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风水与建筑结构的微妙关系

结构从来就是一门很深的学问。研究组织结构,或许可以从建筑结构的奥秘中得到某些启发。
    1、“三尖八角”的中银大厦
    香港中银大厦地上70层,地下4层,总建筑面积12.9万平方米,楼高315米,加顶上两杆的高度共有367米,是香港的标志性建筑。它的外形如同节节上升的竹子,寓意 “节节高升”,象征力量、生机、茁壮和锐意进取的精神,建筑呈多面棱形,好比璀璨生辉的水晶体,在阳光照射下色彩斑斓,夜空中更是璀璨夺目(见图1)。香港中银大厦之所以能在高楼林立的香港中环区“出人头地”,胜就胜在其独具匠心的建筑结构。



图1 香港中银大厦

    众所周知,香港中银大厦是建筑大师贝聿铭的作品。香港中银在贝聿铭心中一直占据一份特殊的情感。贝聿铭的父亲贝祖诒1918年创办了中国银行香港分行,童年的香港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成功设计中银大厦无疑是对父亲荣耀的延续。可是许多人并不知道,当初承担香港中银大厦设计任务时,贝聿铭面临了种种局限和挑战。
    首先是位置不好,四周都是高架道路,空间局促。
    其次是地皮面积狭小,大厦基地面积约8400平方米,要在高楼林立的香港中环区“出人头地”,唯有向高空发展,而向空中发展将不得不充分考虑台风因素的影响。
    三是预算控制。建造中银大厦只有1.3亿美元的预算,而在不远处的汇丰银行总部大楼的预算资金是10亿美元。
    四是风水不好。二战时日军总部曾占领过这块地皮,不少香港人认为,那些受尽折磨的囚犯依然阴魂不散,在那一带作怪。
    除以上四个因素以外,还有一个特别的挑战则来自于政治因素。建造香港中银大厦是中央的决策,有香港回归的背景,中央对香港中银大厦的设计和建造寄予厚望也充满期待。中银大厦不仅仅是一座建筑,它更是中国银行在世界银行界显著地位的象征,它不仅要让老殖民地的其它标志性建筑相形见绌,而且还要象征香港美好的未来前景。
    贝聿铭及其设计团队经过极为周密的思考和研究之后,决定采用合成的超强结构体,即以钢组构成盒状,内灌注混凝土,做为抗风力暨承重的主干。整座大楼采用由八片平面支撑和五根型钢混凝土柱所组成的混合结构“大型立体支撑体系”,室内无一根柱子。这种极富创意的结构具有如下独到之处:
采用几何不变的轴力代替几何可变的弯曲杆系,来抵抗水平荷载,更加经济。
利用多片平面支撑的组合,形成一个立体支撑体系,使立体支撑在承担全部水平荷载的同时,还承担了高楼的几乎全部的重力,从而进一步增强了立体支撑抵抗倾覆力矩的能力。
将抵抗倾覆力矩用的抗压和抗拉竖杆件,布置在建筑方形平面的四个角,从而在抵抗任何方向的水平力时,均具有最大的抗力矩的力偶臂。
利用立体支撑及各支撑平面内的钢柱和斜杆,将各楼层重力荷载传递至角柱,加大了楼层重力荷载作为抵抗倾覆力矩平衡重的力偶臂,从而提高了作为平衡重的有效性。      
    香港中银大厦——无愧于大师的杰作。然而,在香港风水师的眼里,建成后的中银大厦“三尖八角”,煞气浓浓。它的外形看起来似一柄带有三角形尖刃的寒光四射的尖刀,而其刀刃,一面指向汇丰银行,一面指向当时的港督府。为化解尖刃煞气,它的“邻居”们还真没有少琢磨。譬如,汇丰银行在其大厦楼顶架起了四门大炮,以大炮来对抗尖刀;而港督府则在楼前种植了一排杨柳,因为杨柳轻柔可以克刚;之后兴建的花旗银行大厦则采取了呈书本开页形状的设计,其开口正好与中银大厦的尖角相对应,据说亦是为了阻挡杀气。
    2、“军刀托日”与“请军入鞘”
    1999年,上海第一高楼金茂大厦落成,高420米,外形如笋,被上海人称为"上海滩上的一颗笋" ,金茂大厦巍然耸立于陆家嘴,引人瞩目,一时风光无限。
    时隔十年,它旁边另一栋楼拔地而起,直插云霄。这栋高达492米的摩天大楼叫“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系中国大陆最高建筑。就是这栋超高层建筑的建造,曾引发许多上海市民不满乃至抗议,以至于建造方不得不对建筑结构作出修改,修改后效果图的见图2之右半部分。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系日本人投资兴建,日本公司拥有完整产权。日本设计师当初设计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效果图见图12之左半部分。从效果图上看,“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结构外形形似两把日本军刀。两把凶形恶煞的日本军刀高高耸立在陆家嘴黄金地带,此地正是陆家嘴之“咽喉”,风水师称之为“一剑封喉局”,是一个大大的“形煞“凶局。国人更是联想到,上海乃位于长江之首,长江就是中国的龙脉,一剑直插龙首,似要斩我长江龙首。
    对金茂大厦而言,“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亦有举刀割“笋”之嫌。
 

