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默默付出的图书馆人丨美术文献的力量:国立杭州艺专图书馆的几个历史瞬间

    原文标题为《国立杭州艺专图书馆发展历程》,发表于《新美术》杂志2019年第1期

    全文共分八个部分:(一)国立杭州艺专图书馆在外西湖校园中的位置;(二)藏书的荟聚与损毁;(三)图书馆人群像;(四)首任馆长刘开渠与《中国绘画书籍概要》;(五)藏书的学术特色和品质;(六)《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美术类图书分类大纲》;(七)图书馆在学校组织架构中的位置;(八)结语。

    民国时期的国立艺术院以及后来的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被称为是中国形式主义美术的大本营,学校从建校之初起,就确立了“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的办学宗旨,致力于引介19世纪晚期、20世纪初期以法国为中心的欧洲现代派美术。

    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至今仍保存着从这个时期幸存下来的各类画册、书籍和期刊杂志,其中包括了大量当时在欧洲和日本出版的、以欧洲现代派美术为主题的图册和理论书籍。由此可以想见学校初创时期“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知识氛围。

    2016年初,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组建了一个专门工作团队 [ 成员:张坚、冯春术、陆波、朱甜、周飞强、刘涟涟、傅燕、梅雨恬、王汇青、张帆影(艺术人文学院博士研究生)],对西湖国立艺术院和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时期的被尘封在备用书库里的图籍、文献进行全面整理,与此同时,也着手对这个时期学院图书馆的发展历史进行回溯和梳理。在此基础上,图书馆于学院90周年校庆之际(2018.4),举办了“艺术的文化之光:馆藏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美术文献展”,展览精选了西湖国立艺术院和国立杭州艺专图书馆的藏书共220种、245册,并结合大量的历史文献照片,进行陈列和展示,力图呈现图书馆的历史沿革、文化传承和学术使命,反映学院的文脉和精神理想

    在两年多的时间里,馆藏民国文献整理团队成员悉心擦去每本书上的尘埃,对脆化发霉的图书进行修补,奔波于浙江省档案馆和浙江省图书馆,查找民国时期的相关档案和资料,一次次地修改和调整方案,在布展场地上加班至深夜,文献展凝结了他们的汗水和辛劳。本文作为此次展览的成果之一,也是团队成员通力协作的产物。谨以此文致敬默默付出的图书馆人

01
图书馆在外西湖校园中的位置(略)

02
藏书的荟与损毁

    西湖国立艺术院是民国时期最早设立的全国最高的艺术学府,建院之初便明确以“培养专门艺术人才,倡导艺术运动,促进社会美育” 为办学宗旨,以“介绍西洋美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为办学理念。国立艺术院和杭州艺专图书馆在馆藏资源的购置上也体现了学校的办学宗旨,在经费并不充足的情况下,通过多种渠道购买中外艺术图书,为艺术学子参考研究、为艺术创作和学术发展提供有力的文献保障。.....

    当时,学校的驻欧代表王子云专门负责购买石膏和图书资料,欧洲最时新的现代美术图书和画册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国内,成为支持艺专学子的艺术观念、学术理论思想及创作实践与国际艺术前沿保持紧密连接和呼应的重要资源,也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当时杭州艺专师生的一种注重形式格调和美学品味的世界美术视野。吴冠中曾在自传中提到:“校图书馆里画册及期刊也是法国的最多,塞尚、梵高、高更、马蒂斯、毕加索……我们早就爱上了这些完全不为中国人民所知的西方现代美术大师。” 到1935年,图书馆馆藏统计数据显示,馆藏西文美术类图书总量为中文美术类的1.4倍。(以下文字略)


▲ 图书馆的藏书章随着校名的变更和图书馆组织机构的调整不断变化,在小小的方寸之间,可以看到学校历史的变迁。

03
图书馆人群像

    1928年至1949年,图书馆共经历了12位馆长(主任)。(略)

04
刘开渠与《中国绘画书籍概要》

    1928年3月,国立艺术院成立,刘开渠任图书课课长,6月,大学院派刘开渠以著作员身份赴法国巴黎学习雕塑,8月份成行。虽然刘开渠在任上只有一个学期,但他做了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编写《中国绘画书籍概要》。.....

    《中国绘画书籍概要》......却表明了当时的图书馆人“整理中国艺术”的决心。该书是通过梳理图书资源,整理开发得到的二次文献,为国立艺专师生学习和研究中国美术提供了阅读指导和检索工具,也弥补了当时国立艺术院中国美术类图书馆藏资源的不足。

05
藏书的学术特色和品质

    国立艺术院和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时期,学校在图书资料建设上,不惜重金投入,在办学经费紧张情况下,仍然采购了一大批当时海外出版的印刷精美的大型美术展览、文物考古、历史遗址以及历代名画名作画册和图谱,如:常盘大定《中国文化史迹》、《波士顿美术博物馆所藏中国画帖》、《参加伦敦中国艺术展览会出品图录》、《南画大成》、《唐宋元明名画大观》、《世界美术全集》和《中国山水画史附图》、《书道全集》、《中华民国教育部美术展览会日本出品画册》等。学校采购这类图书时,比较注重包含单幅画作的大型画册,以便于教学和创作参考所用。

    其次,图书馆所选择购藏的图书中,外文原版书比重较大,学术品质高。......学校的前辈充分了解国际艺术创作和学术研究的前沿思潮和动向,而作为当时的一所国家级高等艺术院校,在图书资料建设上,是以世界一流的艺术创作和学术研究为对标的。

    第三,国立艺专所购藏的中文类图书,除《万有文库》第一、第二辑和《丛书集成》等两套大型丛书外,主要是中国传统书画的画册、碑帖、拓片以及艺术史和理论类著作。 ......
    艺术史理论类图书购置以国内学者著作为重点,国外艺术史学者译著为补充。

    第四,从专业教学、科研需求和创作参考出发,有目的地购置图书资源是馆藏建设的重要原则之一。......同样,图案类(工艺美术)图书的采购,也体现了这一原则。......

