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途中与你相遇——2010暑期上海青海西藏四川重庆游记(连载之十)

2012-05-06 20:30

201084 星期三 阵雨 隆务寺(连载之十)

西宁最后一天,晚上十点四十的火车前往拉萨。塔尔寺和隆务两者不可得兼,因为唐卡,我舍塔尔寺而就隆务。

头七点赶到汽车站买票,去同仁最早的是七点半的。之前上网查了,隆务是同仁县下的一个镇。估计到同仁应该离隆务就不远了吧。

等车的时候,正好我旁边坐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喇嘛,大约四十来岁,和他一起的是一位同样年纪大小的藏族妇女。见他俩手里拿着也是到同仁的票,我就问:到同仁之后怎么去隆务?喇嘛回答了,我听不懂藏语,他再说,我还是听不懂。那个藏族妇女也帮着说,我依然听不懂。没办法,眼瞅着他们俩商量了一番,上车的时间也到了,他俩示意我先一起上车。

车上人不多,没按座位号坐。我径直往车身后走了,见最后一排的座位上只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外国女孩,20多岁,面容姣好,背着一个行李包,一看就是旅行的。我就问她:Can you speak Chinese?”回答是:“YES!”

那就好办了。于是跟她攀谈起来。这个女生来自美国,中文名字叫雷越,是哥伦比亚大学大三学生,研究东亚历史,对中国近百年史,尤其是文化大革命历史很感兴趣。因为毕业论文是关于唐卡的,学校出资让她来中国做一个月的实地考查研究。才来西宁几天,听人说隆务这边有“六月会”,便来观看。

正好,我知道隆务是唐卡的故乡。之前跟窦窦商量,她也建议我,如果最后一天只能去一处的话,就去隆务好了。我就告诉雷越,你要做唐卡研究来这边算是来对了,“六月会”倒还在其次,唐卡一定先看看,对你写论文肯定有帮助……

从西宁到隆务,一路上虽说走马观花,但风光迤逦却是事实,可圈可点的地方也很多。让我最向往的是“碧水丹山”、“五彩神射之乡”的尖扎县。可惜没有时间停留,只能贪婪地看着一河绿水(据说是黄河)共舞连绵丹霞地貌,连高原上农家成熟了的金黄的青稞麦也都是那么质朴动人……

到了同仁已经是十一点多了。我和雷越下车之后,见那个喇嘛和藏族妇女还在等我,并示意我跟他们一起走。走出汽车站,也分不清个东南西北,只是跟着他俩往前走。走到前面一座桥,桥上挂着几张同仁景点的巨幅宣传照片,其中有个隆务寺。我指着隆务寺,问藏族妇女,隆务寺还远吗?她指指前面,说那就是。这下我才明白,原来在西宁汽车站的时候,我问他们,到了同仁离隆务还有多远时,喇嘛说的是汉语“都一样,都一样”。意思是,到同仁也就到隆务了。

告别他俩,我和雷越来到隆务寺。天一直不好,一路上阴沉沉的,刚到隆务寺就开始下雨了。我们进去之后没人管,再转的时候别人发现了,让去买票。之前,占飞把他不知道从哪儿整的一个“皈依证”借给了我,说有这个就好使。我问,上面不是有照片吗?答曰,不会看那么仔细的。果然,管用。开始,我还寻思,当着外国人的面拿个假证影响多不好啊!后来再一想,我又不是啥正人君子,况且一个破喇嘛庙不修功德竟然还要门票。于是,逃之。雷越是大三的学生,我问卖票的,外国学生证能不能用。答曰能用。于是,用之。

据说,隆务寺是青海省最大的格鲁派寺庙,看起来果真不错,金碧辉煌,建筑宏大,几近奢华。尤其是夏日仓活佛的府邸,精美的唐卡真是让人流连忘返。除却这些,让我感觉意外的是,原来听别人说,在藏区不允许供奉十四世达赖喇嘛的画像,但事实是,在这里是可以的。给我们开门的小喇嘛一边等我们随意观看,一边在津津有味地读一本六世喇嘛仓央嘉措的诗集。我向他打听仓央嘉措的事,他说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买来书想看看了解了解。

还有一件不能称得上小事的小事:两个十来岁左右的小喇嘛在追逐打闹,稍大一些的力气大点儿,抓住了另一个不放手,被抓的开始大声嚷嚷,这时一个大喇嘛出来了,训斥他们,大一点儿的那个急忙申辩……

在夏日仓活佛府邸一幅精美的四大天王唐卡上,我发现了一行汉字,写的是唐卡制作者的名字,字迹不是很清楚,依稀辨认出的是:吴屯下庄城内年轻画师杰本和兄弟尕芷尖措尕芷才。

按照这条线索,我提议可以去吴屯找找这个画师,能在唐卡的故乡给这里最大的活佛敬献唐卡的一定是高手中的高手。雷越同意一起去。于是,我俩出了隆务寺,在一家小店吃了点儿东西,租了辆车去吴屯下庄——这里的人也称之为下吴屯。

线索有限,只好多方打听。好在这里的藏民们非常热情,有几个人干脆就直接带着我们去找。尤其是一个叫俄毛却的藏族女孩,帮我们打听到我所谓的“杰本和兄弟”其实是“桑杰本”。俄毛却带着我俩去桑杰本家里,桑杰本一家也非常热情,拉我们进屋又是泡热茶又是上水果。他家是木头的房子,从家具陈设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富裕的家庭。墙上供奉着十四世达赖喇嘛、十世班禅、十一世班禅的画像……

晚上还要赶火车去拉萨,于是就直接要求看桑杰本的唐卡大作了。这才知道,我们在隆务寺看到的四大天王是桑杰本等四个人用了十三个月的时间才完成的。桑杰本的家里也有不少唐卡,有已经完工的,有正在做的。我一边欣赏一边询问,能否用相机拍下来,得到的是很肯定的回答。桑杰本还说,明天可以现场来看他做唐卡。太可惜了,我今晚就走了。正好,雷越是为研究唐卡来的,我就把这个情况跟桑杰本一说,桑杰本也很欢迎。

    时间不早了,还得赶回西宁,就不得不告别雷越、俄毛却、桑杰本他们,倘若有机会,我一定还会来这个地方的。

点击微信扫一扫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