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情欲到性灵——生存在我们这个世界的兽与人

2012-04-01 10:30

       这个题目前半部分是从李泽厚的《华夏美学》中借来的。不过,今天我要谈的却不仅仅是美学问题,也许更多还是社会学和伦理学的问题。

我们生活在一个喧嚣浮躁的年代,欲望取代理想,自私吞噬责任。这里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而是通往二者的中转站。当一颗颗丑陋的心灵去恶毒谩骂取笑芙蓉姐姐罗玉凤的时候,当一双双偷窥的眼睛竭力搜索钻研局长日记兽兽门的时候,谁能肯定参与其中的我们自己就是纯洁无瑕的?五十步笑百步有什么意思?承认吧!我们自己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两足无毛动物,也是这乌烟瘴气的群体中的一员,也同样头顶蓝天脚踏大地生活在藏污纳垢的人间。我们的猥琐并不亚于他人的龌龊,因为我们同样没有责任感和同情心,同样在为了一己私利而践踏他人的权利和尊严。

食色性也,此话不假。在温饱刚刚基本解决的年代,物欲横流一马当先,精神文明被甩到了爪哇国,男女大欲则成了沟通社会各个阶层的桥梁。然而,可以明确的是,情欲不仅仅是我们的专利,发情期以外的禽兽在平时也只不过是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人类。可动物所具有的情感和责任,很多时候不能不让人感叹:兽犹如此,人何以堪?由此看来,人并非生而为人的,不是哪个长得像人的都是人,你只能叫他半兽或者半人。被欲望控制的也许还不如兽,能自己主宰欲望的才渐渐走向人。

不可否认,扭曲的社会更像是滋生丑陋的温床,有着更适合罪恶生长的土壤,按照美的方式生存的人成了多余的人。如你所知,当下最大的问题不是以美为丑,而是以丑为美,为己不为公,笑贫不笑娼。一边是被开胸验肺的领导阶级,一边是不为百姓说话的人民公仆,惨淡的人生直面先富的奢华,如今的社会永远不缺少层出不穷的怪现状。

我们生活在一个爱与美凋敝的年代,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纯洁理想被偷换成无休止的权利与拥有的争斗、愚昧与偏见的斗争以及肆无忌惮的赤裸裸的情欲。你可以说,我们每个人都有追求舒适安逸生活的权利,肉之于灵也并不亚于灵之于肉,这无可厚非。但问题是,抛开物质的追求,我们所谓的事业还剩下什么?情欲褪去的男女是否还会是相知相惜的一生伴侣?扪心自问,当欲望完美还原为兽性的欲望,我们是否还能还原成人?邯郸学步那样去拿来主义的我们,离开真正的中庸多久了?那站在天平两端的物质与精神,是不是早就完全成了一头独大的跷跷板?我们失去的是真正的爱情,还是有些人仅仅将肉欲从一个人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

现如今大学生的电脑里存黄片艳照早已是司空见惯。知道《金鳞》的谁不找来看看?不管懂不懂文言,搜到《金瓶梅》、《肉蒲团》、《素女经》……哪个不点进去?话说,十男九色不色则呆也!这也都很正常。当年钱钟书横扫清华图书馆,曹禺撺掇吴祖缃找他开几本英文黄书。钱钟书信手拈来,一张纸正反两面写满了40多本英文黄书的名字,作者、内容、特征无不面面俱到……

我们反对的不是物种赖以繁衍的正常情欲,而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绝对兽行。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已经看不起自己,也不再认为自己能配得上高尚的东西?倘若将来拉屎撒尿也需要展览的话,那就让庸俗和下流的东西愈演愈烈吧。但是我们是人,我们要做人,有廉耻能审美的人。

不管怎么样,我们的内心依然在渴求爱与美的来临,依然在追求诗与真的栖息。蒲松龄和劳伦斯笔下的情欲是健康而美丽的,沈三白和陈芸娘的闺房乐事是令人向往的。一个朋友曾在日志中写道:汽车洋房,还是苹果派?我选后面的!

寻找属于自己的感觉吧!不要在欲望里沉沦,不要被私心吞噬。从情欲到性灵,从兽到人,你一直都有选择的自由!告诉你自己,不管社会如何变幻,我做的始终是自己,我应该清楚并且始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选择了梦想就不要屈从现实。“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爱情会成为一种习惯,激情总要转为亲情。一路携手走来,平淡如水的爱情,才是道法自然的真谛。(2010年3月)

 

点击微信扫一扫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