图2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设计效果图
 
    中国人从对外开放大局出发,当然不会把这幢大楼推倒。但心里无疑憋了一口恶气。中国人自然比日本人更通晓风水这一东方智慧,于是“上海中心”的设计和建造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于2008年8月28日落成启用,“上海中心”旋即于2008年12月正式动工兴建,按计划将于2014年竣工。未来的“上海中心”高达580米,将是陆家嘴3塔之首。它肩负一个重要“使命”就是要降服日本军刀。中国人自古热爱和平,从和平理念出发设计“上海中心”的结构,“上海中心”的建筑设计方案定为“龙型”方案(见图3),既不扛枪也不架炮,不与日本人搞武力对抗。从外观上看,“上海中心”像一条盘旋上升的巨龙,巨龙腾飞,能够呼风唤雨,量你小小日本军刀无法接近。更为重要的是,“龙尾”在大厦顶部盘旋上翘,形似“刀鞘”的造型,其意自明,就是请“军”入“鞘”,让“军国主义的军刀入鞘”。


图3 “上海中心”效果图,寓意“军刀入鞘”
 
    关于建筑结构影响风水之说,还有一个例子,那就是北京海航大厦与国美总部鹏润大厦(两栋建筑物的结构外形分别见图4和图5)。北京海航大厦形似锋器,于2008年11月竣工,而对面那栋豆腐形状的大楼的主人黄光裕,于2008年11月23日涉嫌经济犯罪被警方带走,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深陷囹圄的黄光裕恐怕至今也无法想明白,奉行剑走偏锋屡屡以身试法却逍遥法外有如神助的首富先生,这一回为什么没有了“解药”。我们只能说,这就是结构的力量!无论建筑结构抑或组织结构。当然,关于建筑风水之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也无意去做更多研究,但我们必须明白一点,对工商企业而言,组织结构就好比建筑结构,组织结构设计及组织结构优化的确是构建科学组织管理体系的关键。国美这家商界巨无霸,庞大的财富帝国的组织结构是否出了致命问题,恐怕更值得人们深入持久的思索。
 


图1-8北京海航大厦
2008年12月30日 落成
 
图1-9 国美鹏润大厦
2008年11月23日黄光裕涉嫌经济犯罪被警方批捕
 结构从来就是一门很深的学问。研究组织结构,或许可以从建筑结构的奥秘中得到某些启发。
    1、“三尖八角”的中银大厦
    香港中银大厦地上70层,地下4层,总建筑面积12.9万平方米,楼高315米,加顶上两杆的高度共有367米,是香港的标志性建筑。它的外形如同节节上升的竹子,寓意 “节节高升”,象征力量、生机、茁壮和锐意进取的精神,建筑呈多面棱形,好比璀璨生辉的水晶体,在阳光照射下色彩斑斓,夜空中更是璀璨夺目(见图1)。香港中银大厦之所以能在高楼林立的香港中环区“出人头地”,胜就胜在其独具匠心的建筑结构。


