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力?顿悟?新发现——读《非凡视觉:摄影大师的构思与创作》

2012-01-08 00:00

创造力·顿悟·新发现

——读《非凡视觉:摄影大师的构思与创作》

偶然的原因喜欢上了摄影,便会自觉不自觉地翻看一些摄影方面的书籍。可

当我阅读美国著名摄影师奥维克所著的《非凡视觉:摄影大师的构思与创作》一书时,我惊讶地发现,这本书远不止谈摄影,更是谈创造力、顿悟和发现。因为作者Chris Orwig是著名摄影师、专业教师和作家,是美国顶级摄影杂志 LayersPhotoshop User的特约撰稿人,他的多重身份也印证了这一点。该书中明确指出不仅会有摄影师的读者,也会有非摄影师的读者,因为,哪个灵魂不需要适度灵感的注入、崭新远景的呈现和新鲜空气的纳入呢?

 

作者在第一部第一章先是谈了诗歌和摄影。诗歌是用文字表达,摄影是用光影表达,一首诗呈献给读者的是一个画面,而一个画面也是一首无字的诗。我想确实如此。我曾经偶然看到一幅摄影图片:白桦树被恶意剥皮后枯萎而倒。我们都知道白桦树的树皮上有着一只只眼睛,那是白桦树的皮被破坏而留下的伤口,树皮大面积剥去就会枯萎直至倒下,那一圈圈美丽的年轮也面目全非。当我看到那幅图片时不自觉地写下了这样的诗句:“……我眼角的泪滴/是破碎的心汁//破  碎的又何止是心汁/还有岁月美丽的涟漪……”

 

我想这就是创造力吧。因为想到白桦树也是生命,感悟到了白桦树也需要爱护,便发现其中更深刻的东西,也想到了人,才会有所感有所悟,于是笔端自然流淌出那些诗句。就像保罗·亚顿所说:“创造力就是想象力,想象力属于每一个人。”作者奥维克也说到:“想象力是激发生命活力的血液,在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更是如此。想象力不是那些能被捕获住、被任意寻回的东西,所以这正是想象力的价值所在,它是无限的、永无止境的。”

 

其实,在看似平常的画面中或者是很枯燥的科研试验中也蕴含着很多难以扑捉的瞬间,为何不把它们定格在那一刻呢,或是用文字,或是用光影。作者在这一点上已经阐述的非常明确,我只就身边的说一说。材料专业的学生常常要分析一张张扫描电镜图片,那微弧氧化后看似生硬的陶瓷膜其实也有很美的形貌,像火山喷发后的堆积一样,当我对着那些图片时,不由自主地写到:火花弧的撞击/扫描电镜下的纹理/最美的画笔也难以企及//你真的很美  很美/像那火山喷发后的堆积/肩并着肩紧紧连在一起。

 

确切地说,我不是为写诗而写诗,只是在那一刻思绪飞到了那棵白桦树、那火山喷发后的地貌,便用文字描述了那些图片或是形貌。也正是那些图片或形貌让那些文字如同天外来音一样响在我的耳畔,流淌在笔端。李白曾挥毫写下“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那样壮观的诗句,令人如临其境感受那庐山瀑布向下倾泻的磅礴气势。而王维在《使至塞上》中更是描绘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那塞外雄奇瑰丽的奇观。同样的一个“直”却是不一样的景象、不一样的心情,这是中华文字的妙处,更是诗人的想象力使然。而摄影图片同样凝聚了摄影者在某一瞬间的想象力,让人从不同视角发现其中所蕴含的深意。

 

这里除了想象力之外还要善于观察,否则眼中无物心中如何有景,又怎么谈得上顿悟和发现呢?世界科学巨匠爱因斯坦的结论: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世界上的一切,推动着进步。”

 

我深知,我的文字不足以真正道出作者所要阐述的内核,只能是我的点滴体会,而那些所谓的诗句也只是兴致使然,但我愿与各位读者朋友切磋探讨,交流读书的体会、写作的乐趣,分享这个过程独有的快乐。

一区读者服务部  凡鸟

2012-01-08

附该书信息

 

 

 

 

 

《非凡视觉:摄影大师的构思与创作》

    () Chris Orwig?奥维克

           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0

TB86/67

 

馆藏地点:一区中文科技借阅室(306室)

点击微信扫一扫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