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成的空间”:吴建中教授谈第三代图书馆建筑

    吴建中教授“建中读书”博文导读:

1、未完成的空间”——谈第三代图书馆建筑(2020-09-01)

    这两天在思考一篇演讲稿,讲图书馆建筑发展趋势。昨天看了一个“图书馆设计”网站的CEO戴维·林德利与图书馆建筑专家吉玛·约翰的对话,很受启发。戴维·林德利用古巴纪录片的题目“未完成的空间”来描述新一代图书馆,图书馆的边界在哪里?图书馆要向哪个方向发展?他认为,图书馆始终是一部“未完成的作品”,我们必须不断地测试和实验新的思想,重新定义在21世纪图书馆到底意味着什么。   


图:久被荒废的古巴国家艺术学院舞蹈学校\CAIDF供图

    第一代图书馆比较好理解,人围着书转,设计思想也很明确;到了第二代图书馆,时兴开放布局,图书馆建得像书店一样,设计理念和布局也比较好把握,在上世纪末西方流行的是福克纳-布朗的十戒,弹性, 紧凑,易接近, 可扩展,组织性,舒适性,可变性,稳定性,安全性,经济性。后来安德鲁·麦克唐纳对此作了一些修改,以功能性,可适应,可接近,可变性,互动性,激励性(一种能激人奋进的环境),环境友好,安全性,有效性,适应信息技术作为新的质量指标。但更重要的是,他提出了所有这些质量指标要与机构的使命和文化相结合,并给人一种眼睛一亮的观感,他用oomph来表示。到了第三代图书馆,也就是以人为主体的时代,图书馆设计理念与布局也到了自由发挥的时代,吉玛·约翰在调查了五个国家几十个新馆的基础上,提出了设计的三个方向,一是可接近和包容,二是通透和连接,三是弹性和可适应性。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

    我觉得图书馆设计可以从三个层面思考,第一是以人为本的设计,在人、资源、空间的三个要素中,将人的感受和需求放在首位;第二是有约束的设计,重点考虑两大要素,环境与安全,也就是说人的感受和需求应该是有节制的;第三,图书馆是一个生长着的有机体,图书馆不是一个孤立的建筑,也不是一堆堆书或一台台电脑形成的书库,而是人的思想、观念的组合和结晶,图书馆是无所不在的,作为生长着的有机体,它不仅与人、与周围的环境、而且与过去、与未来产生关联。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586b810102z44c.html)

2、为什么要选择“未完成的空间”作为标题?(2020-09-09)

    有人问我,为什么要选择“未完成的空间”作为标题?

    “未完成的空间”是一个纪录片,讲述古巴革命历史上最具理想化的一个设计项目——国家艺术学院(The National Art Schools of Cuba)。三位年轻建筑师为了这个项目付出了一生的努力,半个世纪来该项目经历了被忽略、被遗忘、又被重新发现的曲折过程。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你可以有美好的梦想,有卓越的设计,但理想与现实之间总是有距离的。

    第三代图书馆是“必须适应人的需要的建筑” (马里奥·科尤拉,Mario Coyula) ,但有的时候未必如此,就像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一样。即使生活在充满不确定性的今天,人们出于对知识的崇拜,始终没有放弃新一代图书馆的梦想与追求。

    世纪之交一大批新图书馆的诞生预示着一个图书馆文艺复兴时代(biblio-renaissance)的到来。 通过这些新建筑,图书馆员和设计师们以自己的想象和期待展现着心目中的图书馆,未来图书馆到底应该是什么模样?作为一个不断成长的有机体,人们对图书馆的认识也是与时俱进的,无论是西雅图公共图书馆,还是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毫无疑问都是“以人为本”设计的楷模,但是没有哪一个是完美无瑕的,尤其是在对印本书的设计上,两家都采用了生硬的整体嵌入的方式。第三代图书馆不仅要以人为本,而且要做到“人、资源、空间的有机融合与互动”,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用“未完成的空间”来作为讲座的题目,因为第三代图书馆是无模板、无现成答案,无止境的追求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586b810102z479.html)

