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后的牛津赛克勒图书馆丨关停一门基础课的耶鲁大学艺术系

    1、关门后的牛津赛克勒图书馆

    “艺术史图书馆(公众号)”:疫情期间如何使用图书馆,或者说高校或研究机构的图书馆如何远程为学生和老师提供服务,感觉是个有意思的话题。最近盖蒂有一档Podcast是讲全球的博物馆领导谈新冠的影响的,但似乎没有人谈谈图书馆在新时期的变化。

    “艺术史图书馆”转载一篇在牛津读博的李昂发在豆瓣上的关于牛津赛克勒图书馆的文章。李昂是国内少数几位在国外攻读文艺复兴艺术史研究方向博士学位的,研究的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绘画中的背景(capmi)。大家可以关注一下他的豆瓣(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2905136/),里面有他从浙大英美文学到牛津艺术史博士的经历,说起来巴克桑德尔也是从文学转到的艺术史研究。

关门后的图书馆

作者:Leonard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71849820/

    因为疫情的缘故,赛克勒图书馆已经关门数月。这篇谈图书馆的日记主要想衔接对一张海报的一种讨论。赛克勒图书馆坐落于St John Street,背靠Ashmolean Museum,如果不熟悉牛津地理的人是很难找到这个图书馆的。赛克勒图书馆主要为考古系、古典学系、和艺术史系的学生提供研究的资料和场所,这样的设置似乎说明了赛克勒的藏书和“古物”脱不了干系——从埃及学到钱币学,图书馆都为读者设有固定的阅览室,赛克勒图书馆大门的那一对多利克柱子更是点明了图书馆的古典趣味。当然,它也藏有很多现当代艺术的书籍,这篇短日记其实就想探讨现当代艺术和赛克勒图书馆之间的一种关联

    按照维基百科上面的介绍,赛克勒图书馆主要重组了过去的四个老图书馆的藏书:the Ashmolean Library,the Classics Lending Library,the Eastern Art Library,the Griffith Institute and the History of Art Library。赛克勒安排了会说不同欧洲语言的图书馆管理员,以便帮助读者查找不同语言的书目。牛津的艺术史系隶属于历史系,但是把它的藏书和考古系、古典学系放在一起可见这三门学科的内在联系。牛津历史系的图书有自己独立的图书馆,那就是History Faculty Library,它散落于Bodleian Library内部的不同区域。我和History Faculty Library还有着工作上的缘分,有一年我是历史系研究生学生会的Library Officer,主要促进History Faculty Library和历史系研究生之间的交流。我的基本任务就是向学校反应学生的需求,同时向学生传达图书馆新购的书目以及一些学校有关图书馆的动向。牛津的历史系藏书有自己的特点,最近这几年因为“全球化”的热潮,学校专门购买了很多全球史的书籍。这和剑桥大学的图书馆不同,他们更注重区域史书籍的收藏。

    牛津大学有关欧洲美术的藏书主要都可在赛克勒的二楼和三楼找到。二楼是绘画部分,三楼则分管雕塑和建筑。赛克勒二、三楼里面的画册是无法借出的,只能在馆内查阅。幸好我在图书馆关门之前的几个礼拜陆续复印和扫描了很多文件,现在还能在家中自习。虽然目前赛克勒开放了Scan&Deliver服务,但我还是想念里面的环境,想念摇转书架的感觉


Secession, 1908

    赛克勒图书馆二楼还挂着很多缩小版的海报,有原来的展览海报,一些哥特雕塑的摄影作品,还有一些抽象绘画的复制品。其中有一张不那么起眼的俄国海报却非常有趣,大部分读者应该会对这张海报熟视无睹吧。前面说过,赛克勒图书馆的内核有着古典趣味,这张二十世纪的充满着异域风情的海报就格外惹人注目了。

    画面场景设在一个女画家的工作室内,那位女画家坐在画面的右边,手中拿着调色盘和画笔,眼睛注视着她刚刚完成的画作。放在画架上的那幅画画的是一位拿着烟斗的男子,他戴着高帽,优雅地交叉着双腿,这个姿势也正好和画面最左侧那件男裸体石像的姿势应和。海报中央靠左侧的是两位俄国贵妇,她们应该刚刚进屋,因为还未脱下帽子,她们是女画家以外的另两位观者。这年作品风格极其简约,让人印象最深的不是人物的外形,而是那几处描绘女性裙子和外衣的大色块。相比而言,画面中男性的身躯要苗条和纤细很多。这件作品的作者是生活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Léon Bakst,他是位俄罗斯画家兼舞美设计者,他曾经为Sergei Diaghilev设计过很多充满着异域风情的造型。我最感兴趣的是这件作品想要表现的“女性凝视”,然而我么却都看不见她们的眼睛,因为她们背对着我们。

(全文:https://mp.weixin.qq.com/s/9QWMO4ZFLh0bCVF3G4bR8A)

————————————————————————————————————

    2、关停一门基础课:耶鲁大学艺术系是在“自杀”吗?

