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穆斯林的葬礼》

 

新月是幸福的,在刚刚到来的少女时代便找到了真爱;但也是不幸的,不仅仅是因为信仰不同所造成的隔膜,还有那份许是因为来的太早的幸福,又来得太容易,却又只能用来世再续的寄托来收尾的遗憾。
    韩新月是幸福的,因为她是故事里唯一一个在真爱里出生,又是唯一一个在真爱里死去的。
 韩天星没有出生在真爱当中,因为韩子奇和梁君璧的相守一生根本谈不上是爱情的使然,也许他们更适合做一对一生一世的师兄妹或者亲兄妹,但是戏话般的命运却把他们二人结合在了一起;楚雁潮没有出生在真爱当中,因为他出生的时候,他的父亲早已不知何处,并且给他的人生留下了永久的阴影;陈淑彦没有出生在真爱当中,显然,对于她父母的结合,更多的只是那个封建时代的产物,由此可以想象到梁君璧和梁冰玉也应该是出生在一个没有真爱的家庭里吧——梁亦清始终都埋头在他的水凳上制作着玉器,直到最后的“无常”也是在自己的工作当中,而她们的母亲呢?则是在贫困和疾病当中走完了自己的一生,这和当时中国大多数的家庭并无多大区别;韩子奇更不可能出生在真爱当中,因为他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知是谁,如果不是吐罗耶定肯带他去朝圣,那么肯定就永远也不会出现过堪称“玉王”的“玉器韩”和他曾引以为豪的奇珍斋了吧,也就更不会有后来一段段错综复杂的演绎。
爱情是什么,也许爱情真的就是楚雁潮所说的那样:爱情就是奉献,就是给予。也许爱情就是卡尔·马克思写给燕妮情诗里的“请让我叫你相信,我只盼一件事情,给你献上我的心灵,和这心灵中蕴藏的全部感情。
    但爱不是,爱是每个人都有的权利,想爱谁就爱谁,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在把爱和爱情混淆着。因此,他们在行使自己爱的权利的同时都注定要伤痕累累。
    几乎所有人都在为爱情近似疯狂的追求着,也都在为所谓的爱情而不惜一切的付出着:
    梁冰玉曾因杨琛而对爱情充满着惊喜,对未来寄托了无限的希望,在燕园里享受着爱情,但也因对杨琛的重新认识而感到不安,心痛,对能够逃离燕园,逃离北平而获得一丝的心灵安慰,也许,她永远也不可能像张爱玲那样为着对胡兰成的爱而被弃道义;亨特先生家中,她曾因奥利佛的追求而深感惊恐,但也为奥利佛的离开而深感痛惜,几经折磨,仁慈的真主终于将渴慕已久的爱情降临在她和奇哥哥的身上,并且产生了爱情的结晶——新月,但现实的一切却最终使她不得不选择离开她所心爱的韩子奇,离开她魂牵梦绕的家,更不得不离开她和韩子奇彼此都视若生命的新月。
战争让无数的家庭破碎,但却让梁冰玉和韩子奇结合在一起,战争的结束让无数的亲人开始走向团聚,但又无情的让梁冰玉和韩子奇从此分别。
    有所不同的是:从此世间便多了一个即幸福又不幸的韩新月。
    韩子奇终于在生死未卜的伦敦避难中在冰玉的身上找到了真爱,但最后却不得不回到那个和他并没有爱情但又成为夫妻的璧儿身边,为了这个家,为了奇珍斋,为了天星,为了“玉王”的称号,当然也为了这个并不是回回的但又要受到回回教义的约束和道德的满足。
    韩天星曾钟爱着容桂芳,当他在为这份即将走向公开的恋爱而充满希冀的时候却永远的失去了他的爱情,但当终于和陈淑彦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后才知道原来一切都如此可笑,但他却无力抗争,每天的工作里,面对擦肩而过的小容子的不理,面对清真食堂里师傅的鄙视和同事们的嘲笑,他只有一如既往的一言不发,是啊,因为他还要对着自己的妻子和尚在腹中的孩子负责。
    谢秋思在唐俊生那里得到的只是失望,因此后来将爱情的视角转移到了班主任楚老师身上,但是,她错了,错的不是自己,而是爱情的本身,因为爱情是需要两个人的互相倾慕,这不是她一个人可以决定的事情,因此,谢秋思最终所面对的不仅仅是唐俊生的捣乱,郑晓京的教育和同学们的鄙夷,而是内心深处里只能恋着却永远也无法接近的楚老师。
 
   未名湖畔,备斋的灯光是那么的亲近,但又那么遥远... ...
   楚雁潮或许是唯一敢于为真爱坚守的吧,学生和组织对他的议论没能阻止的了他对韩新月的渴慕,母亲和姐姐的劝说丝毫减轻不了他对韩新月的倾心,韩伯母的直接拒绝也阻止不了他对新月的爱意,更何况是人为创造出来的信仰的隔阂呢?
    诚然,爱情最终应该是属于他和韩新月的,因为他的爱最无私无价,正如他说的那样,爱不是可怜和要求回报的,更不是嫁娶的目的。因此他得到了的是新月同样没有丝毫杂念的爱情,但是这一切又是那么的短暂,那么的遗憾,但又那么的知足。
    新月是幸福的,那是在外人的眼里,但新月又是不幸的,这是在除她以外所有家人的眼里。新月是不幸的,这是在所有人的眼里,但她又是幸福的,因为这是她可以体会到的。新月现在的不幸缘于那曾经的幸福,而她现在的幸福却也正是因为那曾经无尽的不幸。
    生命的开始不一定就是爱情的结晶,但生命的终止也永远无法使真爱结束,就像千百年的《梁祝》依旧在以不同的方式在人世间流传。
    爱本无错,她是每个人都可以享有的权利,就像唐俊生可以爱过谢秋思,谢秋思可以爱过楚雁潮,楚雁潮可以爱过韩新月... ...
    但爱情呢,她却不是一个人可以搭建起的天堂,爱是火,那么也需要有持续不断的燃料来支持。爱情,需要两个人的相互倾慕,就像曾经热恋中的韩子奇和梁冰玉的爱情,就像昙花一现的韩天星和荣桂芳的爱情,也就像幸福在当下的楚雁潮和韩新月。
    婚姻不一定是由爱情建立起来的,也不一定是靠爱情来巩固和延续下去的,就像韩子奇和梁君璧的婚姻,就像韩天星和陈淑彦的婚姻,更像是梁亦清夫妇,陈淑彦的父母等等很多当时封建伦理下产生的家庭,谁能说他们之间有过爱情呢?
   而爱情也不一定要以婚姻为目的,相反,没有婚姻作为目的,爱情也许会更高尚,就像楚雁潮与韩新月,明知不会有结果,却依旧在深深的爱着。生命已经结束,爱情的声音却依旧在冥灵之中回荡。
   多少人为了追求爱情而奋不顾身,但又有多少人能因为爱情却可以坚守一生?
   毕竟我们一生会遇上很多人,而真正能停留驻足的又有几个?
   故事结束,究竟该是悲是喜?
   回头发现,连我们自己都是过客。

                                                                                                                            人文学院 张玉旺 来稿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