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ACRL学术图书馆趋势报告 | 高等教育中影响学术图书馆发展的趋势与问题述评

    2020 top trends in academic libraries——A review of the trends and issues affecting academic libraries in higher education

    2020年高校图书馆发展趋势——影响高校图书馆发展的趋势与问题述评
    翻译:肖铮

    本文总结了近两年来学术图书馆界的热门话题。这些热门话题为读者提供了新的关注点或是对已知内容的跟进。 研究的总基调仍是继续强调我们图书馆正在推动、管理和引导的重大变革。

    原文地址:
    https://crln.acrl.org/index.php/crlnews/article/view/24478/32315

1、变革管理: 领导层的新技能
    Change management: New skills for new leadership

    研究图书馆协会最近的一份报告关注于管理图书馆的变化,并指出“有三类急迫的变化:研究型图书馆与合作伙伴关系的变化,研究型图书馆组织的变化,以及技能的变化。” [1]。 报告所呈现的急迫性表明,需要培养一支面对不确定性和模糊性的工作队伍。2017年《Library Journal》上的一篇文章鼓励图书馆领导者掌握新技能,以正确面对和处理在波动性、不确定性、复杂性和模糊性的世界中发生的变化[2]。

    管理这种规模的变化,学术图书馆的领导层需要专注于系统地调整整个组织工作,采取最佳实践。 如果我们的图书馆想要在充满波动性、不确定性、复杂性和模糊性的世界里取得成功,现在和未来的领导者都需要发展他们管理变革的技能。对于那些希望快速、自信地引领图书馆未来发展的领导者来说,有许多领导力课程、研讨会和培训项目,这些课程中所培养的必要技能是最有用的。

2、不断发展的图书馆集成系统
    
Evolving integrated library systems

    2019年12月,Ex Libris 宣布了收购 Innovative 的交易[3]。这立即引起了Innovative用户对该交易将在何时对他们产生何种影响的担忧。Innovative提供了许多图书馆集成系统产品,如 Sierra 和 Polaris,但与其在公共图书馆系统中的市场份额相比,它在学术图书馆市场的占有率相对较低。 相比之下,Ex Libris 在学术图书馆中占据了更大的市场份额,这主要归功于其基于云的图书馆管理系统Alma。Ex Libris 可能会在近期集中力量将其在公共图书馆的业务过渡到基于云的系统上,而不会在学术图书馆业务上立即进行大规模的改革[4]。

    像这样的大型合并往往会重新引发对目前组成图书馆系统的各种不同系统、平台和设备之间的互操作性的关注。FOLIO(意为未来的图书馆是开放的)的目标是消除这些担忧,它的beta版本测试正在顺利进行,并计划在2020年发布一个常规版本[5]。FOLIO 是一个基于灵活扩展的开源图书馆管理系统,按需提供不同的模块(并可互换)。 国家信息标准组织(NISO)正在准备根据这些方针,进一步补充其针对电子资源灵活性的API标准FASTEN[6]。FASTEN已在2019年第四季度发布,公开征求意见,该文档向供应商和组织机构提供了可行的方式以精简和提高图书馆系统的互操作性。FOLIO的广泛使用和FASTEN的潜在应用需密切关注。

    俄亥俄州图书情报网络(OhioLINK)和 Ithaka S + R[7]. 在最近的一期简报中提到了促进 FOLIO 和 FASTEN开发的目标。然而,FASTEN已快速超越了既定目标,展望了更远的未来。 它描述了当前图书馆集成系统产品所面临的挑战,设想了未来的图书馆集成系统应该是什么样的,它突出以下四点特性: 真正的“下一代”系统应该以用户为中心,能够便利地使用和访问馆藏资源,与其他机构平台相互集成,提供现代化的商业智能。

3、学习分析
    
Learning analytics

    ACRL在“2018年学术图书馆趋势”报告中指出,使用学习分析是一种新兴的趋势[8]。学习分析的倡导者认为,通过收集和分析学生学习数据,包括与图书馆使用相关的数据,机构可以更好地理解学生的学习行为,当问题出现时进行干预,甚至可能提前预测学生的问题。 图书馆越来越关注如何利用学习分析向利益相关者展示它们的价值[9]。

