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像证史”时代的城市史书写

    城市史研究,是最近半个多世纪以来史学研究的重要新兴领域。仅以关于中国的城市史研究而言,包括北京、上海、成都、武汉等在内的中国主要城市,海外都有重要的研究作品问世。罗威廉的汉口研究、王笛的成都研究、韩书瑞的北京研究,裴宜理、卢汉超、李欧梵等学者的上海研究,其相关作品都已经引入中国出版,并且取得了不错的反响。这些中国城市史研究作品,区别于中国传统的地方志,大多广泛采用社会学、人类学、地理学等在内的社会科学理论与方法,在兼具理论深度与可读性的状况下,从容展开对于中国城市发展变迁史的研究。

    这样一大批代表西方史学最新研究潮流与趋势的城市史研究作品的引入,自然而然也会潜移默化地对中国传统的地方志编纂产生重要影响。2019年下半年以来,北京出版社出版的两卷本《北京城市影像志》、同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上海1949》和《1949·影像上海》,正是在这一影响之下产生的重要作品。尽管这些作品都是作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献礼读物面世,但其全新的体例与编纂方式,必将会对日后中国城市史和地方志的写作产生示范效应。

“图像证史”时代里的史料范畴

    跟上述城市史研究作品不同,《北京城市影像志》和《1949·影像上海》的内容,其最大的特色就在于主体呈现内容是一张张珍贵的历史照片,这跟传统地方志内容大多以文字为主产生了重要区分。不能不说,将图像作为重要一手史料,应该是受到彼得·伯克等西方学者“图像证史”观念的影响。

    需要说明的是,在网络化、电子化技术已经几乎深入世界每一个角落的当下,不只图像可以作为史料,视频影像资料、聊天记录、个人自媒体平台记录等,都可以作为史料的一部分。

    在这两本书问世之前,央视科教频道早就启动和播出了以纪录片形式展现中国2000多个县的历史的《中国影像方志》节目。无论是《北京城市影像志》和《1949·影像上海》里的“以图证史”,还是《中国影像方志》节目的“以视频影像证史”,都是对于传统方志写作方式的重大突破,也标志着当下史学对于史料界定的最新理解,值得关注。

(原文:http://wenyi.gmw.cn/2020-04/17/content_33746489.htm)

————————————————————————————————

【扩展阅读】

1、提升“图像入史”研究水平(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10-25, 作者:清源)
    图像是人类把握并描绘有形世界的一种重要方式与形式。伴随传媒技术的迅猛发展,“图像进入史学研究”的可能性与可行性,引起学界热议。
    自古以来,图像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叙事传统中一直都扮演着不可忽视的角色。
    http://m.cssn.cn/lxsx/lsgdxw/201910/t20191025_5020582.shtml

2、《京剧史照(增订版)》:被影像照亮的京剧史(2020-07-21)
    《京剧史照》成书于1990年,是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七五”规划重点研究项目,曾获1993年度的国家图书大奖。因发行量有限,许多喜爱京剧的读者无缘购得。
    《京剧史照(增订版)》在原有六个单元的基础上,增加了第七单元,即1990年底举行的纪念徽班进京二百周年的盛大演出、21世纪以来部分获奖的重要剧目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的部分有代表性演员的照片。
    人类记录自身的活动,最初主要靠文字和地上地下的实物。近现代以来,科学昌明,技术进步,这才有了更多的记录人类活动的手段。随着照相、录音、录像的发明,文字的记述不再是人类历史唯一的呈现方式,人类活动场景可以通过声音,或活动的和不活动的影像,呈现给后人。人类对历史的感知也因此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这些角儿们的照片,汇集在一起,已构成一部京剧别史,同时,它又是整部京剧史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这里的每一帧照片,都诉说着京剧史的一个辉煌时刻,而京剧艺术的辉煌,正是这些照片中的主人公们用自己的心血创造的。
    http://www.xinhuanet.com/book/2020-07/21/c_139228605.htm

3、图像考古中找回传统——方闻中国艺术史研究的贡献(2020-08-02)
    https://mp.weixin.qq.com/s/aRrfSPm82im4xdCaPmQgyg

4、图像作为建筑的“根源”:Olgiati、西扎、妹岛和世等44位建筑师的选择(2020-07-21)
    https://mp.weixin.qq.com/s/x0lLW5sOk7Mh8VO0sxGzQA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