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刊导航 | 面向未来的健康建筑+健康场所

    1、《时代建筑》2020年第5期:面向未来的健康建筑

主题阐释

    人居环境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和健康状况息息相关,生活水平的提高使人们越来越关注环境因素对疾病与健康的影响。健康建筑是新兴的交叉学科领域,涉及多种学科范畴,具有广阔的研究前景。2017年中国建筑学会发布了《健康建筑评价标准》,健康建筑作为一种设计观念,在设计领域也日益体现出其重要的价值和意义。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更触发了对健康建筑的诸多讨论,也进一步凸显了研究健康建筑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本期主题“面向未来的健康建筑”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主题文章试图从建成环境、医养与防疫等方面来呈现未来健康建筑可能的发展方向。
    李麟学、侯苗苗以身体概念为线索,梳理建筑环境调控对气候、对健康的回应,分析生理学、热力学与建筑学的相互影响,探讨身体作为环境调控主体参与建构的可能性。
    彭智凯和陈筝通过对新技术和健康环境设计交叉前沿研究的系统性综述,初步总结了未来建成环境健康设计的若干前沿方向。
    郝洛西、曹亦潇关注建筑光环境的疗愈作用,阐述了循证研究与设计在营造人居健康光环境中的价值与必要性,并展示了作者团队开展的一系列光与健康的探索与实践。
    罗惠中、高岩等从健康建筑出发,探讨WELL健康建筑标准的理论基础,介绍了“Delos健筑人居实验室”的研究内容,以阐述WELL健康建筑标准如何推动健康建筑发展。
    徐磊青和胡滢之提出疗愈街道的定义并首次完成了街道疗愈模型的构建和论证,同时选取不同类型街道进行调研,给出疗愈性评价。
    许晓青、刘珊珊将古典园林作为建成环境中的声景研究对象,对声景与情绪感知进行了关联研究。
    龙灏、张程远探讨了构建医养机构防疫体系的影响因素,试图对未来的医养机构应变式防疫设计策略提出参考性建议。
    马明、龙灏等人的文章关注于医疗建筑的院内感染发生机制,并从行为的限定规范与感染源的抑制消除两个方面提出了院内感染干预路径模型。
    江立敏、周亮等从近年来中国医疗建筑设计的基本现状和存在问题出发,提出医疗建筑设计的“微创新方法论”,并推导出若干设计路径。

主编:支文军教授

————————————————————————————

面向未来的健康建筑

 / 健康·感知·热力学:身体视角的建筑环境调控演化与前沿 / 李麟学    侯苗苗   
    随着人、技术环境与自然环境的协同关系成为了建筑发展的重要议题,我们需要重新关注身体与建筑环境之间的关系。通过以身体为线索梳理建筑环境调控对气候、对健康的回应,文章分析生理学、热力学与建筑学的相互影响,从而在多元建筑史中提供对环境调控的一种理解。文章探讨了身体作为环境调控主体参与建构的可能性,为建筑学回应当今的环境议题提供一种面向历史和未来的视角。 
    全文:https://mp.weixin.qq.com/s/fbTKcqfSCVzMQxEHupXpmQ

14/ 面向未来建成环境的健康设计:前沿及展望 / 彭智凯    陈筝    
    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不断蔓延。在这段特殊时期里,人们更加珍惜户外锻炼机会,更重视自身的心智健康。后疫情城市主义应当提出更前沿的策略使得建成环境更有韧性,在保持社交距离的同时带来丰富的环境感知,促进健康行为。在城市居民生活越来越依赖建成环境的情况下,如何使未来的建成环境更好地服务于人们的生活工作需求,提供高品质、健康的生活工作环境成为当前建筑和空间规划设计的新挑战和新契机。作者通过对新技术和健康环境设计交叉前沿研究的系统性综述,总结了未来建成环境的健康设计三个可能的前沿方向。

22 / 面向人居健康的光环境循证研究与设计实践 / 郝洛西    曹亦潇
    光通过视觉与非视觉生物作用,对人的视力健康、生物节律、情绪认知、代谢与免疫等方面产生广泛影响,是建筑、光学、生命科学、环境工程等学科前沿领域共同聚焦的人居健康关键技术。文章分析了光在人居空间中的疗愈作用,阐述了循证研究与设计在营造人居健康光环境中的价值与必要性,并展示了作者团队基于循证理论,以问题为导向、建成环境为载体、实现人居健康为目标,面向全龄人群和各类人居空间,在南极科考站及医养建筑中开展的一系列光与健康的探索与实践。

28 /  WELL 健康建筑标准:连接研究与最佳实践的“健筑幸福”工具 /罗惠中    高岩    徐玫    林晗
    健康建筑作为可持续建筑的第二波浪潮正在引起市场变革。全球健康建筑评价体系中应用最广泛的是WELL健康建筑标准。文章从健康建筑出发,探讨WELL健康建筑标准的理论基础,并借助Delos健筑人居实验室(中国)的角色侧面揭示WELL的科学内涵及持续演化,同时也通过Delos健筑人居实验室(中国)所在的Delos(中国)总部大楼的案例介绍WELL健康建筑标准的落地实践,阐述WELL健康建筑标准如何作为连接研究与最佳实践的工具,推动健康建筑发展。

33/ 疗愈街道:一种健康街道的新模型 / 徐磊青    胡滢之 
    文章将疗愈空间的概念引入以城市更新为背景的街道空间设计中,通过文献归纳出疗愈街道的定义并建立疗愈街道模型,分析其与健康街道的关联。研究选取上海市的五条不同类型的街道作为调研样本,从人们对于街道的疗愈感受出发,采用现场勘测和问卷调研相结合的形式得到街道的疗愈感知数据和客观仪器测值,完成对案例街段的疗愈性评价。最后通过结构方程验算对疗愈街道模型进行拟合优化,得到街道疗愈性各因子的权重。研究首次完成了街道疗愈模型的构建和论证,并对社区街道更新走向疗愈性提出了一些设想。