    虽然这种趋势仍在继续,但自上一份趋势报告发布以来,对图书馆使用学习分析的批评显著增加。 许多学术图书馆员越来越怀疑学习分析的价值,特别是它们的使用涉及到学生的隐私、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图书馆伦理以及学生对学校图书馆的信任[10]。数据复制项目试图“从学生的角度研究学习分析和隐私问题” ,研究小组解释说,双方是缺乏沟通的[11]。此外,2019年夏季期的《图书馆趋势》专门讨论了图书馆使用学习分析的问题。 随着学习分析与“伦理失调”争论不休,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如果不仔细考虑和关注固有的学生隐私问题引起的道德困境和信息政策挑战,就不应该进行学习分析[12]。”

4、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
    
Machine learning and AI

    与许多行业一样,由于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发展,图书馆事业正处在巨变发生的风口浪尖。 图书馆和图书馆员在将新技术融入他们的领域和实践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2019年发表的两份报告呼吁我们现在就行动起来,确保我们的专业价值观与新的计算工具和研究支持服务“融为一体”。

    Jason Griffey在其《2019年图书馆技术报告》中认为,图书馆应该在内部投资开发这些系统[13]。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是强大的工具,但是如果不小心,它们可能会表现出算法的偏见,侵蚀隐私和知识自由,并且有可能加强当代媒体中存在的那种认知偏见和信息过滤。Griffey 认为,本地化的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环境(即内部开发的环境)允许图书馆审查训练数据和计算过程,以确保数据中存在的偏见不会通过这些过程被放大,专业的价值观在数据收集和计算过程中得到体现。 这份报告还列举了一些案例,说明图书馆在这些领域的投入可能是什么样子。

    OCLC 的报告《负责任的操作》探讨了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在图书馆领域的潜在影响,以及如何以负责任的态度采用它们。 报告除了对文化遗产、元数据创建及其他方面的技术基础设施和战略方面提出实质性建议之外,还指出图书馆应该“考虑以信息素养教育为载体,介绍算法概念及其伦理含义[14]。” 数据和编程能力对于当代学生来说越来越重要,图书馆也应逐渐将其融入到教学中[15]。随着图书馆员继续探索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使用环境和潜在的误用,图书馆有机会对信息素养课程进行扩展,将对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伦理考虑纳入其中。

5、开放获取: 过渡和变革
    
Open access: Transitions and transformations

    在过去几年,开放获取领域有重大发展,一方面图书馆和出版商间原有的协议被取消,另一方面新的协议得以签署。 继2019年初加州大学系统取消订阅 Elsevier 后[16],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协会在2019年底宣布[17],他们与 Elsevier 的续约谈判将持续到2020年。考虑采取同样方式的机构材料可参考SPARC的“知识仓库的重大交易跟踪和取消系统” [18]。加州大学推出了“与学术期刊出版商谈判工具包” [19],“转型开放存取协议的评估指南” [20],“期刊转向开放存取出版过渡指南” [21]。

    过去一年里,出版商与图书馆或图书馆联盟之间达成了许多新的变革性协议。这些协议可认为是在需求“图书馆或图书馆联盟从为订阅合同付款,转向为支持开放获取出版付款”的转变。这种转变有多种形式,包括抵消支付的协议,支付订阅和出版费用的协议,只支付出版费用即获得开放获取的协议。2018年以来,出版商和机构之间已签订了许多支付订阅和出版费用的协议。

    经过出版商、学术图书馆和研究人员的数百次讨论,cOALition S对其S计划进行了一些修改,该计划“旨在对由公共和私人资助的同行评审出版物进行全面和即时的开放获取” [24] 。值得注意的变化有,计划的实施被推迟到2021年,开放获取的出版成本没有上限,围绕混合版权和转型协议调整了规则,忽略决定资助时对期刊声望的考虑,对获得资助的项目执行更严格的开放要求[25]。

    更多转变发生在社会出版行业。 在2018年10月的开放获取工作论坛上,社会出版物向开放获取过渡小组(TSPOA)成立。 他们“旨在向社会出版合作伙伴提供相关资源 、经验,帮助他们开发适当、有效和可持续的开放存取出版模式[26]。”

