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城、中城、小城
           了解一个城市的风土,单纯的旅行往往不行,因为直奔大的景点而去,很难看清一个城市的细微之处,倘若带着一点儿任务在某处闲居一段时间,情况就大为不同,当然这一段时间不可以太长,因为时间一长,人就会麻木起来,对一个地方或者对一个人最美最好的感觉只在那朦朦胧胧之中。我去过的以及生活的地方不多,能够闲居一段时日的地方更是少之又少,如果以此为原则,找出我心目中的大城、中城和小城来,并不很难。        大城是北京,我曾在那里不止一次地手术和养病,病况甚轻,大多数时候行动自如,因此和闲居相差不多,所以,对北京才有了几分熟悉,这和出差到北京或是长居北京都是截然不同的。从城市规模看,和北京相类的城市是上海,而上海不会有北京那么多的古迹,古迹多一点的城市是西安,但西安又找不到和北京一样保存完整的大量古代园林,因此,我心目中的大城只能是北京。北京最吸引我的就是四处可见的恢宏的皇家园林。皇家园林和普通园林的不同,表面上是建筑、树木或者布局的不同,本质上,则是是否拥有厚重的历史感,是精神气质上的不同。每每在北京各式的皇家园林中漫步,总会浮想连篇,把自己和遥远历史中某个人物联系在一起,那正是大城给我的感觉。
    2018-08-10 19:04
  • 翻新的苦恼
    遭遇翻新则充满犹疑。原有系统明确的漏洞和安全隐患自然责无旁贷,在执行新任务时必须首先为之,这面上的工作要做,背后的危险也不得不防。而那些可能的问题,比如过时的操作模式,比如程序结构和数据结构的不合理对未来扩展性的影响,比如清理那些无用的垃圾代码,这些工作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做看了难受,做了则工作量很大,这些工作又皆隐藏于里,即使费心费力也只算对得起自己,评价系统又何曾看重这些了呢。 人生似乎就是一种权衡,本心与世俗之间的权衡,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权衡……,有时候无知而无畏其实是一种幸福,犹疑过多,计算太细,常常丧失良机。
    2010-04-30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