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

教育部将派遣上万名中小学校长出国学习培训了。这是教育部某副部长透露的。“在素质教育、创新人才培养、减负、如何让孩子快乐学习等,我们的中小学校长都可以到发达国家好好去学学经验。”这位官员说。其意思很简单,素质教育、减负、快乐学习,关键在于中小学校长。其背后的意思是,中国的学生不能享受素质教育,不能快乐学习,不能减负,问题在于校长们经验不行。

    外国的教育很好,但是学了也没用:中国的土壤,不适宜外来先进思想的成长,只适合不三不四的外来生活扎根。原因在于,中国的教育,跟中国的体育一样,向来是政绩工程。而素质教育、快乐学习、高效轻负,是惠民工作,不是政绩工程。政绩工程就是冷冰冰的升学率,就是学生学着不知何用就毕业,就是毕业了马上失业,就是一将功成万骨骷:无数枯骨建筑成为五彩缤纷的阶梯,让笑逐颜开的官员们一步一步往上爬。如此而已。这样的特色教育体制下,真正敢改革的,不是彻彻底底的书呆子,就是听到风声就是雨的的一根筋。

    中国是经常教育改革的,最新成果是:小学一年级的学生要写读书笔记,高中学生花半个学期集中学习《论语》,再花半个学期集中学习《外国小说欣赏》,再花半个学期集中学习《语言文字应用》。这就是中国的教育改革:教材内容越来越艰深,课程设置越来越专业,学生学习越来越疲劳,教师心智越来越茫然,校长说谎越来越高明。我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一个国家,有这样越改越糟糕的教育改革。

    “新一轮教育改革还未开始,就已经失败。需要酝酿下一轮的教育改革了。”这是我在一个全国课题会议上,听中国教育学会的专家讲的。那次会议,来了一位副部长级别的官员。他坐在主席台上还没有干咳三声,我就打起精神,准备录制他的重要讲话了。这位官员开口说话,会场里就笑声四起,因为尊敬的官员压根儿不知道他请出席会议的是哪个学校,把类似于“上海市育才中学”说成了“育才市上海中学”。但是官员神色严谨,一点没有笑意:“咳咳,咳咳,今天我讲一个很重要、非常重要的问题,咳咳,咳咳,就是学生要加强营养,咳咳,咳咳,争取每天吃一个鸡蛋。咳咳,咳咳,鸡蛋很好,很好……”就在他“咳咳”“鸡蛋”的时候,我鄙弃地看了一眼这个形容猥琐的官员,扬长而去。大街上的所有人,都比这不学无术的官员要可爱。教育改革的话语权被这样的人操纵,只能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折腾。

   这位副部长级别的官员可以无限欣慰的是,新上任的副部长继承了他的衣钵。如果不是公费旅游的美丽借口,那么,万名校长出国培训的决策,绝对是革命浪漫主义加革命英雄主义加革命乐观主义加若干脑瘫主义。因为部长和副部长们忘记了这是中国,中国最讲究的就是政绩工程;中国教育最重要的,就是每天一个鸡蛋。

点击微信扫一扫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