3、连接每一个人,赋能每一个人,知会每一个人(2020-11-16)

    为了配合2021年2月联合国社会发展委员会第59届会议(CSocD59)的主题,国际图联10月底发布了一篇声明,表明国际图书馆界在数字技术及数字包容方面的立场。在此之前,国际图联还与一些国际组织共同发起了“图书馆致力数字包容”承诺和“行动呼吁”,前者要求各图书馆做出承诺,以最大可能促进社区免费或以最低成本获取可信赖的互联网资源,使每一个人都不会由于经济原因缺乏连接能力;以最大努力促进相关数字内容与服务的获取,支持教育、研究以及经济、文化和社会参与;以最强有力的支持力度,提升民众的数字技能,让他们成为成功且自信的互联网用户;并促进公平的宽带政策在各个层面上的应用。现在国际图联已经在网上征集全球图书馆的组织及个人署名参与,我也代表澳门大学图书馆签了名。后者呼吁政府及图书馆采取积极行动,第一,以更大的努力为每一个人提供上网的机会;第二,以更多的投资提供技能与支持;第三,以更广泛的资源让人们通过上网而得益。

    声明(E/CN.5/2021/NGO/)全文已在网上公开发布,主要提出三点。第一,连接每一个人(Everyone Connected);第二,赋能每一个人(Everyone Enabled);第三,知会每一个人(Everyone Informed)。这三点与“行动呼吁”是一致的,强调政府和图书馆都要成为数字包容的积极推进者。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586b810102z59v.html)

4、国际图联图书馆建筑与设备委员会视频会议透露出的信息(2020-08-19)

    昨天晚上国际图联图书馆建筑与设备委员会视频会议很成功,绝大部分委员都参加了。从这次会上获得一些信息,一是大部分国外图书馆都还处在闭馆状态,不仅经费大幅削减,而且人员也受到影响。我借此机会介绍了澳门及内地图书馆开馆及防疫的情况;二是张甲馆长与我介绍了第十届上海国际图书馆论坛的情况,并告诉大家上图将特地设立新一代图书馆建设与服务的special session,希望委员积极参与;三是关于编辑图书馆建筑导引的事,我建议设计一个模板,以便规范上传。同时我也提供了有关国内图书馆建筑标准的信息;四是关于国际图联管理体制改革的情况,昨天意外发现,已经有委员启动竞选宣传。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586b810102z3zb.html)

    【参见】国际图联雅典年会第一天(2019-08-25)
    第八十五届国际图联大会。我提出要编制国际图联图书馆建筑指南及最佳案例,引起与会者共鸣。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586b810102ywow.html

5、第10届海牙图书馆建筑论坛的一点记忆(2020-11-19)

    今天看到国际图联图书馆建筑与设备委员会出版的第10届海牙论坛的会议录,上面有我的一大段讲话,是会议闭幕环节我的发言,主要是对会议的感受和下届会议地点的申请。首先我说了对会议的感受,认为即使智能化了,图书馆实体建筑将长时期存在下去,其次,我提出1999年在上海举办第11届论坛的申请,当时我是副馆长,马远良馆长建议我将下一届会议移到上海举办。会上大会主席和海牙图书馆馆长都表示赞同。

    看到这段话感到很亲切,我把会议录(https://archive.ifla.org/VII/s20/rep/intlib.pdf)下载了下来。第11届上海论坛很成功,它也为我们举办上海国际图书馆论坛的系列会议积累了经验,打下了基础。也是在那次会议上认识了很多图书馆建筑专家,并对图书馆建筑产生了兴趣,不久出版了两本国际图书馆建筑的书,一本是现代图书馆建筑,一本是经典图书馆建筑,这两本书是与国际图联图书馆建筑与设备委员会共同编撰,我担任主编,现在都放在国际图联总部的橱窗里。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586b810102z5ah.html)

——————————————————————————————————

【扩展阅读】

  未来公共图书馆长啥样?像是在模仿书店(中国文化报2020-9-1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586b810102z49q.html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