图1 香港中银大厦

    众所周知,香港中银大厦是建筑大师贝聿铭的作品。香港中银在贝聿铭心中一直占据一份特殊的情感。贝聿铭的父亲贝祖诒1918年创办了中国银行香港分行,童年的香港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成功设计中银大厦无疑是对父亲荣耀的延续。可是许多人并不知道,当初承担香港中银大厦设计任务时,贝聿铭面临了种种局限和挑战。
    首先是位置不好,四周都是高架道路,空间局促。
    其次是地皮面积狭小,大厦基地面积约8400平方米,要在高楼林立的香港中环区“出人头地”,唯有向高空发展,而向空中发展将不得不充分考虑台风因素的影响。
    三是预算控制。建造中银大厦只有1.3亿美元的预算,而在不远处的汇丰银行总部大楼的预算资金是10亿美元。
    四是风水不好。二战时日军总部曾占领过这块地皮,不少香港人认为,那些受尽折磨的囚犯依然阴魂不散,在那一带作怪。
    除以上四个因素以外,还有一个特别的挑战则来自于政治因素。建造香港中银大厦是中央的决策,有香港回归的背景,中央对香港中银大厦的设计和建造寄予厚望也充满期待。中银大厦不仅仅是一座建筑,它更是中国银行在世界银行界显著地位的象征,它不仅要让老殖民地的其它标志性建筑相形见绌,而且还要象征香港美好的未来前景。
    贝聿铭及其设计团队经过极为周密的思考和研究之后,决定采用合成的超强结构体,即以钢组构成盒状,内灌注混凝土,做为抗风力暨承重的主干。整座大楼采用由八片平面支撑和五根型钢混凝土柱所组成的混合结构“大型立体支撑体系”,室内无一根柱子。这种极富创意的结构具有如下独到之处:
采用几何不变的轴力代替几何可变的弯曲杆系,来抵抗水平荷载,更加经济。
利用多片平面支撑的组合,形成一个立体支撑体系,使立体支撑在承担全部水平荷载的同时,还承担了高楼的几乎全部的重力,从而进一步增强了立体支撑抵抗倾覆力矩的能力。
将抵抗倾覆力矩用的抗压和抗拉竖杆件,布置在建筑方形平面的四个角,从而在抵抗任何方向的水平力时,均具有最大的抗力矩的力偶臂。
利用立体支撑及各支撑平面内的钢柱和斜杆,将各楼层重力荷载传递至角柱,加大了楼层重力荷载作为抵抗倾覆力矩平衡重的力偶臂,从而提高了作为平衡重的有效性。      
    香港中银大厦——无愧于大师的杰作。然而,在香港风水师的眼里,建成后的中银大厦“三尖八角”,煞气浓浓。它的外形看起来似一柄带有三角形尖刃的寒光四射的尖刀,而其刀刃,一面指向汇丰银行,一面指向当时的港督府。为化解尖刃煞气,它的“邻居”们还真没有少琢磨。譬如,汇丰银行在其大厦楼顶架起了四门大炮,以大炮来对抗尖刀;而港督府则在楼前种植了一排杨柳,因为杨柳轻柔可以克刚;之后兴建的花旗银行大厦则采取了呈书本开页形状的设计,其开口正好与中银大厦的尖角相对应,据说亦是为了阻挡杀气。
    2、“军刀托日”与“请军入鞘”
    1999年,上海第一高楼金茂大厦落成,高420米,外形如笋,被上海人称为"上海滩上的一颗笋" ,金茂大厦巍然耸立于陆家嘴,引人瞩目,一时风光无限。
    时隔十年,它旁边另一栋楼拔地而起,直插云霄。这栋高达492米的摩天大楼叫“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系中国大陆最高建筑。就是这栋超高层建筑的建造,曾引发许多上海市民不满乃至抗议,以至于建造方不得不对建筑结构作出修改,修改后效果图的见图2之右半部分。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系日本人投资兴建,日本公司拥有完整产权。日本设计师当初设计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效果图见图12之左半部分。从效果图上看,“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结构外形形似两把日本军刀。两把凶形恶煞的日本军刀高高耸立在陆家嘴黄金地带,此地正是陆家嘴之“咽喉”,风水师称之为“一剑封喉局”,是一个大大的“形煞“凶局。国人更是联想到,上海乃位于长江之首,长江就是中国的龙脉,一剑直插龙首,似要斩我长江龙首。
    对金茂大厦而言,“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亦有举刀割“笋”之嫌。
 

图2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设计效果图
 
    中国人从对外开放大局出发,当然不会把这幢大楼推倒。但心里无疑憋了一口恶气。中国人自然比日本人更通晓风水这一东方智慧,于是“上海中心”的设计和建造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于2008年8月28日落成启用,“上海中心”旋即于2008年12月正式动工兴建,按计划将于2014年竣工。未来的“上海中心”高达580米,将是陆家嘴3塔之首。它肩负一个重要“使命”就是要降服日本军刀。中国人自古热爱和平,从和平理念出发设计“上海中心”的结构,“上海中心”的建筑设计方案定为“龙型”方案(见图3),既不扛枪也不架炮,不与日本人搞武力对抗。从外观上看,“上海中心”像一条盘旋上升的巨龙,巨龙腾飞,能够呼风唤雨,量你小小日本军刀无法接近。更为重要的是,“龙尾”在大厦顶部盘旋上翘,形似“刀鞘”的造型,其意自明,就是请“军”入“鞘”,让“军国主义的军刀入鞘”。


