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关怀类建筑:伟大的建筑能够疗愈创伤

    近日,“一群建筑精”微信号发布了柏查J 的推文“奇奇妙妙治愈力?原来建筑也可以有温情!”

    该文正式开始前讲了两个小故事:
    故事一:如果一个医院令人们生病,那么帮助建筑和设计那些可以让人痊愈的医院的设计师和建筑师又在哪呢?
    故事二:Maggie Keswick Jencks(1941-1995)是苏格兰著名的园艺设计师、艺术家、作家。她的丈夫Charles Jencks是著名的景观设计师、建筑史学家。两人的经历启示:他们需要一个美好的空间来消化哪怕是最坏的消息。


△ 迈克尔·墨菲TED演讲 “为治愈而建造”

    在建筑师迈克尔·墨菲TED演讲“为治愈而建造”中谈到在每个项目他们都询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建筑师还能够多做些什么?通过这个问题,他们被迫的考虑到怎样来完成工作,怎样就地取材,怎样在所服务的社区,有尊严的投资。

    他总结到:建筑可成为变化的转变性引擎。建筑不仅仅是一座表达性的雕像,它让我们个人和集体的愿望浮现于社会,伟大的建筑能给我们希望,伟大的建筑能够疗愈创伤。

    这就是该期的主题——人文关怀类建筑

  【链接】TED 建筑:为治愈而建造 MICHAEL MURPHY
    https://www.psychspace.com/psych/viewnews-13713(译文+视频)


△ Maggie癌症治疗中心(现场实景照片)

    正文介绍了诺曼·福斯特建筑事务所在英国做的曼彻斯特麦琪(Maggie)癌症治疗中心项目

    这些人文关怀类案例让我更加理解了建筑的社会力量。无论在日益空心的乡村,还是钢筋水泥的城市,人们都梦想能在建筑的庇护下找到温馨生活。本科的时候也时常在思索到底什么才是好的建筑师,曾梦想未来可以做扎根社会的人文建筑师,关注弱势群体,用设计的力量改变人们的生活(hhh有点宏大 但梦想还是要有滴)更重要的是怀有陈寅恪先生所说的“了解之同情”。只有建筑师透过效果图的精致看到社会民众的真正需求,才能让建筑不再成为资本逐利的奇观,让城市不再冷漠。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也期待着中国的建筑后浪们将人文关切带到世界的广厦万千,为后发达地区添砖加瓦。

(全文详见:https://mp.weixin.qq.com/s/qLTwCa-JmDsDuPzL6CTjOg)

————————————————————————————————————

【扩展阅读】

  你闻到了什么?嗅觉舒适度与气味对健康的影响
    https://www.archdaily.cn/cn/951064/ni-wen-dao-liao-shi-yao-xiu-jue-shu-gua-du-yu-qi-wei-dui-jian-kang-de-ying-xiang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