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理解人体尺度的演变史 | 人类尺度与城市生活+专为机器而设的空间

ArchDaily十月份的月度主题是“人体尺度”

    “手掌长度是身高的十分之一;从下巴底部到头顶的距离是身高的八分之一;从乳头到头顶的距离是身高的四分之一。”这些可供目前仍没有测量卷尺的人使用的信息,是由公元前一世纪的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所撰写的,他在著名作品《建筑十书》中对此进行阐述。维特鲁威提供的数据在约1500年后由莱昂纳多·达·芬奇所著的《维特鲁威人》中进行了汇编与可视化描绘,该著作如今在各种不同的语境下,从书皮到厨房围裙,延伸出二次创作。

    达芬奇的维特鲁威人是一个裸体男子,处于两个不同的姿态重叠。遵循维特鲁威的准测,他的身体各部分都完美无缺。数百年来,为自然界与人类的比例找到存在合理性、寻求身体与空间的关系,是对学者而言极具诱惑性的目标。此外,维特鲁威认为,建筑应基于人类形态的对称性与比例。对他来说,“不朽神祗的围场”,即庙宇的形态,首先取决于比例。


《Neufert Architects' Data》
Wiley-Blackwell(3版,2002)

    1936年,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德国,恩斯特·纳弗特(Ernst Neufert)发表了他具有开创性的书籍,Bauentwurfslehre,即《建筑师数据》。该书以缩放的基本建筑类型图示为例,旨在快速而系统地进行建造。自1936年发行第一版以来,该书已经另发行了39种德语,与17种其他不同语言的版本,共售出超过100万本。书页中还包含对不同性别“得体行为”的阐述,强调性别角色与标准化人体。例如,尽管一开始以男性形象展现“万物的尺度”,但在厨房示例的部分,只出现了女性形象。

    1948年,勒·柯布西耶发行了他最著名的出版物之一,《模数》,随后是1953年的《模数2》。在此之前,维特鲁威与达·芬奇都已开始进行研究,努力寻找人体测量值与自然之间的数学联系。而柯布西耶的著作进一步探索了这些关系,在他的计算中,关系本身被称为“模数”,是一种基于黄金分割比例的测量系统。他最终确定的模数由三个主要指标组成:标准人的身高为1.83 m或6英尺(之前的模数为1.75m高,相当于法国人的平均身高);举起手臂的标准人高度为2.26 m;从举起手臂之间到地面的中点,即肚脐,它的高度为1.13 m。这也是构成斐波那契黄金分割的三个区间。

    模数旨在为建筑创造通用的标尺,避免在公制与英制间转换时产生混淆。它适用于房屋与家具,为用户提供内在幸福感与舒适感。马赛公寓是应用模数的第一个项目,其所有尺寸均为模数的倍数。

    但是到目前为止,每种表现形式都始终以一个年轻、健康的男人作为参考。正如建筑师Lance Hosey所指出:“用来代表人体的不同方法揭示,“人的身材”是受限于特定的性别与种族,即男性白人……插图在多位置标注了人体尺寸,但这只显示出一种类型的人体。从历史上看,每当以单一个体来代表所有人时,该个体总是男性。这些尺度标准牢牢地嵌入现代建筑设计,体现在最小有效空间的尺寸、连接方式、构想以及控制它们的法规中。

    实际上,单一性别的标准远远超出了建筑本身。Caroline Criado Perez在她的《看不见的女人:在为男性设计的世界中的数据偏见》一书中,揭示了设计师通常是按照男性尺寸设计世界万物:从安全带到最适合男性语调的语音识别软件。

    引用José Almeida Lopes Filho与 Sílvio Santos da Silva [1]的说法,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某些观念就开始发生变化。“人们意识到有很多残疾人,随着医学的进步,老年人也产生更多的需求,这让我们认识到人类并不完全相同……北欧国家与英格兰人建议,原本对维特鲁威人代表“良好人类形象”的理解,可以被对能力多样性与残疾人的认知、尊重与分析所代替。”

    除性别外,身体的尺寸与形态会根据物理与文化差异(包括种族、年龄、国籍、职业与社会经济状况)而有所不同。Selwyn Goldsmith的《为残疾人设计:技术信息手册》揭示了轮椅使用者的特定维度,并包括了根据性别、年龄与能力不同而产生的变化。

