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之眼,看《看园林的眼》

 

中国园林应该说是“文人园”,其主导思想是文人思想,或者说士大夫思想,因为士大夫也属于文人。其表现特征就是诗情画意,所追求的是避去烦嚣,寄情山水。
陈从周先生大约是当代中国惟一不能画图纸却可以设计园林的古建筑专家。因此,同济大学那些学工程出身的教授们对学中文的陈从周在园林界的声誉有些莫名其妙,而从周先生则以为,我国园林,与诗词曲画,同一意境,若无文艺修养,“正如工程家造园,终少韵味。”他说,中国园林,讲究以少胜多,余味无穷,像一首小令,而不是长篇大作。我们编辑他的《看园林的眼》一书,有意将书编得像一个令人留连的苏州园林。
陈从周看园林的眼,是一双诗眼。他常从诗的角度来欣赏园林,他说“游必有情,然后有兴,钟情山水,知己泉石”,然而情从何来?不是触景就可以生的,而是从文化修养中来,因此,他诗云“无书游旅等盲君”,这个书,不是导游图书,而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书。他断言:“中国园林应该说是‘文人园’,其主导思想是文人思想,或者说士大夫思想,因为士大夫也属于文人。其表现特征就是诗情画意,所追求的是避去烦嚣,寄情山水。”
而在士大夫花落、“文化大革命”火起之后,他眼见缺少文化的旅游局官员们面对大好河山妄加“改天换地”,面临优美园林妄加“改革开放”,使天地失色,园林受辱,不免露出金刚怒目之眼:“以筑公路法而修游山道,致使丘壑破坏,漫山扬尘,而游者集于道与飙轮争途,拥挤可知,难言雅兴。”
“今西湖白堤之柳,尽易新苗,老树无一存者,顿失前观。‘全部肃清,彻底换班’,岂可用于治园耶?”
“如今风景区以园林倾向商店化,似乎游人游览就是采购物品。宜乎古刹成庙会,名园皆市肆,则‘东篱为市井,有辱黄花矣’。园林局将成为商业局,此之名:‘不务正业’。”
于是,陈从周看园林的眼,便成了泪眼,面对如花似玉而香销玉殒的园林,“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本书入藏于:土木楼流通
索 取 号 :TU986.62-53/C37

                               一区读者服务部   马骏波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