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应该成为叛逆者的摇篮

哈佛大学校长在2008年他的就职演说上说: “作为一种自然属性,大学是培养不安宁甚至叛逆文化的地方。”“不安宁和叛逆对于思想的自由、创造和革新的自由来说是必需的。它们是塑造未来的关键。这种无限的想象力才是一所大学真正依赖的。”这是哈佛的立校之本,也是几十年前的北大精神。它们无疑代表了人类思想前进的方向。从历史上看,五四运动是叛逆的,鲁迅是叛逆的,孙中山是叛逆的,毛泽东也是叛逆的。正是因为他们的叛逆,才唤醒了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迎来了新中国。

 

然而眼下的中国,教育是一种服务于社会管制的工具或者体系。教育的主要任务和目的是向学生灌输某些既定的思想和理论,使年轻人在他们思想最活跃的时段形成社会管制需要的某些观念。换一句话说,也就是教育服从于政治。遍看当今社会,有哪些地方能够容得下独立的思维和不同看法的讨论呢?正是因为缺少了独立和敢言的精神和勇气,贪官污吏才能横行霸道,社会正义才无法得到有效的伸张。如果我们的大学也不能鼓励独立和反叛精神的学术研究探讨,而必须是以政治挂帅的话,那么我们的民族必将出现沦落,尽管我们有可能在短期内创造出一个经济繁荣的富人社会。

北大的第一任校长是蔡元培,他在民国初期北洋军阀混战的时候担任了北大校长。蔡先生是反对北洋军阀的先锋人物,然而,当时的北洋军阀政府却任命他出任中国最好的大学的校长。北洋军阀政府有一百个错,但能够包容一个反对自己的民主人士,并委以掌管中华民族思想先潮源地之一的重任,这一点是值得赞赏的。北大精神就是从创立之初的特殊历史条件下形成并发展起来的。就此来说,李敖认为,北大要谢谢北洋政府。没有蔡元培,就不会有北大的精神。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大学是一个思考的地方,是一个提倡和培养新思想的地方。“我们必须使自己投身于怀疑的不安、投身于笃信为学无涯的谦卑中。”哈佛校长在他的就职典礼上最后这样说。

点击微信扫一扫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