图3 “上海中心”效果图,寓意“军刀入鞘”
 
    关于建筑结构影响风水之说,还有一个例子,那就是北京海航大厦与国美总部鹏润大厦(两栋建筑物的结构外形分别见图4和图5)。北京海航大厦形似锋器,于2008年11月竣工,而对面那栋豆腐形状的大楼的主人黄光裕,于2008年11月23日涉嫌经济犯罪被警方带走,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深陷囹圄的黄光裕恐怕至今也无法想明白,奉行剑走偏锋屡屡以身试法却逍遥法外有如神助的首富先生,这一回为什么没有了“解药”。我们只能说,这就是结构的力量!无论建筑结构抑或组织结构。当然,关于建筑风水之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也无意去做更多研究,但我们必须明白一点,对工商企业而言,组织结构就好比建筑结构,组织结构设计及组织结构优化的确是构建科学组织管理体系的关键。国美这家商界巨无霸,庞大的财富帝国的组织结构是否出了致命问题,恐怕更值得人们深入持久的思索。
 


图1-8北京海航大厦
2008年12月30日 落成
 
图1-9 国美鹏润大厦
2008年11月23日黄光裕涉嫌经济犯罪被警方批捕
 结构从来就是一门很深的学问。研究组织结构,或许可以从建筑结构的奥秘中得到某些启发。
    1、“三尖八角”的中银大厦
    香港中银大厦地上70层,地下4层,总建筑面积12.9万平方米,楼高315米,加顶上两杆的高度共有367米,是香港的标志性建筑。它的外形如同节节上升的竹子,寓意 “节节高升”,象征力量、生机、茁壮和锐意进取的精神,建筑呈多面棱形,好比璀璨生辉的水晶体,在阳光照射下色彩斑斓,夜空中更是璀璨夺目(见图1)。香港中银大厦之所以能在高楼林立的香港中环区“出人头地”,胜就胜在其独具匠心的建筑结构。


图1 香港中银大厦

    众所周知,香港中银大厦是建筑大师贝聿铭的作品。香港中银在贝聿铭心中一直占据一份特殊的情感。贝聿铭的父亲贝祖诒1918年创办了中国银行香港分行,童年的香港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成功设计中银大厦无疑是对父亲荣耀的延续。可是许多人并不知道,当初承担香港中银大厦设计任务时,贝聿铭面临了种种局限和挑战。
    首先是位置不好,四周都是高架道路,空间局促。
    其次是地皮面积狭小,大厦基地面积约8400平方米,要在高楼林立的香港中环区“出人头地”,唯有向高空发展,而向空中发展将不得不充分考虑台风因素的影响。
    三是预算控制。建造中银大厦只有1.3亿美元的预算,而在不远处的汇丰银行总部大楼的预算资金是10亿美元。
    四是风水不好。二战时日军总部曾占领过这块地皮,不少香港人认为,那些受尽折磨的囚犯依然阴魂不散,在那一带作怪。
    除以上四个因素以外,还有一个特别的挑战则来自于政治因素。建造香港中银大厦是中央的决策,有香港回归的背景,中央对香港中银大厦的设计和建造寄予厚望也充满期待。中银大厦不仅仅是一座建筑,它更是中国银行在世界银行界显著地位的象征,它不仅要让老殖民地的其它标志性建筑相形见绌,而且还要象征香港美好的未来前景。
    贝聿铭及其设计团队经过极为周密的思考和研究之后,决定采用合成的超强结构体,即以钢组构成盒状,内灌注混凝土,做为抗风力暨承重的主干。整座大楼采用由八片平面支撑和五根型钢混凝土柱所组成的混合结构“大型立体支撑体系”,室内无一根柱子。这种极富创意的结构具有如下独到之处:
采用几何不变的轴力代替几何可变的弯曲杆系,来抵抗水平荷载,更加经济。
利用多片平面支撑的组合,形成一个立体支撑体系,使立体支撑在承担全部水平荷载的同时,还承担了高楼的几乎全部的重力,从而进一步增强了立体支撑抵抗倾覆力矩的能力。
将抵抗倾覆力矩用的抗压和抗拉竖杆件,布置在建筑方形平面的四个角,从而在抵抗任何方向的水平力时,均具有最大的抗力矩的力偶臂。
利用立体支撑及各支撑平面内的钢柱和斜杆,将各楼层重力荷载传递至角柱,加大了楼层重力荷载作为抵抗倾覆力矩平衡重的力偶臂,从而提高了作为平衡重的有效性。      
    香港中银大厦——无愧于大师的杰作。然而,在香港风水师的眼里,建成后的中银大厦“三尖八角”,煞气浓浓。它的外形看起来似一柄带有三角形尖刃的寒光四射的尖刀,而其刀刃,一面指向汇丰银行,一面指向当时的港督府。为化解尖刃煞气,它的“邻居”们还真没有少琢磨。譬如,汇丰银行在其大厦楼顶架起了四门大炮,以大炮来对抗尖刀;而港督府则在楼前种植了一排杨柳,因为杨柳轻柔可以克刚;之后兴建的花旗银行大厦则采取了呈书本开页形状的设计,其开口正好与中银大厦的尖角相对应,据说亦是为了阻挡杀气。
    2、“军刀托日”与“请军入鞘”
    1999年,上海第一高楼金茂大厦落成,高420米,外形如笋,被上海人称为"上海滩上的一颗笋" ,金茂大厦巍然耸立于陆家嘴,引人瞩目,一时风光无限。
    时隔十年,它旁边另一栋楼拔地而起,直插云霄。这栋高达492米的摩天大楼叫“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系中国大陆最高建筑。就是这栋超高层建筑的建造,曾引发许多上海市民不满乃至抗议,以至于建造方不得不对建筑结构作出修改,修改后效果图的见图2之右半部分。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系日本人投资兴建,日本公司拥有完整产权。日本设计师当初设计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效果图见图12之左半部分。从效果图上看,“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结构外形形似两把日本军刀。两把凶形恶煞的日本军刀高高耸立在陆家嘴黄金地带,此地正是陆家嘴之“咽喉”,风水师称之为“一剑封喉局”,是一个大大的“形煞“凶局。国人更是联想到,上海乃位于长江之首,长江就是中国的龙脉,一剑直插龙首,似要斩我长江龙首。
    对金茂大厦而言,“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亦有举刀割“笋”之嫌。
 

