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对比:大学校长任期该多长?
        8月30日,美国耶鲁大学的网站上发布了现年65岁的校长理查德·莱文宣布将在本学年结束后卸任的消息。莱文自1993年就任耶鲁大学第22任校长,至今有20年之久,在此期间他带领耶鲁取得了非凡的成绩。    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萨莫斯曾说过:“我坚信,哈佛大学之所以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大学,原因之一就是实行校长长期任期制。”历任哈佛大学校长中最长任期达40年之久,目前任满的26任校长的平均任期达13.9年。    而中国校长的任期情况如何呢?国内相关课题组调查显示,我国大学校长的平均任期为4.1年,而美国的大学校长任期为12.2年。    近年来,国内外校长任期的长短差异一直成为大家争论的焦点。事实上,对一所大学而言,如果校长的任期定得过短或留任的届数限制得过严,往往会导致大学校长更迭频繁,朝令夕改,政策和制度缺乏连续性,改革不可能深入、持久。    而这个问题最根本则来源于对这一职位性质的认识和定位。西方大学把校长定位为高等教育的职业管理者,而中国的大学校长则既非纯粹的管理者,也非纯粹的政府官员,当然,根据中央对不同大学的级别编制,校长也分别对应着不同的行政级别。
    2012-09-08 00:00
  • 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大学校长须直面的八个关系
            大学校长,是一个崇高的职业,但也是一个很不轻松的职业;在中国,更是如此。同国外大学校长相比,中国大学校长承担的内部责任更重,受到的外部制约更多,背负的社会期望更大,得到的新闻媒体关注度更高。重视教育是中国悠久的历史传统,而当今中国家长们对教育问题的所有关注,最后都聚焦到大学,尤其是为数不多的全国知名大学和重点大学。这就要求这些大学的校长们,要具有更强烈的使命感、责任感和紧迫感,加倍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        大学校长面临的问题很多。根据我个人近年来的经历、体会、观察和思考,觉得有八个方面的重要关系,需要正确认识和妥善处理。        第一,书记与校长。党政两个一把手的设计,是有好处的。比如担水:一个人担,有自由,想走多快就走多快,想怎么走就怎么走,但是,会很累,也许会选错路;而两个人担水,就省力气多了,选路也多了一个脑袋。当然,这需要两个人方向一致,步调一致。如果书记和校长能够做到“性格相容、理念相通、相互坦诚、高度信任”,那就不仅仅是书记与校长个人之大幸,更是学校工作之大利。
    2012-04-09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