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教师竞争过度,合作欠缺

长期以来,“引入竞争机制”成了不少单位和组织进行改革的重要目标和工具,营造这种机制确实给吃了多年大锅饭的中国社会带来巨大变化。不过,我们虽学会西方的自由竞争,却不曾学会市场经济的信仰基础,出现信仰道德真空,很多领域已出现严重的过度竞争。

  人们以往常用过度竞争描述一些中国企业的经营行为,实际上多年以来整个中国的社会氛围已经变了,人与人之间的过度竞争同样严重。当今一些人流行的世界观是什么?极端个人主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拉帮结派,打击竞争对手,道德没底线。整个中国社会的竞争不仅十分充分,而且过度,所欠缺的其实是合作精神。

  以前我们讲“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强调建立“单位内部人与人的互助合作关系”,其制度环境是人员不流动。这种不流动自然有一定问题,所以改革开放以后,我国逐步实现劳动力自由流动,彻底纠正单位内部“大锅饭”的不合理现象。而事业单位如高校仍有铁饭碗,教师的待遇收入并不完全市场化,这是正确的,但铁饭碗含金量大大降低,教师大部分收入来自于第二职业,基本工资只是保障。而在有些高校,一线普通教职员工的正常收入相当微薄,仅仅能维持体面的温饱而已,但是如果论文数量、刊发层次、申请课题不到位,就很容易被一票否决,不仅会被扣除部分收入,个别人还面临降级聘用。这种做法其实就是在鼓励大家进行过度竞争,千方百计去发论文,去靠上标准,才能在校园里安身立命下来。这种情况下,谁还会真的重视科研和教学?

  过度竞争的另一面就是伤害合作精神。中国科研人员过去在艰苦的条件下攻坚克难,取得两弹一星等丰硕成果,很大程度上靠的就是中国学者内部合作、协调而不是竞争的关系。虽然时过境迁,人们对长期竞争、相互合作的认同度依然相当高。前几年,我们学院进行评职称工作,当时三年没评,积累了不少问题,报名者与名额之比达到五比一甚至十比一,人人竞争,矛盾很难调和。我们用传统观念统一思想,指出高校与企业不同,大家要长期共事,长期竞争与合作,因此要懂得谦让。我们不能保证每年每人满意,但可在一个时期如三五年内达到基本公平。当时,我提出条件相似党员让非党员,年轻的让年老的,评博导可以破格,但评教授要承认老教师的教学经验。这种做法得到一致拥护,说明即使竞争激烈,只要制度设计合理,合作也能得到兼顾。要让大家长期共处,就不能鼓励“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流寇作风,不能搞恶性竞争。

  这样的经历,说明对于处理基层单位积重难返的问题,对于复杂人事矛盾的处理,只要认真对症下药,都会有效果。由过度竞争衍生出的各种问题,不可能自然消失,反而会在各种简化的硬指标指引下,变成严重的不公平,甚至威胁内部团结和社会稳定。笔者并不排斥竞争,中国也需要竞争带动整个社会进步,但我们应对过度竞争泛滥于社会每个角落有所思考。(作者杨帆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来源:《环球时报》2013917日第15

      中国经济网 http://views.ce.cn/view/ent/201309/17/t20130917_1511592.shtml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