图2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设计效果图
 
    中国人从对外开放大局出发,当然不会把这幢大楼推倒。但心里无疑憋了一口恶气。中国人自然比日本人更通晓风水这一东方智慧,于是“上海中心”的设计和建造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于2008年8月28日落成启用,“上海中心”旋即于2008年12月正式动工兴建,按计划将于2014年竣工。未来的“上海中心”高达580米,将是陆家嘴3塔之首。它肩负一个重要“使命”就是要降服日本军刀。中国人自古热爱和平,从和平理念出发设计“上海中心”的结构,“上海中心”的建筑设计方案定为“龙型”方案(见图3),既不扛枪也不架炮,不与日本人搞武力对抗。从外观上看,“上海中心”像一条盘旋上升的巨龙,巨龙腾飞,能够呼风唤雨,量你小小日本军刀无法接近。更为重要的是,“龙尾”在大厦顶部盘旋上翘,形似“刀鞘”的造型,其意自明,就是请“军”入“鞘”,让“军国主义的军刀入鞘”。


图3 “上海中心”效果图,寓意“军刀入鞘”
 
    关于建筑结构影响风水之说,还有一个例子,那就是北京海航大厦与国美总部鹏润大厦(两栋建筑物的结构外形分别见图4和图5)。北京海航大厦形似锋器,于2008年11月竣工,而对面那栋豆腐形状的大楼的主人黄光裕,于2008年11月23日涉嫌经济犯罪被警方带走,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深陷囹圄的黄光裕恐怕至今也无法想明白,奉行剑走偏锋屡屡以身试法却逍遥法外有如神助的首富先生,这一回为什么没有了“解药”。我们只能说,这就是结构的力量!无论建筑结构抑或组织结构。当然,关于建筑风水之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也无意去做更多研究,但我们必须明白一点,对工商企业而言,组织结构就好比建筑结构,组织结构设计及组织结构优化的确是构建科学组织管理体系的关键。国美这家商界巨无霸,庞大的财富帝国的组织结构是否出了致命问题,恐怕更值得人们深入持久的思索。
 


