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不对乙肝病人也献爱心

中国人的爱心活动越来越多了。这些爱心往往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比如,能上报纸和上电视镜头比较多的地方,哪里的爱心就比较多。不免让人觉得有借机做广告的嫌疑。还有,很多的爱心活动是从海外进口来的。

 

濮存昕带着微笑在一个电视公益广告上说,如果人们能对一个高传染性高危险度不治之症群体(艾滋病)表现出爱心,如果能对人类之外的动物表现出爱心,那麽,我们还有什麽理由怀疑中国人的对待自己的同类的爱心呢。

 

事实上,中国人对艾滋病人和动物的爱心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甚至我们曾经对艾滋病人从道德上是很有几分歧视的。电视上曾经报道过这样的例子:一个从非洲回来的医生,因爲患上艾滋病,被医院隔离,并在小城市无法居住下去;一个农民因爲输血染上艾滋病,便被人视爲魔鬼,无人与他交往,甚至他去买菜都没人敢接他的钱。很多艾滋病患者唯一的出路是远离故土,自我隔离,隐姓埋名,从此与故人好友绝交。事实上,我们看到的关于艾滋病的故事,都是凄凉的。人们对艾滋病人的态度是冷漠的。至于中国人对待动物的态度,就更不胜枚举了。打麻雀运动,几乎将那小生命绝种,打猫打狗也曾经成爲举国的运动。

 

人们对艾滋病病人和动物献爱心,应该是90年代中后期的事,是由海外传进来的。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对救助艾滋病活动,是美国人将数千双死去的艾滋病人的鞋子,集中在美国华盛顿的国会山广场,进行悼念,呼吁政府和民衆关注艾滋病及艾滋病人的生存问题。那数千双鞋子排在广场上所形成的壮观场面,给我很深的印象。海外的艾滋病献爱心观念,随著发达的传媒传进中国。同时,海外的保护野生动物即爱护动物协会之类的东西,也开始传进中国。中国人开始有了向艾滋病人和动物献爱心的观念。90年代末,很多小区里遛狗的多了起来。养宠物狗不再是“资産阶级生活方式”,而成爲有爱心的象征。

 

然而,在我们的爱心日益增长的同时,另一群人群却始终远离中国制造的爱心。这一人群就是乙肝病患者和乙肝病毒携带者。据称,乙肝病人和乙肝病毒携带者在中国总数达1亿两千万人。某位著名中医专家曾经说:乙肝病是60年代初的3年大饥荒的産物。某种程度可以说,乙肝是个中国土産病。中国人从美国那里学来对艾滋病人的爱,学来了对小动物的爱,但是由于美国没有乙肝病,中国人就不懂得对乙肝病人的爱了。结果,当中国人对艾滋病人、对小动物大献爱心的时候,中国的乙肝病人却被忽视了。乙肝病毒携带者成爲中国一个特殊的人群。因爲乙肝病毒会传染,所以,患者们的再就业、婚姻、交友,就都遇到了极大的麻烦。中国人民对艾滋病人和小动物的爱心,非但没有体现到乙肝病人身上,甚而把他们完全打进了另类。1亿2千万人成爲了中国人群衆的又一个少数民族群。在乙肝病人身上,我们不仅没有看到中国人的爱心,我们甚至看到集体性冷漠、集体性歧视、以及集体性无意识。

 

中国人爲什麽会对艾滋病人和小动物献爱心,是因爲美国人有了献爱心的组织和观念吗?中国人爲什麽没有对乙肝病人献爱心,因爲美国人没有对乙肝病人献爱心吗?而美国人没有对乙肝病人献爱心的原因是美国的乙肝病人极少。少到人们可以忽略不计。如果美国也爆发乙肝传染性病毒,美国人在国会山广场再次搞个鞋子展览之类东西的时候,我想,是不是中国人才会再来赶这个时髦,对乙肝病人开始献爱心呢?

 

 

点击微信扫一扫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