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的大象

 

         “房间里的大象”( The elephant in the room)是一句英语谚语,用以指明明显而易见的事实,很多人却视而不见。那些触目惊心的存在却被明目张胆地忽略甚至否定的事实,用作者的话来说就是“我们知道,但是我们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该知道”的事儿。
         是不是和某些故事很像?没错,“皇帝的新衣”就是这样典型的“房间里的大象”的故事。当所有人眼前看到那个滑稽的光溜溜的皇帝的时候都知道这是假的,可是没有人揭穿这个所谓的大象的存在。
         这本书就是一本关于沉默及语言的故事。沉默是金,人们常说。尤其是我们国人,经常用来告诫自己:言多必失,祸从口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甚至食不言寝不语,亦或观棋不语真君子。总之就是,该闭嘴的时候就要闭嘴,老祖宗也只能帮到你这里了。难道我们真的要沉默吗?如果房间里的小象慢慢长成了大象呢?掩盖事实的成本是否在不断增加?作者在书中给了我们肯定的答案,随着大象越来越大,付出的成本和花费也越来越大,当然目击者的增多也意味着出现“叛徒”的可能性增大。孩子的一句“皇帝没有穿衣服”的疑问,使整个事件清晰起来。原来戳穿谎言也如此容易,简单。
         其实这是一本出自美国人之手的书,相比我们的国家,美国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也已经有很多人感觉到身边无处不在的大象。我们是否也应该惊醒顿悟?
         书中第六章的文字很有意思,其中一个段落取名为“留面子”。我并不知道这是作者的本意还是翻译在译著时一时兴起。但是我很喜欢这个总结。中国人太要面子。从始至终,从出生到死亡,无时无刻都在保护着脸上的那一亩三分地。升学、结婚、生子、工作到最后的入土为安,面子是何等重要。就连和邻居家孩子的逗趣的话,都要考虑到邻居的面子问题而思考是否要问孩子学习如何,近况如何。所以往往我们脱口而出的都是一些及其主观的陈述句:这孩子真可爱……
         说回到大家都很了解的那个故事,皇帝的新衣。其实这个故事的原版是说如果一个人是私生子,才会看不到这件神奇的衣服。而最后拆穿真相的也不是个孩子,而是一个朴实的民众,他说“要么我就是瞎子,要么就是您什么都没穿”,随即每个人都说话实话,直到国王和其他人都不害怕,也说出自己所见。这是流传于14世纪西班牙的故事,5个世纪之后被安徒生重新改写,才有了脍炙人口的版本。当然原版的故事反应更多的是当时的社会现实。国王在看到衣服之初就知道自己什么都没看到,可是如果承认了,是否就意味着承认自己是私生子。这在当时极度重视礼教及王室血统的西班牙是绝对不允许的。于是他利用自己国王的权威,说出了一句假话:这是一件好华丽的衣服。周边的人同样害怕皇帝的权威而附和着。这就是导致沉默发生的最本质的东西,怯懦。人们害怕权利,害怕高压,害怕失去升官发财的机会,害怕失去房子车子,于是这种沉默成了一种惯性,成了出于自我保护的惯性机制。
         当然,很多时候人们沉默只是为了靠近主流。就如现在的社会,“非主流”这个词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形容词,而成了一个群体的代名词。一个“非”否定了群体的主流性,简单的将两股力量分割开来,其实本来到这里就可以打住了,这个群体只是比较独特而已。可是慢慢的,“非主流”已经快与“下流”、“不入流”划等号了。这是为什么呢?不主流,便不入流。这就是社会现实,让我们都害怕被划分进主流以外,所以很多与主流不那么完美契合的言论甚至想法,都被压抑,淹没在主流中。然而,社会是多样的,言论思想也是多样的。打破沉默,揪出大象才是促进发展的途径。说出皇帝正光溜溜的逛大街,才会揪出背后那些龌龊的小人和一些无法放在阳光下审视的思想。说出地球是围绕太阳运行的圆球,我们才打开了探索宇宙奥秘的大门。
         金子闪闪发光价值连城,银子从自古以来也是货币价值的衡量者。两者本来就没有区别,为什么一定要分个高下,只是告诉我们,都那么重要,不要摒弃任何一个。
         其实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沉默是金还有下半句,那就是,雄辩是银。
 
书名:房间里的大象
作者:[美]Eviatar Zerubavel    胡缠译
重庆大学出版社  2011年出版
 
馆藏地:一校区210室
                二校区309室 
索取号:C912.6/19
 
 
 
                                一区读者服务部   王喜云

点击微信扫一扫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