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替胆小装傻的北大学生脸红

今年5月4日,温家宝总理来到北京大学。新华社报道描绘了在北大图书馆里总理和大学生们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令人难堪的交流。报道说,交流之前,总理有这么一段话:我是来谈心的,希望同学们说心里话。我不怕讲错话,你们更应该不怕讲错话。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不断修正自己的错误也是科学民主的体现。

 
经过校方挑选出来的学生代表们都问了一些什么问题呢?第一个提问的是一位男生,他向总理提问,该如何克服学习中的急功近利。呵呵,这是一个北大学生向一国总理提的问题吗?这是一个新生向班级辅导员或者高年级同学提的问题。接下来,一个大二女生问总理,对大学生的实习和做志愿者工作有什么建议和希望。这也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问题很可爱、很好,但也很苍白。在这样一个特殊场合,把温总理当成了班主任和团委书记来提问,难道北大学生心中再无激情和理想的波澜了吗?然后的问题越来越空泛,好像某个县里在开新闻发布会。一个女生的问题是国家对民办大学有什么样的鼓励政策,挨着是一个关于西部大开发的问题。还有一个是钱学森早就问过的问题,为什么当代中国培养不出大师、创新型人才。这也是一个老掉牙的问题,总理已经讲过多次,报纸上已经说滥了。

 
这就是北大的学生精英吗?这就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北大吗?这就是五四精神发源地的北大吗?我替北大人脸红害羞,因为我曾经是北大人。

 
温总理和北大的这群年轻人相邀,是费了心思的。他一到来就说,我总觉得,还是五四这一天来北大最合适。这一天是什么意思,北大学生应该懂。科学民主四个字,总理前后说了好几遍。另据北大学生披露,总理来到现场就表示:我这次来就交代过学校,不要刻意安排。可我一来就把学生关在楼里不让出来。坐在我身边的学生,我一问,不是学生会主席就是其他的学生领导。不用说,肯定是安排的。

 
温总理为什么说这些,因为他想听听学生的心里话。他甚至想激起眼前的这批年轻人的真情对话的热情,他说,真诚的东西才会永恒,正义公平比太阳还光辉。然而,同学们完全无动于衷。他们那刻在想什么呢?大概心里很紧张,避心里话而惟恐不及。他们像当时在考北大的考试场上一样,精心算计着如何能够合理恰当地回避总理想真心对话的请求和愿望,回避任何可能说错话的机会。就像在公共汽车上,某些国人看到小偷在行窃的时候,把头转向一边,装着没看见。

 
他们顾虑什么呢?顾虑的是县官不如现管,担心万一说错话,就可能当不了学校的学生干部,也就会影响自己的职业前途。于是,在堂堂的共和国总理面前,胆小装傻就成为这些学生的共识和应对策略。他们辜负了总理和五四这个特别的日子。

 
北大的五四精神已经过去,已经死去,北大已经成为一个标准的犬儒训练基地。而没有思想和问题的大学,充其量只是一所技术学校。

 

 

点击微信扫一扫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