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建筑讲故事 | 什么是图书馆?关于“阅读”的建筑

     1、用建筑讲故事:什么是叙事化建筑?

    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后,对于现代主义机械理性的批判不绝于耳。为了追求突破,建筑学从跨学科的角度不断寻求新的研究范式,重新思考建筑的创作活动。

    这样打破次元壁的结果使得建筑思潮在当时百花齐放,建筑学一度变成了建筑XX学。比如建筑类型学,建筑现象学,建筑心理学等等。而建筑与文学的碰撞,则带来了建筑叙事学

    20世纪80年代初,时任AA教授的伯纳德·屈米(Bernard Tschumi)与尼格尔·库特斯(Nigel Coates)可以称作是建筑叙事学的先驱,率先引导叙事在建筑与文学、电影之间的跨学科探索实践,研究如何利用建筑语言进行事件的描述和表达。

    虽然有专门研究建筑叙事学的学者,但是不同的建筑师也会根据自身的理论,在建筑叙事学的基础上进行不同方向和层面的探讨,我将其简单分为三种:

    1).再现(还原故事情节)。即利用空间或者构造等某种建筑语言,再现某段历史情节,文学或电影故事等。

    2).重构(重组叙事结构)。着重于对叙事结构和脚本而非故事内容进行分析,解构传统的空间叙事模式而将其重组,以获得新的建筑体验。

    3).介入(改变故事结果)。通过观察社会矛盾,利用空间介入某种社会现象,从而达到组织和改善社会活动的目的。

    [ 案例 ] 介入:西雅图图书馆

    叙事的意义还在于通过对现实描述而引发对现状的批判性反思。这要求讲述者具有宽广的眼界以洞悉全局,犀利的眼光以穿透表象。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记者的早年生涯却赋予了他一般建筑师所不具备的整体性结构性的社会眼光。

    在库哈斯的眼里,建筑自身所能发挥的效应是有限的,但是建筑可以具有包容性,与其创造出一种无欲无求的清教徒式的建筑,还不如利用社会,权力和资本(他认为这正是形成大都市的重要动力)的力量接力打力,满足人们的欲求因此他对大都市的多样性始终抱着一种好奇的实验性的目光。

    他十分擅长处理复杂的多功能建筑,并从人和功能最基本的诉求出发,重新定义功能的实现方式。他所创立的OMA出来过许多一流的建筑师,从倡导“Yes is more”的BIG;到主张“从Ego到Wego”的MVRDV;以及致力于“Land Mass”的扎哈·哈迪德;都或多或少地继承了库哈斯对功能与欲求两者关系的批判性思考。而西雅图图书馆,可以说是库哈斯思想的代表作品之一。

    什么是图书馆?有以下三点需要论证:

    ① 以往的图书馆以藏书为目的,而在信息时代,电子书籍与纸媒共存,因此图书馆便不再是关于“书本”的建筑,而是关于“阅读”的建筑

    ② 知识既然脱离了纸张,那就意味着有关“阅读”的图书馆既要提供纸媒阅读的空间,也要提供电子阅览的空间

    ③ 媒介既然产生了变化,那么阅读的方式也不应再像过去的方式一样规规矩矩地被桌椅纸笔束缚,而更多是具备一种休闲与灵活甚至是社交的气质,以应对不同和多变的阅读方式

    基于以上三点,库哈斯尝试塑造出一种全新的阅读空间。他整理出五个巨大的功能体块,从下到上分别是地下停车场,商店,会议区,藏书库,以及办公区

    而在这五个体块中插入了另外四个可变和灵活的公共空间,分别为儿童活动区,出纳大厅,多功能大厅和开放阅览大厅

    公共空间与功能体块即分隔又上下交错,保证了公共空间不会因藏书规模的扩张而被挤压同时又具有良好的可达性。垂直的交通核和五颜六色的扶梯联系各功能上下。

    两种功能之间也并非完全隔离,如公共空间中也存在书架,只不过书架的高度设计的极低,尽力去减少对空间多样性使用的干预,你可以在这里阅读传统书籍,也可以利用免费提供的400台电脑进行网上阅读且全部免费,当你读累了,这又是一个社交和休闲的空间。因此,阅读,这一简单功能经由库哈斯对社会发展的认知而被重新定义了

    书库的设计同样别出心裁,因为坚持认为在现如今,跨学科的学习和应用愈发重要,因此整个书库将不同科目的书籍放在了一起,并按书号的顺序,从“000”排到“999”,沿着螺旋状的坡道形成一条连续的书带,人们可以任意的在书库的各楼层间穿梭,大大节约了读者借阅的时间。

    此外,通透的表皮呼应了西雅图阴雨绵绵的天空,削减了城市与建筑的室内外分隔。

    西雅图图书馆即是一座小城市,同时也是大城市的一部分。开放的公共空间吸引了当地的许多市民和流浪汉,在这个从资本积累转向信息积累的时代,这无疑从各方面实现了“全民图书馆”的含义。

全文详见建筑精杂谈 | 用建筑讲故事?学会就可以去跟甲方对线了(2020-10-13)
    http://www.archcollege.com/archcollege/2020/10/48222.html

————————————————————————————————————

2、建筑设计是否需要真正意义上的虚拟现实引擎?

    近十年,互联网和新技术发展影响着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信息通过图像、视频、动画等媒介呈现出爆炸式的增长态势,日常点滴越来越同虚拟世界相关。所有这一切都让大众对于建筑的需求从传统的功能和空间因素,转向了“场景”“体验”的情感需求


横空出世的纪念碑谷打破了建筑空间与交互体验的边界,让人们在游戏中感受艺术化空间的魔力

    如果说建筑是一座包容空间的实体,那么在设计的过程中便需要开始“讲故事”,或是有“发生故事”的可能性。在这方面,电影和小说则更具有连接人与场景的属性,他们往往激发人与人之间发生故事,并在场景中实现故事的衍生。

    随着建筑设计的维度被不断拓宽,人们对于生活居住场景参与的深度也被无限延展。建筑这个容器被赋予的使命也会变得越发模糊与异化,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基于当下的已知,去探索未知的想象。

    实时建筑可视化、多维度协同创意创作已然成为必经趋势,这种大胆突破边界的技术即使迟到,也从不会缺席……

全文详见https://mp.weixin.qq.com/s/WIxMS0CUTXz0L48LZkXJcg

——————————————————————————————————

3、Joshua Sanabria:“以开发者角度思考做设计”

    讲故事是建筑与设计的一个核心。对独立媒体公司 DesignClass 的 CEO 乔希·萨纳布里亚(Josh Sanabria)来说,好的故事能培养人们的好奇心和创造力。

    在设计与科技领域,萨纳布里亚已推出许多竞赛和互动课程来庆祝设计和增加其影响力。在与 Archdaily 的最新访谈中,萨纳布里亚探讨了讲故事、媒介与科技,以及设计师如何通过自己的工作创造出有意义的影响。

全文详见https://www.archdaily.cn/cn/949263/joshua-sanabria-tan-tao-mei-ti-yu-gu-shi-xing-de-wei-lai-yi-ren-wei-he-xin-she-ji

——————————————————————————————————

【扩展阅读】

  叙事写作疗法可治愈人生伤痛
    http://ex.cssn.cn/zx/bwyc/202007/t20200716_5155971.shtml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