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疗愈系”文献资源建设及其读物推广

    学者徐雁建议图书馆应及早创设一个有特色的“疗愈系”馆藏文库,选拔培养具有心理学、教育学和阅读文化学等学科专业基础的图书馆馆员,从事“疗愈系”馆藏文库及其阅览室的典藏管理和读者服务工作。


    《疗愈系建筑?你可以自然的住不生病——吴森基教你生活无限生机》
    墨刻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12.8

    “心缺一块难再补?”
    “疗愈系”文献资源建设及其读物推广
——南京大学教授兼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副主任徐雁

    源出于希腊语的“书目疗法”(bibliotherapy),由“图书(biblion)”与“治疗(oepatteid)”二词合成而来。顾名思义,就是针对纠结于某种不良心神状态中的读者,以专业特选的图书为介体,来实现读物接受-内容理解-问题领悟-心神净化的目的。作为一种调理精神状态、恢复心神安宁的辅助性方法,这种特定的对症导读、思维疏导,可能达成心灵保健、精神养生及心理疾患治疗的效果,因此也被称为“图书疗法”或“阅读疗法”等。

    上世纪末,在当代日语中出现了“疗愈”这个与“书目疗法”关系密切的新词汇,还登上过“日本流行语排行榜”。随后传入我国,并出现“疗愈系音乐作品”“疗愈系图画”“疗愈系影片”及“疗愈系文学作品”之说。

    2009年年底,我国台湾大学图书资讯系主任朱则刚在为教授陈书梅编著的《儿童情绪疗愈绘本解题书目》序言中说,“心理学界使用绘画或是利用音乐欣赏、阅读等活动来舒缓紧张的情绪,或是帮助心理治疗已经行之有年,但多是利用心理医师自身熟悉的作品为工具,图书资讯领域所做的资讯服务的一个主要精神就是为读者提供所需的资讯,书目服务就是其中一种主要的方式,‘书目疗法服务’即是书目服务的一种特殊形式,是一种对有特定心理需求的读者,提供具有心理疗效的书目的服务。陈书梅教授同时具备心理学与图书资讯学的专业背景,对于‘书目疗法’有深入的研究。”

    诚然,读书明理,心智俱健;修身养性,知行合一,从来就是开卷读书的宗旨所向和终极价值所在。因此,借助阅读来疗治人类某种精神缺失和心理疾患,早已被古今中外有识之士所体悟和认识,并被当作一种宝贵的精神滋补资源。中国先贤古训中,便有“书犹药也,善读者可以医愚”之说。

    2011年4月,在我国台大图书资讯系首开“书目疗法专题”课程的教授陈书梅曾经说明道,“书目疗法”是一种以图书资讯资源为媒介的辅助性心理治疗法。亦即个人透过阅读适当之图书资讯资源,在阅读的过程中与素材内容互动,进而产生认同、净化及领悟等心理状态,最终达到放松情绪与解决自身困扰的疗愈效果,以维护个人精神层面之健康与身心之健全发展。而若由相关之专业人员,针对个人需求,提供具情绪疗愈效用之阅读素材,即为“书目疗法服务”。事实上,自古以来人们即认同阅读具“增智”“娱心”“怡情”及“养性”之功能。阅读不仅可增进个人之知识与智慧,同时亦可作为个人休闲娱乐的管道,及健全人格发展之效用。换言之,适当的图书资讯资源除增进个人之知识外,更可谓是人们的“心灵维他命”与“心灵药方”。

    作为一种特色鲜明的专题文献“疗愈系”文献具有“体裁、文本、学域跨度大”、“读物类型分散性强及有关内容互联性高”,以及“解析释读的专业性要求严”等方面的特性。因此,我建议图书馆应及早创设一个有特色的“疗愈系”馆藏文库,以便集藏具有“疗愈功效”的书、报、刊及线上电影、音乐资源,然后选拔培养具有心理学、教育学和阅读文化学等学科专业基础的图书馆馆员,从事“疗愈系”馆藏文库及其阅览室的典藏管理和读者服务工作。

    举例来说,如人文领域的中外好书、古今名著,读之不仅可以医“愚”,更能医“俗”。林语堂先生非常服膺黄庭坚所说“人不读书,则尘俗生其间。照镜则面目可憎,对人则言语无味”的话,他阐述道,今人读书等于是“尚友古人”,而且那些古人著书立说者,必定是一时才俊,与古人游不知不觉受其熏染,终乃收改变气质之功,境界既高,胸襟既广,脸上自然透露出一股清醇爽朗之气,无以名之,名之曰“书卷气”。同时在谈吐上也自然高远不俗。如不读书,则所为何事?“大概是陷身于世网尘劳,困厄于名缰利锁,五烧六蔽,苦恼烦心,自然面目可憎,焉能语言有味?”因此中外名著经典的阅读,更可以让人站到高处,接近风雅。

    越剧《红楼梦》中有一句唱词云:“心缺一块难再补”,其实人文图书中的人物传记,就是一种最具潜移默化的心神疗愈之功,应在后疫情时代的全民阅读推广工作中得到强化。当代作家毕淑敏曾在《让人生慢慢完美》中说过,“命运中的不速之客永远比有速之客来得多。所以应付前一种客人,是人生的必修。他既为‘客’,就是你拒绝不了的。所以怨天尤人没有用,平安地尽快把‘客人’送走,才是高明主人。”她建议,用多读书的方法来增长知识,尤其是看一些人物传记,“瞧瞧别人倒霉的时候是怎么挺过去的”,是理智地度过人生“低潮期”的一个重要选项。因此,公共图书馆和院校图书馆多年收集入藏的中外传记读物都非常适合,正可作为“砥砺人生”,实现“阅读疗愈”的一种理想读物。

    ——节选自《馆配进入“云”时代,图书馆人最看重什么?》
    https://mp.weixin.qq.com/s/LsS8zq8GZwC0RVKcTS_5Sg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2020-09-08

——————————————————————————————

【扩展阅读】

1、廖静.图书馆面向未来的服务升级思考
    https://www.xzbu.com/7/view-14929308.htm(《山东青年》2019年5期)

2、藏书家韦力.藏书是对传统文化最高规格礼敬
    https://www.sohu.com/a/374399995_763995(2020-02-20)

3、冯骥才新作《书房一世界》之《架上的书·劫后余书·潜在的阅读史》
    http://www.gujiushu.com/946081.html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