42 / 建成环境中声景与情绪感知研究:以古典园林为例 / 许晓青    刘珊珊   
    声景是建成环境中的重要因素,参与空间氛围的营造,对人们的情绪感知与心理健康营造有着积极的作用。文章以古典园林这类建成环境中的声景为研究对象,以实测与声漫步相对比的方式研究声景带给人的情绪感受。将建成环境中的实测声级与表达人们情绪感知的声漫步图对比,得出:一,园林中声级空间分布的规律及其与建成空间特征的耦合关系;二,园林空间中具有特殊声景感知的空间及其特征。同时,文章结合声源特征与空间分布规律,总结出建成环境中声景营造在影响情绪方面应注意的规律与特征。

47 / 薄弱环节的危机防控:“后新冠”的医养机构防疫设计思考 / 龙灏    张程远
    老年人设施是疫情防控的薄弱环节,全球各地新冠疫情暴发下老年人设施首当其冲,现有的机构设施暴露出诸多问题。中国医养结合养老机构作为具备医疗配套的老年人集中生活设施,如何在疫情暴发下正常守护机构内常住人员(老年人及工作人员)的生命健康安全,又能在必要情况下具备对外提供医疗服务的能力,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是新冠疫情带给医养机构设计领域的新问题。文章探讨了构建中国医养机构防疫体系的影响因素,尝试对未来的医养机构应变式防疫设计策略提出部分参考性建议。

52 / 医疗建筑的院内感染研究:风险要素和应对路径 / 马明    龙灏    [澳]王梅讯   汪澄波  
    如何系统地降低院内感染是后新冠时代医院建筑设计的重要课题。文章基于文献综述和专家访谈,分析了院内感染的发生途径和影响方式,归纳了医疗建筑的院内感染发生机制,并以此明确了医疗建筑的接触、空气和水体感染风险要素,最后从行为的限定规范与感染源的抑制消除两个方面提出了院内感染干预路径模型,以期为后新冠时期医疗建筑建设提供指导和依据。

58 / 从微创到微创新:改进医疗建筑设计的六种路径 / 江立敏    周亮    黄凯峰
    文章从近年来中国医疗建筑设计的基本现状和存在问题出发,以医学领域的微创概念和相关研究为引,结合“微创新”理论,提出医疗建筑设计的“微创新方法论”,进而推导出六种路径,并通过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近期的医疗建筑设计实践,对相应路径进行例证。

(详见:https://mp.weixin.qq.com/s/cKMfoyiEzzxz2ZdUbgJaWg)

————————————————————————————————

    2、何为健康场所?关于城市和社区的营建模式
    What Is a Healthy Place? Models for Cities and Neighbourhoods

    源自:Journal of Urban Design, 2020, 25(2): 186-202
    作者:Ann Forsyth
    推荐:徐苗,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xum@cqu.edu.cn

    如何营建健康场所这一问题长期以来困扰着许多规划师,本文作者认为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对健康场所的清晰界定以及营建内容的全面性。

    在社区和城市的研究尺度下,作者总结了三大健康场所类别,每一类别包括两个子类型,从基本思想、关注重点和具体实例等方面展开相关概述。

    第一类是基本健康场所,包括健康建筑环境和协作式健康社区:前者强调通过物理环境设计增进健康,通常采用绿色、可持续和弹性的设计方法;后者聚焦于健康促进行动中的合作机制,尤其关注健康公平、健康政策等议题。

    第二类是基于人群的健康场所,包括全龄化社区和儿童友好型社区,这一特定视角突出了处于人类寿命两端的老人和儿童的健康环境需求,如在交通组织、公共设施、住房规划等方面应考虑代际之间的差异性和适应性。

    第三类是技术导向的健康场所,包括医疗产业城市和智能健康环境,主要涉及康健经济、医药就业和健康监测,尽管这一类型大多针对个人健康,但是它们能帮助公众、企业对创造更健康的环境产生兴趣,从而协助设计师提升健康场所的全面性。

    总体而言,以上三类健康场所的关注要点各有侧重,在健康场所的营建过程中应结合不同类型的作用机制,通过不同专业领域、不同组织机构的互动参与,增进公众福祉和健康效益。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kTgCrm_ArGTlK9iczUMHgw)

——————————————————————————————

【扩展阅读】

1、Valentino Gareri 为后疫情时代提出教育建筑概念模型
    https://www.archdaily.cn/cn/948055/valentino-gareri-wei-hou-yi-qing-shi-dai-ti-chu-jiao-yu-jian-zhu-gai-nian-mo-xing

2、疫情之后:自给自足的城市空间
    http://www.iarch.cn/thread-43498-1-1.html(2020-09-04)

3、面向后疫情时代的城市更新
    http://www.artdesign.org.cn/article/view/id/42339(2020-09-04)

4、面对突发疫情的城市防控空间单元体系构建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下对健康城市的思考
    http://www.artdesign.org.cn/article/view?id=42338(2020-09-04)

5、加拿大建筑中心新展览:情绪化资本主义时代中的建筑与‘快乐’(2019-09-03)
    尽管2000年代中期发表的《快乐的建筑》并没有进一步发展,建筑和康乐相联系的概念如今仍是引人思考的话题。
    https://www.archdaily.cn/cn/924079/qing-xu-hua-zi-ben-zhu-yi-shi-dai-zhong-de-jian-zhu-yu-kang-le-zhan-yu-jia-na-da-jian-zhu-zhong-xin-zhan-chu-tan-tao-kuai-le-chan-ye-dui-jian-zhu-de-ying-xiang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