6、研究数据服务: 伦理与成熟
    
Research Data Services (RDS): Ethics and maturation

    近年来,关于研究数据管理的讨论已经发生了转变。 尽管开放数据在卫生科学和社会科学研究中面临障碍[27],但FAIR (可寻性、可访问性、互操作性和重用性)数据原则自2016年首次发表以来[28],已经成为研究数据管理中一个被广泛接受的指导方针,强调以机器可操作数据为标准。 负责任的数据管理是国际科学理事会数据委员会(CODATA)的中心主题[29]。目前,GO FAIR 正在倡议建立一个跨国家的网络,通过政策协调、技术、认识和技能发展来倡导FAIR原则[30]。

    学术传播的革命已经开始触及科学实践及其技术层面工作流程的伦理核心,从开放存取、开放数据、开放科学到公民科学。 一些国家和国际团体正在努力协调开放科学和研究数据工作,使科学与社会价值观一致,并为公众获取数据制定战略计划[31]。

    尽管取得了这些进展,但研究人员似乎反应缓慢。 《2019年开放数据状况报告》显示,虽然大多数作出答复的研究人员表示支持国家和资助者的开放数据任务要求,但他们对FAIR原则相对来说仍然不太了解,主要是因为担忧公开共享的数据被滥用[32]。

    鉴于这种分歧,学术图书馆的研究数据管理工作的进一步发展面临着潜在机遇和实际困难。 一份关于北美学术图书馆[33]和其它[34]图书馆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大多数作出回应的图书馆的研究数据管理服务仍然是图书馆传统咨询和培训服务的延伸。 在提供高级研究数据服务,包括数据分析、数据可视化和数据完整性方面的培训或协助的图书馆中,大多数都是在过去三年才开始提供这项服务的。 发展研究数据管理的障碍包括缺乏资源(财务、人员和技能)和研究人员的参与。 美国数据管理网络调查了114个美国学术图书馆 ,报告说其中大约44% 有专门的数据存储系统,但是这些网站上很少有关于数据管理支持服务的信息[35]。

    一种潜在可能解决各图书馆资源障碍的模式是合作建立数据监管网络。 由基金资助的数据管理网络(DCN)项目开发了大量数据监管工作流程和资源清单[36],加拿大数据监管论坛正在设计一个基于美国数据管理网络模式的国家数据管理网络[37]。大西部联盟图书馆发现,已经有图书馆工作人员在协助研究人员创建元数据和数据文档[38]。

    国家医学图书馆研讨会指定了七种从事数据科学和开放科学工作的图书馆员的技能类别,包括计算能力、编程能力和服务开发能力[39]。因此,目前的许多数据馆员需要更多的技术密集型和高级的研究数据管理培训。

7、社会正义、批判的图书馆学和批判性数字化的教育
    
Social justice, critical librarianship, and critical digital pedagogy

    社会正义和批判性图书馆学在各种规模的学术图书馆中继续得到发展。 正如Emily Drabinski所描述的,“批判性图书馆学承认,图书馆员,我们图书馆、以及由学生、教师和公众组成的用户间的结构[40],并重新审视它。” 它的基础是“图书馆事业以社会正义和对社会变革的承诺为中心,分解和应对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的问题[41]。”

    一项研究指出,“图书馆情报学课堂是向未来的图书馆员介绍图书情报学价值观中社会责任部分的地方,也是培养积极变化能力的地方[42]。”  另一项研究呼吁图书馆员参与设计教学内容,突出重要的社会问题,并更好地吸引学生学习[43]。

    最近批判性图书馆学和社会正义在图书馆工作方面的例子,涵盖了研究、用户服务、馆藏和技术服务[44]。当转向数字工具时,“批判性的数字教学法考虑到了任何特定技术的局限性,并将探究置于技术之上[45]”。 图书馆员正在把这些价值观应用到数字图书馆[46]和开放教学中[47]。所有这一切的基础似乎是对学生为中心的大力强调,以及公司对高等教育,尤其是科技和出版公司的影响力的抵制。