图1-8北京海航大厦
2008年12月30日 落成
 
图1-9 国美鹏润大厦
2008年11月23日黄光裕涉嫌经济犯罪被警方批捕
 结构从来就是一门很深的学问。研究组织结构,或许可以从建筑结构的奥秘中得到某些启发。
    1、“三尖八角”的中银大厦
    香港中银大厦地上70层,地下4层,总建筑面积12.9万平方米,楼高315米,加顶上两杆的高度共有367米,是香港的标志性建筑。它的外形如同节节上升的竹子,寓意 “节节高升”,象征力量、生机、茁壮和锐意进取的精神,建筑呈多面棱形,好比璀璨生辉的水晶体,在阳光照射下色彩斑斓,夜空中更是璀璨夺目(见图1)。香港中银大厦之所以能在高楼林立的香港中环区“出人头地”,胜就胜在其独具匠心的建筑结构。


图1 香港中银大厦

    众所周知,香港中银大厦是建筑大师贝聿铭的作品。香港中银在贝聿铭心中一直占据一份特殊的情感。贝聿铭的父亲贝祖诒1918年创办了中国银行香港分行,童年的香港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成功设计中银大厦无疑是对父亲荣耀的延续。可是许多人并不知道,当初承担香港中银大厦设计任务时,贝聿铭面临了种种局限和挑战。
    首先是位置不好,四周都是高架道路,空间局促。
    其次是地皮面积狭小,大厦基地面积约8400平方米,要在高楼林立的香港中环区“出人头地”,唯有向高空发展,而向空中发展将不得不充分考虑台风因素的影响。
    三是预算控制。建造中银大厦只有1.3亿美元的预算,而在不远处的汇丰银行总部大楼的预算资金是10亿美元。
    四是风水不好。二战时日军总部曾占领过这块地皮,不少香港人认为,那些受尽折磨的囚犯依然阴魂不散,在那一带作怪。
    除以上四个因素以外,还有一个特别的挑战则来自于政治因素。建造香港中银大厦是中央的决策,有香港回归的背景,中央对香港中银大厦的设计和建造寄予厚望也充满期待。中银大厦不仅仅是一座建筑,它更是中国银行在世界银行界显著地位的象征,它不仅要让老殖民地的其它标志性建筑相形见绌,而且还要象征香港美好的未来前景。
    贝聿铭及其设计团队经过极为周密的思考和研究之后,决定采用合成的超强结构体,即以钢组构成盒状,内灌注混凝土,做为抗风力暨承重的主干。整座大楼采用由八片平面支撑和五根型钢混凝土柱所组成的混合结构“大型立体支撑体系”,室内无一根柱子。这种极富创意的结构具有如下独到之处:
采用几何不变的轴力代替几何可变的弯曲杆系,来抵抗水平荷载,更加经济。
利用多片平面支撑的组合,形成一个立体支撑体系,使立体支撑在承担全部水平荷载的同时,还承担了高楼的几乎全部的重力,从而进一步增强了立体支撑抵抗倾覆力矩的能力。
将抵抗倾覆力矩用的抗压和抗拉竖杆件,布置在建筑方形平面的四个角,从而在抵抗任何方向的水平力时,均具有最大的抗力矩的力偶臂。
利用立体支撑及各支撑平面内的钢柱和斜杆,将各楼层重力荷载传递至角柱,加大了楼层重力荷载作为抵抗倾覆力矩平衡重的力偶臂,从而提高了作为平衡重的有效性。      
    香港中银大厦——无愧于大师的杰作。然而,在香港风水师的眼里,建成后的中银大厦“三尖八角”,煞气浓浓。它的外形看起来似一柄带有三角形尖刃的寒光四射的尖刀,而其刀刃,一面指向汇丰银行,一面指向当时的港督府。为化解尖刃煞气,它的“邻居”们还真没有少琢磨。譬如,汇丰银行在其大厦楼顶架起了四门大炮,以大炮来对抗尖刀;而港督府则在楼前种植了一排杨柳,因为杨柳轻柔可以克刚;之后兴建的花旗银行大厦则采取了呈书本开页形状的设计,其开口正好与中银大厦的尖角相对应,据说亦是为了阻挡杀气。
    2、“军刀托日”与“请军入鞘”
    1999年,上海第一高楼金茂大厦落成,高420米,外形如笋,被上海人称为"上海滩上的一颗笋" ,金茂大厦巍然耸立于陆家嘴,引人瞩目,一时风光无限。
    时隔十年,它旁边另一栋楼拔地而起,直插云霄。这栋高达492米的摩天大楼叫“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系中国大陆最高建筑。就是这栋超高层建筑的建造,曾引发许多上海市民不满乃至抗议,以至于建造方不得不对建筑结构作出修改,修改后效果图的见图2之右半部分。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系日本人投资兴建,日本公司拥有完整产权。日本设计师当初设计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效果图见图12之左半部分。从效果图上看,“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结构外形形似两把日本军刀。两把凶形恶煞的日本军刀高高耸立在陆家嘴黄金地带,此地正是陆家嘴之“咽喉”,风水师称之为“一剑封喉局”,是一个大大的“形煞“凶局。国人更是联想到,上海乃位于长江之首,长江就是中国的龙脉,一剑直插龙首,似要斩我长江龙首。
    对金茂大厦而言,“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亦有举刀割“笋”之嫌。
 