06
《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美术类图书分类大纲》

    国立艺专图书馆在建馆之初,就开展了图书分类编目工作。......

    由于学校专业特性,馆藏图书中有三分之一的图书为美术类专业图书,刘国钧先生分类法的美术部分太过简单,不利于图书排架和检索。1935年,在图书馆长李朴园先生带领下,图书馆人以刘国钧分类法美术部为基础,扩展类目,细化分类,编拟了《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美术类图书分类大纲》(以下简称《美术图书分类大纲》),作为美术类图书分编的依据。

    《美术图书分类大纲》共有9个二级类目,相对于刘氏分类法增加了2个二级类目,......

    图书分类法是以学科的逻辑体系对图书文献进行分门别类,它具有时间性,会随着学科的发展和知识的分化而不断革新。《美术图书分类大纲》反映了当时艺专图书馆人对美术学科宏观知识框架的理解,其中规划的知识结构和类目体系可以看出图书馆文献建设的方向,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当时美术类馆藏资源的结构层次。虽然《美术图书分类大纲》的类目以现代眼光看仍有许多有待商榷之处,但在当时的历史语境下,却是国立艺专图书馆人的一大创举,是西方近现代科学理性精神的体现,亦是美术学科与图书馆学融会互通的一次尝试,它对国立艺专图书馆藏建设、图书分编影响深远。现今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使用的基于《中国图书馆分类法》的J大类(J类为艺术类)细分表中,仍依稀看到它的踪影。

07
图书馆在学校组织架构中的位置

    民国时期,高校图书馆在学校管理系统中的设置在一定程度上是反映了大学的办学理念的。

    在民国时期,图书馆的组织隶属关系可分为三种情况,一是图书馆负责人直接隶属校长,是学校校务会议的当然代表。1932年《北京大学组织大纲》就规定图书馆长为校务会议当然会员。第二种情况是隶属部处中层部门,是部处会议的当然代表,比如1932年浙江大学,图书馆主任列入由教务处长为主席的教务会议当然会员,以及由秘书长负责的秘书处处务会议的主要组成人员。第三种情况,图书馆在行政隶属关系上直属校长或隶属部处,但并没有在校务会议或处务会议人员中被明确列为当然成员,通过调动校务会议下属专业委员会的职能,形成了一个在校长和图书馆之间的由各学科专家组成的图书馆委员会,这个制度使得校务会议在图书馆委员会议决的基础上做出决策,并在一定范围内授权图书委员会议直接行使校务会议的决定权。

    此外,美术学院图书馆有其特殊性,教具、石膏、动物园和标本室都是重要的教学资料,在某种程度上也可说是图书馆的分支。国立杭州艺专时期图书馆的组织结构,对当前学校图书馆如何应对新时代的挑战,加强复合化功能,为教学、科研和创作服务带来了启迪。

08
结语

    图书馆的历史是与学院的历史、与中国近代社会所经历的诸多战火离乱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在这样一个救亡图存的时代里,学校的图书馆人与教师、学生一起,守护着人文与艺术的薪火。国立杭州艺专图书馆的建设和发展的历史集中地体现了这个学校最初确立的办学思想的: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从幸存下来的这些藏书中,我们可以窥测这所学校从一开始就具有一种以世界一流为标杆的学术视野、趋向和品格

    通过梳理图书馆的历史,我们也逐渐形成了一些对艺术图书馆的建设、发展以及功能设置等方面问题的专门认识,比如艺术图书的分类编目,图书馆如何与标本、石膏雕塑展示空间建设相协调,都有值得总结的经验,为我们探索中国的艺术图书馆学提供了一些重要的实践先例

    时间如白驹过隙,国立杭州艺专时期图书馆这些珍贵的图书资料或已发黄破损,或已散页缺角,有些被焚毁于熊熊的战火,有些遗失在西迁的途中,有些在复员的路上受风侵雨蚀,留存下的来仅有1万余册。但正是这些已经泛黄的书刊,静静地陪伴着学院的成长发展,并慢慢地蜕变为学院最为瑰丽的知识宝库,它的文化之光,照亮了学院90年名师荟萃、人才辈出的光辉发展历史。

(全文:https://mp.weixin.qq.com/s/aZ0IgCm8gD4zO9eDdFxq1Q) 

————————————————————————————————

参见


    美术文献展:大学图书馆美术图籍的力量与荣光

【扩展阅读】

1、辛亥革命前的近代图书馆事业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创立图书馆的国家之一,早在公元前两千多年,周期就有相当于今天国家图书馆的机构——盟府。历代对图书文献的整理和保存均给予极高的重视,我国古代图书馆事业相当发达。但无论公藏私藏,均是重在收藏,处于名副其实的“藏书楼”阶段。作为普及文化,传播新思想、新知识,启迪民智,培养人才的近代图书馆,则是晚清以来,受西方文化的冲击,传统文化向近代变迁过程中的产物。
    https://www.sohu.com/a/295153282_562249(2019-02-16)

2、“快乐六君子” ——中国图书馆学的第一届学生
    1920年3月,我国第一所美国式的图书馆学教育机构——文华大学图书科在文华大学内成立,这是我国培育图书馆专业人员之始,开创了中国现代图书馆学教育的先河。
    https://mp.weixin.qq.com/s/VJ2veO6Fq65EkK7VU7sFuA(华中师范大学 微信号2018-11-12)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