    然而,有些人批评这场运动“难以接近、排外、精英主义、与图书馆实践脱节” [48]

8、流媒体
    
Streaming media

    近年来,流媒体已经成为一个活跃的、不断变化的领域。 图书馆正试图找出一条负责任的道路,以支持用户在资源选择可访问性方面的需求和期望。 随着对在线课程、混合课程,以及翻转课堂越来越多的支持[49],流媒体内容的吸引力和需求是显而易见的。

    不同的文章记录了来自不同方面的挑战,从采购工作的流程,到定价,再到可访问性。 许多图书馆正在更改和公布他们的流媒体馆藏发展决策流程,对可访问性的考量是图书馆决策的重要依据[50]。对于那些希望对授权内容进行第三方评估的图书馆来说,Big Ten联盟使用的对可访问性的表述可能会引起他们特别的兴趣[51]。

    Kanopy 是流媒体市场上规模最大、被提及最多的公司之一。 许多文章记载了公共图书馆和学术图书馆对获得 Kanopy 内容授权的尝试,结果都由于不可持续的成本而终止了他们的协议。从中得到的教训是:培养用户的价格的提高,公共图书馆采用顾客驱动的购买模式,而不是按次付费模式所面临的挑战[52]。《纽约时报》[53]和《娱乐周刊》[54]上的多篇文章都把这种模式称为只是在图书馆免费播放电影,而没有提到图书馆的成本。 《电影季刊》一篇为教育用户而写的文章讨论了消费者和机构媒体定价的成本差异,鼓励电影学者和教师了解他们的选择将会如何影响市场上的其它人[55]。

9、学生的福祉
    
Student wellbeing

    近年来,许多学术研究和新闻都报道大学生在抑郁症、焦虑症、睡眠不足、食品安全、家庭责任和其他影响学生健康等因素做斗争的比例不断上升。 例如,一项研究报告称,“全国所有被诊断患有或接受治疗的焦虑症学生,比例从2008年的10% 攀升至2018年的20%[56] ”。另一项研究援引国家大学健康评估的数据称,大约三分之二的学生表示“极度焦虑”[57]。 一项研究表明,与普通大众相比[58],大学生面临的食品安全风险更高。Mary J. Wise的报告称,近一半的大学生指出,对他们来说“在白天的活动中感到困倦,是个很大的问题,而不是个小问题 [59]”。

    因此,各院校越来越多地考虑对学生的整体支持,促进学生的福祉,以此作为他们成功和留住学生的可能。图书馆因其中心的地位,开放时间较长,而被认为是一个安全的空间,能够很好地为学生提供帮助。一些图书馆强调与校园合作伙伴、社会服务机构和专业人士合作的重要性[60]。

    为了促进心智,支持学生心理和精神健康,许多图书馆创建了满足这一需求的空间和项目,包括冥想和祈祷室,免费的瑜伽课程,食品柜和午睡空间[61]。

    研究还探讨了自闭症障碍发病率越来越高,大学和图书馆需要为神经多样性的学生群体提供支持[62]。建议实施统一设计的教学,提供安静的空间,为自闭症学生提供使用他们的专业知识指导他人的空间,提供提问对话的参考资料,开展校园推广活动,提高对自闭症的认识[63]。

最后一点
    Final note

    这篇文章是在全世界还未充分意识到新型冠状病毒的时候写的,目前病毒已经在全球范围内传播。 在本期《 C & RL 新闻》出版之际,各学校已经关闭了他们的校园,并将他们的课程转移到了网上;数据库商已经临时开放了他们的资源;会议被推迟或取消,同时图书馆的运行也有许多变化。 我们预计,这种情况将产生长期的影响,很可能包括大规模的预算削减。 尽管存在这些不确定性,图书馆仍有能力利用虚拟会议和其他工具为读者提供在线研究和教学支持。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s8ZtAMTZZu3U1T2mtbY_Dg)

————————————————————————————————

    对本文感兴趣,或者想要了解参考文献,您还可以访问下面的网址,了解更多相关资讯。
    https://www.yuque.com/xmulib-it/papers/gh8l2n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