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向

2013-05-17 00:00

 

昨天收到了Gamina的邮件,简单却语气坚定,她说:可,我决定回家,就在圣诞节。
即使是我,也能感受到一点的诧异。
这个特例独行的女子,从剑桥大学拿到博士学位以后就开始执着地完成自己周游全球的梦想,从欧洲到美国,从南非到中国,我以为她早已习惯了这种四处漂泊,一直行走的生活状态。
前段时间,我带Gamina在重庆旅游的时候,还告诉她说自己真的很羡慕她的生活方式,到过足够多的地方,也用有足够多的经历。Gamina只是淡然一笑:“可是年轻人,我都快三十了,我想我还是会回国,和我的丈夫安定下来,好好享受家的感觉。我们会在木床台与青灰色的屋檐上种满雏菊和风信子,我们会在厨房里一起做安列蛋和意大利面条,我们会在阳光下次一起亲吻我们的baby。”
我抬起头来,就能看到Gamina描述这一切时脸上呈现出的幸福感
就如同是隐匿于车窗背后的阳光一样,大片大片地倾泻下来,最后只留下我们站在如此奢侈的明丽涂滩中,沐浴莫大的温暖。
我知道她会回家,只是没想到这个决定会被做出地那么突然和坚定。
我们每个人,大概都会有这样一段内心涌动的青葱岁月,固执地发誓说要离开家,离开故乡,去寻找直属于自己的远方。最后无论是否返回,却都一定会在挫败地筋疲力尽的时候,不约而同地将离别之初关于童年,关于家园的记忆,渐渐地隐讳在乡愁汩汩而来的那个方向。
可是,当我们春风得意的时候,却很少会有渴望回家的冲动。似乎在此刻,家人,故乡以及儿时久违的质朴都如同轻易淹没我们的空气般寻常地不值一提。
“历经世事之后,才开始发觉,最终能够安慰我们的只有家的熟悉感。”亦舒一语就道破了其中的玄机。
突然想到了金农,这个被后人评价为扬州八怪之首的绝代才子。
在一生的奔波与流离之后,面对空寂无人庭阶面前那一池的碧荷,只幽幽地浅吟出略带伤感的词句:“记得那人同坐,纤手剥莲蓬。”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尝遍了人世间的荣华与炎凉,最后能够清楚记得的,还是只有年少记忆中,关于故乡,关于故乡那个青梅竹马女子的全部记忆。
细雨下,点碎的落花声荡开了淡淡思乡的惆怅。
想到当年法显大师走过西奈的沙漠,跨国米兰的高地,越过伊朗的山脉,最终到大乘佛教鼎盛之地键陀罗时,在锡兰的集市上发现一片白绢,一眼就人的是中国织造,便泣不成声。只是这一小卷的丝布,又怎能承担的起一个异乡游子对故都的种种虔诚和留念?
所谓的家与故乡,必然是凌驾于一切物质之上让人内心最为渴望停靠的驿站。
在沙哈拉三毛的家中,无论是昂贵的天堂鸟或是卑贱的荆棘,一旦被细心地插放,便都是美丽。这个内心细腻的女子,做在乎的只是和荷西一起,享受来自于家的甜莹温暖,即使是在天涯异域,也能够带着这份甜莹的智慧将漂泊路上许多凄怆的际遇描写的生气勃发,不是不知道忧愁伤感,只是家庭所能给予的莫大鼓励告诉她生命中还有比忧愁更为坚强的东西。
此时的印度支那,露水微凉,姜花盛放,一朵一朵都如同是杜拉丝的绝望,这个精致的无懈可击的女子,眉宇间有着过眼云烟的淡定,她终于在疲惫与厌倦之后,在故乡的起点,找到平息自己绝望内心的最好方式。无论在何处,姜花之上的露珠都折射着同样的月光,千里之外,亦共此时。
人生苦短,经不住几次的告别,次写了春红,辞谢了流水,辞谢了故乡,辞谢了友人。只谢得两鬓飞霜,终于还是在暮色薄凉,独自凭栏时感叹一句:“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只是这一页的扁舟,独泛于江中,载不动绵延的乡愁,载不起淡淡的惆怅。
巴黎左岸的Dumdam咖啡馆,推开窗户就可以看到整个日曼尔大街上成排的梧桐树,沙特坐在波伏娃的对面,给近在咫尺的爱人写情书,一直都无法理解他们洒脱的爱情,可是在那一刻,能够仍沙特这个风流的男子安静下来的,也不过是波伏娃能够给与他来自于家的温暖与安宁。
记得很多年以前,我在看提香《麦金色的家乡》油画时的震撼,大片大片华丽的金色播洒在故土广袤的田坎间,乡村的姑娘们,赤脚踏在故土柔和的泥土上,在微风的安抚下尽情地奔跑,来自故乡的温暖与甜美就在家园篱笆外雏菊的幽香中一点一点地弥散开来。
很多时候,我都会想到那个曾经醉了陶潜,醉了苏轼,而后又醉了后世许多文人墨客的武陵源,这个被文字渲染了道家仙踪的寻常巷陌,寄托着中国士大夫历经官场颠簸后总归是渴望还乡的思绪,小桥、流水、杏花,处处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寻常人家,平常故乡,在心灵疲惫之后,却总能给人莫大的慰藉,而这样的爱与温存,足以与世事对抗,将会我们,怎样在波澜壮阔的生活面前,进退自如。
我知道,这个城市再大,都总会有一盏来自于家与故乡的明灯为我而亮。即使我们固执地说自己不恋家,可是无论我们在告别家乡的路途中走得再快,隔得再远,却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它络绎不绝的温暖所在。
晚上,我在给Gamina的回信中写道:年轻的时候不懂得,心之所向,其实就是故乡。

 

                                                                                           袁可 同学

点击微信扫一扫

最近留言

没有数据
扫描二维码访问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