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与大学图书馆 | Yvon:我与德国大学图书馆的爱恨情仇

    Yvon说——留德生活:我与德国大学图书馆的爱恨情仇。

    “图书馆因疫情将闭馆。如果你们已经知道,自己今天不会来馆内的博士隔间拿书,请告诉我,这样,我也可以提前回家了:)”

    读了图书管理员大叔最后这句话,再看到那个笑脸,不禁莞尔。可惜距离他给定的下班时间也只有十五分钟了。我忙不迭回邮,希望他还能提前一刻钟回家。

    来德国留学前,我曾担心过,在国内不那么知名的德国大学,硬件设施会比较破败,从而影响我学习的劲头和心情。当时就问了德语老师,她说,别担心,都很好。

    到了一看,确实。不过有一点和中国大学不同:图书馆不是一幢宏伟的大楼,而是有一间中央图书馆,稍大;其余各系有自己的图书馆。但所有图书馆的阅览位置均对所有学生开放。每个馆内都有几个玻璃小隔间,在校博士生可申请入驻,成为自己的专属工作区

    至于什么时候拿到钥匙,就要看前面的等待名单还有多长了。因此,一旦有迹象表明你的论文已经快要完结,工作人员都会百般催促你退掉隔间,好把位子腾给后面的人。

—— 仇 ——

    有一回,我因为寒假回国,被邮件催促,回到德国后又被办公室约谈要退隔间。

    还有一回,一位工作人员来敲玻璃门,嫌我在隔间放的书太少,她说,“我已经观察了两个月,您一直都没有什么书在桌上……”听完前半句我脊背发凉,她是一个人肉摄像头吗?没有其他事情好做了吗?

    我客气地说,“我之前没有被通知,隔间的使用规则是要多放书,没关系,我现在知道了,您将会看见很多书。”

—— 爱 ——

    复活节前一天,在校的德国同学已经所剩无几,到处都很清静。和好友饭前,我顺道带了一本书去中央图书馆还,前台这会儿是一位大叔,从他的精神气儿上就知道今天不忙。

    饭后,我又从中央图书馆抱了一批书走,走回到哲学图书馆,腾一只手一开门,嘿,前台竟然又是那位大叔。他在短短一顿饭时间里乾坤大挪移了。

    我俩相视一笑,大叔说,啊,已经又见面了。我也笑着说,就是。放完书下来,我跟前台几位工作人员说了复活节快乐。

    开学回来,我照惯例去签到,前台阿姨竟然破天荒跟我说,她把我的隔间使用日期延长到了九月底,还问我够不够?

    我简直惊愕地合不上嘴,我愣了愣说,呃,很棒,但是我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不论如何,我今年底之前是会完成的。她说好的,又跟我聊了两句隔间的情况。事后我百思不得其解,以往的口径可都是逼着催着人退了隔间呀?难道看我过节之前还这么用功,工作人员都被感动了?

    那可真是应了那句,自助者天助之啊!现代版怎么说来着?当你认定一个目标并为之努力的时候,全世界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你。

—— 恨 ——

    人总是高估自己规避风险的能力。

    第一学期上图书馆的使用指导课,工作人员说,超期罚款一本30欧。

    更有意义的做法不是在心里默念一千遍,我一定不能超期,而是去问问学长学姐,你们都是在什么情况下超期的?我如何避免这些情况?

    我从来都热爱遵守规则,在能白借(piáo)的情况下,并不想交给图书馆那样一笔巨款——虽然我和图书馆已经感情深厚。

    可我还是被迫交过一次超期罚款,原因是,图书馆有提前五天可以续借的制度,邮件提醒也是提前五天。我的小聪明让我注意到,晚五天续借,第二次的期限也顺延多出五天。就为了多延五天,这点蝇头小利,事情一多,忘记续借,我被罚了款。

    因此正确的规避方法是,克制自己贪婪的本性,能延的时候就延,辅以便利贴写上续借日期贴在醒目的地方。毕竟,等到最后一天风险太大。

—— 情 ——

    借的书多了,还容易出现一种情况,就是你一次还了很多书,结果工作人员漏扫了,书已归还,但你的借书账户上却显示并没有。

    在临近回国遇到这种事情是最焦心的,自己能确定一定归还了还好,不然就要在家翻箱倒柜了。一本书,书价动辄几十欧。

    我第二次遇到这种情况,是一本非常冷门的拉丁语文献,书的个头也超级大,所以我有很深的印象确实已经归还。

    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会去库里找,然后邮件告诉我结果。

    好在也找到了,当时我已经回国过年。我回邮的时候顺祝了工作人员春节快乐,德语直译是“中国新年快乐”。

    没想到工作人员又回了一封邮件,说她特别开心收到我的祝福,自己的属相是蛇,蛇在德国文化里的寓意不太好,希望在中国文化里是好的。Passau现在正像冰窖里一样冷,祝我在家乡玩得愉快。

    有时候,图书管理员是最能感受到我状态的人。有一年圣诞节前,很脸熟的老哥跟我说,Machen Sie  auch eine Pause! (您也还是休息一下!)哈哈哈,大概是我天天去借呀还的,图书管理员也都认得我了。

    论文正文前面都有致谢部分,我看过一个撰写致谢的指导写道,图书管理员、学校行政等等,对论文写作起辅助作用的人,一般不在文中专门感谢我感到非常遗憾,因为他们也是我真的打心眼里想要感谢的人

    我无法忘记,每一次我需要的文献,标着我的名字,静静躺在书架上,等我去取的样子。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dpBCFd8CmnvJkZsrZF21Hw)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