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现行教育体系“两头不讨好”

    高校学费“高高在上”
    据西班牙《国家报》12月6日报道:随着民众对资源分配不均的不满延伸到北美高校,白宫开始向高校领导施压,要求他们立即采取措施降低美国大学教育的费用。
    昨日奥巴马总统召集多位公立和私立大学的校长,要求他们对过去十年大学学费上涨 31%作出解释。政府数据显示,美国大学生每年的平均学费为22494美元。
    大学教育费用过高是导致“占领华尔街”运动出现的原因之一。很多示威者抱怨,明年大学生债务将达到 1万亿美元。据有关组织统计,大学生债务中政府发放的低息助学贷款为6100亿美元,其余为私人贷款。每位大学生毕业时平均负债额为25250美元。
    通常白宫并不过问大学学费问题。美国公立大学通常由各州政府资助,学费往往较私立大学便宜, 2009至2010学年公立大学的平均学费为12804美元,私立大学平均学费为32184美元。
    奥巴马与高校校长的会见内容没有被公布,但有政府官员透露总统要求校长尽快拿出措施降低学费。
    美国大学的学费并不总是与它的名气相符:据高校学费与效率研究中心统计,美国最贵的高校是地处纽约市区的萨拉·劳伦斯学院,每年学费高达58334美元(其中包括住宿费),之后依次是芝加哥大学和新学院大学。常春藤盟校中进入全美十大最贵大学名单的只有哥伦比亚大学。

    基础教育“劫贫济富”
    据美国《纽约时报》12月4日报道:为什么择校失败(记者纳塔莉·霍普金森发自华盛顿)
    要想知道教育改革让这个国家走向何方,那么就请看看华盛顿我所在的黑人为主的居住区吧。我的儿子11岁了,从他出世至今我们一直住在同一所房子里,然而我儿子却先后被指派上了三所不同的小学,原因是这些学校相继关门。现在他该上中学了,但附近已无学可上。
    与此同时,在罗克里克公园对面的主要以白人居民为主的富人区,有一所崭新的社区中学,学校有橄榄球队、击剑队,开设国际课程,还配备各种高档娱乐设施。
    这种不平等是一项教育改革所取得的适得其反的结果。这项改革旨在让教育体系引入择校制与问责制。但相反的是,它破坏了工薪阶层家庭在所在社区就近上学的机会,同时把资源集中到少数的富人专享的教育机构。
    我所在街区的最后一所独立中学2008年关门,而它只是接连关闭的众多学校中的一家。
    1995年,国会不顾当地领导人的反对,在华盛顿实施堪称国内最强有力的教改政策:如果一所学校被认为办学失败,学生可转学,选择上特许学校或接受 “教育券”去上私立学校。
    这种想法是要引进竞争机制:好学校得以生存,糟糕的学校将被淘汰。那些失败的社区学校因丧失生源而关门。但被砍掉的始终是那些为最贫穷家庭服务的学校,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
    我开始认识到,只有居住在富人区,这样的教育改革才会让你受益匪浅:你买一所房子,随即就进入好学校上学。而且无论是否选择上这所学校,政府对邻近学校的投资只会有助于你的房产升值。
    对其他人而言,这只是一场令人愤世嫉俗的游戏:最好的街区和最好的特许学校你都挤不进去。 

 

(内容来源:《参考消息》2011年12月8日第8版
             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1-12/08/c_122391810.htm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