图2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设计效果图
 
    中国人从对外开放大局出发,当然不会把这幢大楼推倒。但心里无疑憋了一口恶气。中国人自然比日本人更通晓风水这一东方智慧,于是“上海中心”的设计和建造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于2008年8月28日落成启用,“上海中心”旋即于2008年12月正式动工兴建,按计划将于2014年竣工。未来的“上海中心”高达580米,将是陆家嘴3塔之首。它肩负一个重要“使命”就是要降服日本军刀。中国人自古热爱和平,从和平理念出发设计“上海中心”的结构,“上海中心”的建筑设计方案定为“龙型”方案(见图3),既不扛枪也不架炮,不与日本人搞武力对抗。从外观上看,“上海中心”像一条盘旋上升的巨龙,巨龙腾飞,能够呼风唤雨,量你小小日本军刀无法接近。更为重要的是,“龙尾”在大厦顶部盘旋上翘,形似“刀鞘”的造型,其意自明,就是请“军”入“鞘”,让“军国主义的军刀入鞘”。


图3 “上海中心”效果图,寓意“军刀入鞘”
 
    关于建筑结构影响风水之说,还有一个例子,那就是北京海航大厦与国美总部鹏润大厦(两栋建筑物的结构外形分别见图4和图5)。北京海航大厦形似锋器,于2008年11月竣工,而对面那栋豆腐形状的大楼的主人黄光裕,于2008年11月23日涉嫌经济犯罪被警方带走,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深陷囹圄的黄光裕恐怕至今也无法想明白,奉行剑走偏锋屡屡以身试法却逍遥法外有如神助的首富先生,这一回为什么没有了“解药”。我们只能说,这就是结构的力量!无论建筑结构抑或组织结构。当然,关于建筑风水之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也无意去做更多研究,但我们必须明白一点,对工商企业而言,组织结构就好比建筑结构,组织结构设计及组织结构优化的确是构建科学组织管理体系的关键。国美这家商界巨无霸,庞大的财富帝国的组织结构是否出了致命问题,恐怕更值得人们深入持久的思索。
 


图1-8北京海航大厦
2008年12月30日 落成
 
图1-9 国美鹏润大厦
2008年11月23日黄光裕涉嫌经济犯罪被警方批捕
 结构从来就是一门很深的学问。研究组织结构,或许可以从建筑结构的奥秘中得到某些启发。
    1、“三尖八角”的中银大厦
    香港中银大厦地上70层,地下4层,总建筑面积12.9万平方米,楼高315米,加顶上两杆的高度共有367米,是香港的标志性建筑。它的外形如同节节上升的竹子,寓意 “节节高升”,象征力量、生机、茁壮和锐意进取的精神,建筑呈多面棱形,好比璀璨生辉的水晶体,在阳光照射下色彩斑斓,夜空中更是璀璨夺目(见图1)。香港中银大厦之所以能在高楼林立的香港中环区“出人头地”,胜就胜在其独具匠心的建筑结构。


