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梦”渐成“噩梦”?

  贫富差距日益悬殊

  阿根廷南南网站923日报道称,被视为世界典范的美国经济模式运行得非常良好,这对于其他国家那些致力于在经济政策上达成多党共识的人来说无疑提供了一个范本,这种模式帮助政府履行职责,保障国家利益的优先性。当然,这些都是对于富人们来说的。

  对于其他人来说则是另一番景象。

  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约瑟夫·施蒂格利茨指出,2009年至2012年间,美国获得的经济利益中有95%集中在占全国人口1%的最富裕人群手中。他的结论是美国已经变成了一个贫富差距最大的发达国家。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最新的经济报告,“大萧条”结束以来几乎所有的经济收益都集中到全国最富裕阶层手中。而最近的一次经济危机在2009年结束以来,占人口5%的最富裕人群已经收回了损失,且2012年的收入已经与危机前持平。而占人口80%的底层民众的收入却比危机爆发前更低。此外,36年前的官方统计将11.6%的美国人定义为穷人,时至今日,以相同的方式统计出来的这一数字保守估计在15%左右,每5名儿童中就有一名生活在贫困中。

  包括奥巴马及其各位前任在内的政治家们总是强调所谓的美国经济和社会堡垒是中产阶级的卫士,但他们却在不断推行一些摧毁这个堡垒的政策。

  就在近期,距“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爆发已满5年,奥巴马坚称政府对华尔街和汽车工业的救助是其稳定经济和推动增长及就业的成功策略的一部分,尽管他承认国家存在严重的经济不平等状况,并愿意为这种状况的持续恶化承担责任。

  这场经济危机是美国史上最大的丑闻,其中充斥着谎言、骗局和非法操作。没有一个参与制造了这场危机、摧毁了800万个工作岗位、导致数百万人无家可归、使贫困不断蔓延的官员和银行家承担任何责任。恰恰相反,他们面带笑容地享受着他们的“丰功伟绩”,还理直气壮地问:“谁说这个体制不行?”

  施蒂格利茨最近在美国劳工联合会和产业工会联合会的会议上发表演讲时指出:“这样的贫富差距并非不可避免,这不是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的结果。这是我们通过政策制造出来的。”此外,日益有更多的基础需求无法被满足,从基础设施到教育。

 

  中产阶级不堪重负

  另据英国《卫报》网站922日报道,当奥巴马准备谋求连任时,他手下的民调人员注意到,民众情绪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乐观主义基本上看不到了——同时消失的,还有民众的兴奋与错觉。

  奥巴马民调团队的重要成员乔尔·贝嫩森说:“关于‘美国梦’的语言,已经得不到同以前一样的响应了。一些实现‘美国梦’的标志,正在成为负担——贷款买房的代价太高;有两辆车的话,债务就更高了;再加上孩子上大学。这些贷款的成本,正在让越来越多美国人的情绪变得矛盾起来。他们不确定,上大学到底值不值。”

  这并非完全是经济衰退所导致的,尽管衰退的确有一定的影响,但期望的降低从几十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原因在于,支撑“明天会更好”这一信念的,是人们相信,只要能够保证机会平等,贫富差距是可以容忍的。但这些年来,这两者都在向着错误的方向发展——贫富差距不断扩大,而人们在经济和社会方面进步的机会却越来越少。

  从2007年到2010年,美国中产阶级家庭足足丧失了一代人的财富,他们的经济状况与1992年时相当。与此同时,2010年,中产阶级男性的实际收入,只相当于1964年的水平。美国工人的生产力仍在不断提高,美国企业仍在不断盈利。去年,企业盈利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达到自二战结束以来的最高水平。问题在于,这些利润没有返还给美国人。

  随着工资增长停滞和财富减少,生活成本暴涨。在过去10年里,家庭医疗保险成本增长了90%。过去5年里,除去通胀因素,公立大学的学费增长了27%,私立大学的学费增长了13%。一个向来以思想超前为荣的国家,正在放任自己退步。

  这种倒退的根源并不难找到。新经济学基金会的高级经济学家詹姆斯·米德韦说:“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是去工业化。在西方,制造业过去曾为技术工人提供了薪资有保证的工作,但这些工作机会如今大都流向了新兴经济体。”

  两党都认为金融去监管化和国际贸易自由化为这种失望打下了基础。两党都在指责对方造成了这一切。谁都无能为力,因为造成这种局面的经济利益,也成就了这些政治家。

  报道称,美国这个所谓自由世界的领导者,正在成为一个低工资经济体,它的社会阶层的结构比其他国家更苛刻,它的中产阶级正在贫穷与不稳定之间摇摆。缺乏有效合理的工资薪酬体系,作为“美国梦”基石的职业伦理,是无法发挥作用的。

 

 

来源:《参考消息》2013925日第8

      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cankao/2013-09/25/c_132748835.htm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