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梦的代价是什么?

《日本时报》网站426发布了一篇题为“美国梦的代价(作者大阪大学未来战略机构教授凯文·拉弗蒂)”的文章:

文章认为,美国这个现代凯恩斯主义国家已经破产,它只能机械地念着关于刺激“需求”的空洞咒语,时不时将投机横财慷慨地施予最顶层那1%的人。奥巴马总统比所有人都应当质疑“伟大的美国梦有什么代价?”事实上,美国梦对许多人来说变得负担不起了。

 

    本月初,美国的经济学家等专家学者纷纷做出猜测却都大错特错。他们一致认为,3月份会新增18万个就业机会,误差约几千个。但实际数字只有8.8万个。虽然每月数字有时会涨落不定,但这说明美国经济陷入了严重困境。

 

    就业形势不乐观

    更令人担忧的是,如果拨开表面,就会有充分理由对美国经济状况感到惊恐。从短期来看,政治僵局开始造成危害;从中期来看,贝拉克·奥巴马总统比所有人都应当质疑“伟大的美国梦有什么代价?”

    答案是,美国梦对许多人来说变得负担不起了。这正符合那个经典回答:如果你要问某件东西的价钱,那说明你买不起。

    至于3月份的数据,就连最天性乐观的市场也为之一震。奥巴马政府和国会共和党人未能就预算问题达成协议,致使自动削减预算计划生效,3月份报告正是该计划生效以来的第一份报告。

    专家学者纷纷作出兴衰预测。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资产近2万亿美元的全世界最大债券基金———的首席执行官(CEO)穆罕默德·埃里安称这份报告“有点让人感到不安”。经济学家布拉德·德朗撰文很干脆地说:“这是一份糟糕的就业形势报告。”

    在这些引人注目的数字掩盖之下是各种令人忧虑的指标。就业人数与成年人口总数的比率为58.5%,与一年前一模一样。劳动力参与率在过去一年里下降了0.5%,现在处于3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美国年轻人谋职艰难。官方的25岁以下美国人失业率为16.2%,是人口整体失业率的两倍以上。但这个官方数字低估了现实,因为它只计算了想工作却找不到工作的人。

    许多人似乎根本就放弃了。美国年轻人的劳动力参与率急剧下降,从2007年经济开始衰退以前的59.2%跌至54.5%。假如把根本懒得找工作的人包括在内,25岁以下美国人的实际失业率将是22.9%

 

经济被富豪控制

    批评者开始提出关于低利率和货币宽松政策是否奏效的相关问题。

    罗纳德·里根总统时期的白宫预算负责人戴维·斯托克曼上周引起轰动,他指责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运转着一个“连环泡泡机”。斯托克曼宣称,美联储的政策带来的好处从未扩散到华尔街以外。

    美联储的政策实际上被比作推绳爬坡,危险在于它只会造成资产价格上涨而对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毫无影响。

    就业机会的创造开始遭受来自政治僵局的双重打击:工资税上升掏走人们兜里的钱,致使消费者在支出自己仅剩的一点收入时更加谨慎———假如他们有工作的话;自动减赤机制还导致联邦支出减少,这既有损于就业机会又有损于信心。

    令人惊讶的或许是,面对政治僵局和经济增长受损的前景,股市始终保持乐观。美国经济被超级富豪控制的可能性应当引起切实担忧。

    最高法院大法官路易斯·布兰代斯几十年前曾告诫说:“我们可以拥有民主,也可以拥有集中在一小撮人手里的财富,但不可能二者兼得。”

    从那以来,美国大公司的规模、收入、权势和影响力不断增长。沃尔玛百货公司的年销售额超过4400亿美元,比全世界除了25个国家以外所有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都要高。阿根廷在世界银行的排名表上位列第25,它的GDP4460亿美元。排在第26位的奥地利是4200亿美元。

    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在《文明的代价》一书中写道:“通过竞选融资、公司游说以及政府和工业之间的职务旋转门,公司财富转化成政治权力;通过减税、放宽管制以及政府和工业之间的互惠合同,政治权力进一步转化成财富收获。财富产生权力,权力又产生财富。”

    他尤其提醒人们注意在权力走廊呼风唤雨的四大工业群体:军工复合体,美国前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在告别演说中对此有过提醒;华尔街-华盛顿复合体,其权力经由政府和金融之间的旋转门而增强;石油巨头,它有军方关系;医药行业,其产值占美国GDP17%

 

收入差距创新高

    《纽约时报》概述了斯托克曼在一本鸿篇巨著中的观点:“这个现代凯恩斯主义国家破产了,瘫痪了,只是机械地念着关于刺激‘需求’的空洞咒语,尽管它培育着一种变异的裙带资本主义,时不时将投机横财慷慨地施予最顶层那1%的人。”

    为此,右派、左派和中间派都辱骂他,最温和的敌对说法是:斯托克曼“是最招人厌烦的花花公子”。

    斯托克曼与其他众多批评者一样,对那贪婪的1%提出抱怨是有道理的。《彭博商业周刊》去年曾撰文讲述了芝加哥一名麦当劳员工的故事,为了每周工作达到40个小时,他不得不在两个门店打工。他必须在两个班次之间用力搓洗,因为身上的气味太难闻了。他每小时挣8.25美元。根据3月份就业形势报告,美国的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34.6小时,平均时薪上涨1%,为23.82美元。

    假如这名麦当劳员工想挣到他的终极老板、麦当劳CEO詹姆斯·斯金纳一年就能挣到的880万美元,他就必须每周工作40小时,全年无休地连续工作550年。

    一线员工与老板之间的收入差距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扩大。1950年,美国年薪最高的CEO的收入只有车间工人的40倍。

    更糟糕的是,美国的老板们已经忘记了亨利·福特的理想。福特在1915年决定让他的工人每天挣5美元,据他估算,这份薪水足以让他的工人买一辆T型福特车,并允许福特车批量生产、相当不错的工资水平以及有利可图的投资样样不缺。

 

 

来源:《参考消息》201343010

     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3-0430c_124648625.htm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