    在1974年至1981年间,设计公司Henry Dreyfuss Associates制定了人体尺度指南(该指南于2017年重印)。它的图表显示了人体的尺寸及与周围空间的关系,旨在作为设计从座椅、轮椅到车辆、头盔的一切内容指南,并涉及到男性、女性与儿童,也包括残疾人与老人。有选择地使用每个模型,用户可以根据相关人员的年龄、体型或行动能力来收集必要数据。

    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审慎地分析与使用尺度指南。根据Lance Hosey 的说法,“人类计量学家早已达成共识:平均值是一种误导性的缩合,会引起危险的错误” 。作者认为,将某物描述为“正常”是值得质疑的。这个词可以是定量的,指统计分布。但也许,它更经常被定性使用,暗示着政治上的评估标准。也就是说,如果存在“正常”,那么任何稍有不同的现象都将被视为异常。“规范与理想化经常被混淆,将一种类型定义为‘正常’会使自我与他人之间、特权主体与边缘化客体之间产生差异性。这些标准化指标通过用一种特定的身体类型代表每个人,是二分法的手段。”

    尽管大多数尺度指南、规范与理论在一开始包含特殊性,力图涵盖尽可能多的人与现实情况,但不难察觉,我们的许多建筑与城市仍在拒绝差异性。它将成为一种现代主义,塑造甚至压抑传统吗?建筑应该由人类比例塑造,还是应试图塑造其居民?无论如何,读者应该首先记住——如果您的比例与维特鲁威人的不一样,无需担心。

(来源:https://www.archdaily.cn/cn/950082/jian-zhu-shi-li-jie-ren-ti-chi-du-de-yan-bian-shi)

——————————————————————————————————————————

【“人体尺度”主题阅读】

1、Leonardo Fernandes Dias:“人类尺度与城市生活,公共空间重设思考”
    建筑就是我们与空间之间的关系。因此,尺度感是设计中的一个关键因素。
    https://www.archdaily.cn/cn/949704/leonardo-fernandes-dias-zhong-xin-xiang-xiang-gong-gong-kong-jian-tan-suo-ren-lei-chi-du-yu-cheng-shi-sheng-huo

2、没有人的建筑:专为机器而设的空间
    随着“以机器为本”的新技术出现,人们开始探讨一种新的建筑类型,这类建筑的空间不再以人体尺度作为度量标准,建筑内部各种参数也不必再迎合人体所需环境、文化意象、活动流线及朝向等要求。建筑空间组织主要考虑时间、技术需求以及生产效率。在这些自动化环境中,人们仅仅负责监督自动化过程。
    https://www.archdaily.cn/cn/949819/mei-you-ren-de-jian-zhu-zhuan-wei-ji-qi-er-she-de-kong-jian

3、超越人体尺度:为生态、迁徙和机器而设计    

    在人类世的新地质时代中,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出现,世界上机器景观和建筑的规模已经超越了人类,重建了世界,并为我们提供了居住共享空间的新方法。
    https://www.archdaily.cn/cn/950613/chao-yue-ren-ti-chi-du-wei-sheng-tai-qian-xi-he-ji-qi-er-she-ji

4、Archigram"反乌托邦构想"之小尺度居住空间
    https://www.archdaily.cn/cn/949824/archigramyu-xiao-chi-du-ju-zhu-kong-jian-de-fan-wu-tuo-bang-gou-xiang

5、以人的尺度研究城市道路交通系统中的无障碍化设计(2020-07-29)
    从达芬奇的维特鲁威人到勒·柯布西耶的尺度人,人的尺度都一直广受重视,注重人的尺度的理念的无障碍设计理念在城市道路交通系统设计中的应用不光能够满足以人为本的建设理念,也应成为现代城市交通设计系统中无障碍设计的指导理念,是构建城市人文价值,增强城市软实力的重要方法。因此,注重人的尺度的设计理念在现实中有关键的应用意义。
    http://www.artdesign.org.cn/article/view?id=40835

6、什么是“全设计”?(2020-03-21)
    “全设计”(Universal Design)这一概念由诞生至今不过短短40年,但其应用已遍布各个领域,深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全设计”以用户为中心,通过对物体进行物理修改以适应人的需求。
    1961年,美国第一部无障碍设计标准出版,由此“全设计”从某种程度上上升了到国家法规的高度来制定和执行。
    http://www.iarch.cn/thread-42942-1-1.html

7、筑建自然,挑战人体尺度的建筑(2020-11-09)
    https://www.archdaily.cn/cn/951045/zhu-jian-zi-ran-tiao-zhan-ren-ti-chi-du-de-jian-zhu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