图1 香港中银大厦

    众所周知,香港中银大厦是建筑大师贝聿铭的作品。香港中银在贝聿铭心中一直占据一份特殊的情感。贝聿铭的父亲贝祖诒1918年创办了中国银行香港分行,童年的香港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成功设计中银大厦无疑是对父亲荣耀的延续。可是许多人并不知道,当初承担香港中银大厦设计任务时,贝聿铭面临了种种局限和挑战。
    首先是位置不好,四周都是高架道路,空间局促。
    其次是地皮面积狭小,大厦基地面积约8400平方米,要在高楼林立的香港中环区“出人头地”,唯有向高空发展,而向空中发展将不得不充分考虑台风因素的影响。
    三是预算控制。建造中银大厦只有1.3亿美元的预算,而在不远处的汇丰银行总部大楼的预算资金是10亿美元。
    四是风水不好。二战时日军总部曾占领过这块地皮,不少香港人认为,那些受尽折磨的囚犯依然阴魂不散,在那一带作怪。
    除以上四个因素以外,还有一个特别的挑战则来自于政治因素。建造香港中银大厦是中央的决策,有香港回归的背景,中央对香港中银大厦的设计和建造寄予厚望也充满期待。中银大厦不仅仅是一座建筑,它更是中国银行在世界银行界显著地位的象征,它不仅要让老殖民地的其它标志性建筑相形见绌,而且还要象征香港美好的未来前景。
    贝聿铭及其设计团队经过极为周密的思考和研究之后,决定采用合成的超强结构体,即以钢组构成盒状,内灌注混凝土,做为抗风力暨承重的主干。整座大楼采用由八片平面支撑和五根型钢混凝土柱所组成的混合结构“大型立体支撑体系”,室内无一根柱子。这种极富创意的结构具有如下独到之处:
采用几何不变的轴力代替几何可变的弯曲杆系,来抵抗水平荷载,更加经济。
利用多片平面支撑的组合,形成一个立体支撑体系,使立体支撑在承担全部水平荷载的同时,还承担了高楼的几乎全部的重力,从而进一步增强了立体支撑抵抗倾覆力矩的能力。
将抵抗倾覆力矩用的抗压和抗拉竖杆件,布置在建筑方形平面的四个角,从而在抵抗任何方向的水平力时,均具有最大的抗力矩的力偶臂。
利用立体支撑及各支撑平面内的钢柱和斜杆,将各楼层重力荷载传递至角柱,加大了楼层重力荷载作为抵抗倾覆力矩平衡重的力偶臂,从而提高了作为平衡重的有效性。      
    香港中银大厦——无愧于大师的杰作。然而,在香港风水师的眼里,建成后的中银大厦“三尖八角”,煞气浓浓。它的外形看起来似一柄带有三角形尖刃的寒光四射的尖刀,而其刀刃,一面指向汇丰银行,一面指向当时的港督府。为化解尖刃煞气,它的“邻居”们还真没有少琢磨。譬如,汇丰银行在其大厦楼顶架起了四门大炮,以大炮来对抗尖刀;而港督府则在楼前种植了一排杨柳,因为杨柳轻柔可以克刚;之后兴建的花旗银行大厦则采取了呈书本开页形状的设计,其开口正好与中银大厦的尖角相对应,据说亦是为了阻挡杀气。
    2、“军刀托日”与“请军入鞘”
    1999年,上海第一高楼金茂大厦落成,高420米,外形如笋,被上海人称为"上海滩上的一颗笋" ,金茂大厦巍然耸立于陆家嘴,引人瞩目,一时风光无限。
    时隔十年,它旁边另一栋楼拔地而起,直插云霄。这栋高达492米的摩天大楼叫“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系中国大陆最高建筑。就是这栋超高层建筑的建造,曾引发许多上海市民不满乃至抗议,以至于建造方不得不对建筑结构作出修改,修改后效果图的见图2之右半部分。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系日本人投资兴建,日本公司拥有完整产权。日本设计师当初设计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效果图见图12之左半部分。从效果图上看,“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结构外形形似两把日本军刀。两把凶形恶煞的日本军刀高高耸立在陆家嘴黄金地带,此地正是陆家嘴之“咽喉”,风水师称之为“一剑封喉局”,是一个大大的“形煞“凶局。国人更是联想到,上海乃位于长江之首,长江就是中国的龙脉,一剑直插龙首,似要斩我长江龙首。
    对金茂大厦而言,“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亦有举刀割“笋”之嫌。
 

图2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设计效果图
 
    中国人从对外开放大局出发,当然不会把这幢大楼推倒。但心里无疑憋了一口恶气。中国人自然比日本人更通晓风水这一东方智慧,于是“上海中心”的设计和建造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于2008年8月28日落成启用,“上海中心”旋即于2008年12月正式动工兴建,按计划将于2014年竣工。未来的“上海中心”高达580米,将是陆家嘴3塔之首。它肩负一个重要“使命”就是要降服日本军刀。中国人自古热爱和平,从和平理念出发设计“上海中心”的结构,“上海中心”的建筑设计方案定为“龙型”方案(见图3),既不扛枪也不架炮,不与日本人搞武力对抗。从外观上看,“上海中心”像一条盘旋上升的巨龙,巨龙腾飞,能够呼风唤雨,量你小小日本军刀无法接近。更为重要的是,“龙尾”在大厦顶部盘旋上翘,形似“刀鞘”的造型,其意自明,就是请“军”入“鞘”,让“军国主义的军刀入鞘”。


图3 “上海中心”效果图,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