了自己在国内做官,妻儿及财产都在国外)是当今世界最奇怪的现象,因为,在任何国家都绝对不会容忍这种赤裸裸的卖国投敌行为。当国人的大量血汗钱被贪官收刮后转移到国外,当民族利益一次次被里应外合出卖,这些可耻之徒不仅未受到清算,反而继续胡作非为、欺凌百姓、贪污腐化、不可一世。这些裸官高喊着感人肺腑的爱国口号,发表着慷慨激昂的反美言论,悄悄把自己的妻儿送到美国等帝国主义国家,因为他们知道,妻儿生活在这样民主和法制的国家,是幸福、安全和有尊严的。遥想当年,推出“白卷英雄”让人民学习的某官员,却悄悄让自己的子女学习英语,文革后便送他们到西方生活。诸如此类的官员,一直在欺骗和麻痹着不明事实真相的人民,让人们在美丽的谎言中丧失判断力,以一种可悲的状态沦为少数人欺凌、压榨的奴仆。令人愤慨的是,西方国家仍在采取各种措施,鼓励中国贪官污吏的妻儿向其移民,他们不仅得到了大量财富,更得到了一个又一个卧底——有其妻儿作为“人质”,有其污点作为把柄,这些贪官污吏无不竭力配合,挖民族之墙脚!本人强烈痛恨和谴责西方国家的这种卑劣做法!
    这个民族已经颓废到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地步!而事实上,所有的这些现象,都在严重侵害者每一人中华儿女的权利和利益。在这种背景之下,爱国者是最心碎的,因为,他们常常会非常痛苦和困惑:自己到底爱的是谁?
    我认为,真正的爱国,首先是促进祖国肌体的健康,而不是相反。
    从历史上来看,法西斯国家、独裁国家的民众,是最爱国的,但是,他们的爱国实际上是在保护少数权贵的利益,满足和保护这些少数权贵们的私欲。萨达姆领导的伊拉克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石油财富只被少数权贵控制和享受,民众拥有的只是名义上的权利,在萨达姆在全国为自己兴建行宫之时,很多人还在遭受贫寒的折磨,过着毫无尊严的生活。
    当朝鲜人一次次抗议国外势力干涉其内政时,却没有想过:那些干涉其内政的国家,提得最多的,是要求他们的政府对他们的人民好些,要保护和尊重他们的人权!而这种愚昧的爱国却在拒绝这种善意,使得少数权贵继续豪饮人民的鲜血而无丝毫后顾之忧。专制下的爱国本身就是剥削者的强大保护伞。
    因此,当郑大世泪流满面时,我为那种爱国情怀而动容,同时也感到哀伤。媒体披露的细节是:“郑大世1984年出生于日本名古屋,此后一直在日本长大,从来没在朝鲜生活过。”当从来没有在朝鲜生活过的郑大世闻国歌而泣时,其他生活在朝鲜拿着月薪12元的队友却没有如此激动。如果郑大世真正在朝鲜生活几年,他还会像那天那样热泪盈眶吗?
    写到这里,我想到了一则故事:
    几个领导用公款点了一桌丰盛的酒席,飞禽走兽山珍海味应有尽有。这时旁边有几个乞丐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嘴里不断地流着哈喇子。但是这些领导却不把吃剩下的东西给这几个乞丐,因为领导的脚下还养了几只狗,残羹剩饭是要喂这几只狗的。当然了,这些乞丐连剩汤都喝不着,而领导看着这几个乞丐也很不爽,以至影响了他们喝酒的兴致。     
    这时来了两个外国人看到如此场面,非常气愤:“你们真能这样蔑视生命,这样不尊重人?”他们一下子将领导的酒席给掀翻了。这一下领导想起了那几个乞丐,对乞丐说:“帝国主义要来灭亡我们的民族了,必须和他们拼了,这样才能挽救我们的民族。”几个乞丐一听,立即高喊:“领导吃什么是我们自己的事儿,列强掀桌子是我们民族的耻辱。”然后高唱: “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抄起打狗棍追着两个外国人打去了。
    外国人打跑了,几个领导马上高喊:“再来,上一桌。”
    …… 
    这种现实的写照显得非常悲凉。足球之外,还有很多很多。有的我们没有想到,有的想到了但大家都不愿说不敢说或懒得说了。
    后记:下午写了这篇随笔,是一些零碎的感受,不成文,就放下了。晚上处理完工作,觉得即是随笔,就发出来吧。
               于2010年6月16日下午

点击微信扫一扫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