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献智能与文献引智
        胡道静先生在“神州智能与科技古籍”一文中把科技史中那些闪耀着中国文明特色的智慧和技能,总称之为“神州智能”。科技史的研究手段中,文献检索是基本手段,许多古代科技文献得之于图书馆的收藏。所以从载体上讲是“文献智能”。    卡夫曼教授不仅是世界模糊数学权威,也收集了最完备的模糊数学文献资料并进行了分类。    叶鹰教授在文章中指出:哲学文献是哲学的真正依据,哲学思想应从哲学文献中去发掘,文化哲学和符号哲学本质上是文献哲学。    刘文旋老师认为:研究文本不是建立真理库,也不是建立资料库,它有点类似人与某种自然资源的关系,但与自然资源不同,文本作为思想的资源,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吴文俊教授在自动推理研究上率先取得成就,使数学机械化成为现实。他的以解方程为特色的机械化计算体系被国际上称为“吴方法”。吴文俊教授说,他的这一方法直接导源于我国传统数学的思维方法,它是从《九章算术》开始的。    我国最早的图书馆学教育机构(文华图专)的校训即为“智慧与服务”。周文俊教授也提出了“图书馆智慧”这个概念,文献检索不仅是一种过程,而是要求结果,能够引出新结论,来直接被利用,它逐渐成为科学发现的一种特殊的方法,充满了图书馆智慧!
    2011-06-20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