    今年,耶鲁大学决定废除其历史悠久的“艺术史导论:文艺复兴至今”一课。这一决定引起相当大的公众关注乃至愤怒,授课老师都感到相当惊讶。......

    直到今天,采用实物进行艺术教学仍是耶鲁的一大特色。......
    在耶鲁,艺术史长期保持着法国教授所缔造的美学追求。.......

    在耶鲁大学,就有这样一位大师级的表演者——文森特·斯考利(Vincent Scully),他在60年的教学生涯中,让这门课成为一个传奇。他会大步走到屏幕前,不带讲义,口才惊人,需要的时候或咆哮或低语,还时不时用指屏的长竿敲击地板,提示放映员切换幻灯片。......斯考利激励了很多学生去念建筑,而1980年代的新城市主义很大程度上就是他以前学生的作品。斯考利于1991年正式退休,很快就被证明无可替代,其继任者中没有一个能达到他那样又英雄又浪漫的高度。


     文森特·斯考利(1920—2017)也曾是一个彻底的现代主义者,后来才开始日渐注重建筑与社区环境、与使用者之间的关系,并对1963年时未曾反对纽约宾州车站新艺术风格建筑的拆除、破坏了城市生态深感后悔。

    耶鲁此次取消课程之举,只是艺术史领域正在发生的深层次变化的一个可见部分,而有很大一部分变化公众是看不到的。......

    耶鲁体系培养出的建筑评论家保罗·戈德伯格(Paul Goldberger)曾说,斯考利最重要的学生不是建筑师和艺术史学家,而是“支持建筑的银行家和律师”,他把这些人变成了“有见地的委托人”。

    耶鲁的新课程有很多值得称道的地方,继续强调实物教学也让人赞赏,但那些银行家和律师不会再回来了。艺术史系不太可能再吸引300名学生济济一堂。和其他所有摒弃西方传统的课程一样,报名人数将会下降。这就好比一个牧师如果把所有的布道都瞄准未来的牧师,只专注于讨论神学的细枝末节,那么下个礼拜天,教堂的长凳上多半空无一人。

(全文:https://mp.weixin.qq.com/s/L-Ct2TBOYNNFvE1Vv9kYqw)

————————————————————————————————

    3、追踪艺术史研究的最新进展之一:最新著作

    艺术史图书馆按:八月底即将回国,从3月开始,意大利也是居家办公,所以一些本来的学术习惯也随之改变,仿佛一下回到国内的感觉。在此期间,多有思考,如何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内追踪学术上的进展,这几篇是一个思路。

    研究追新,在人文学科中并不是太过于重要的事情。以前在研究所里,有两个小书架,每周会上新两架子新书,新书会有专门的书签,所以在放到正式书架之前,是不能被预约借走的。

    由于疫情的原因,现在所里已经不能够浏览图书了,书只能拿到桌前,且看过后,书也需要隔离三天后再放回架上。现在新书上架也暂停了,方便追踪新著的小书架也自然空了好几个月了。

    这时我想起来,刚进所里的时候,介绍说是网上有相关的新购入图书的书单,找了一圈,只找到罗马的Herziana发布的每月新书书单,只更新到1月,之后也因疫情停止了。

    这个新购书书单因为是发布在网上的(可点击原文),就比较方便各个地方的学者使用,虽然没有了实体书可翻看,但互联网也算是一个检索宝库。我干脆把最近每月的新书条目存成PDF,然后在Zotero建了个文件夹,同步到Max 2上用以前介绍的内置搜索功能看,差不多也是对新书浏览了一遍,虽然比不上直接架上翻阅效率高,也算是能够追踪最新的一些研究动向。

    最近看国内有很多高校和机构都有成立艺术史图书馆的意愿,其实直接仿照这个,把书商找到,买一样的就行,省时省力,如果能搞定运输和海关(国内藏书的最大障碍),每年稳定输入,不出十年,这图书馆也就建起来了。至于还以前的“旧帐”,Ars libri 上的相关收藏值得买,像上次央美的Leo Steinberg的藏书,另外一个就是建艺术史学史的专门收藏,其实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特别好的,目前应该德国慕尼黑的艺术史研究中心BZI(Bibliothek — Zentralinstitut für Kunstgeschichte) 所藏史学史方面的书最齐全,因为这一块整体书量并不大,还是值得投入的。

(全文:https://mp.weixin.qq.com/s/MG6bVQcRZ4-4w_bfY0e8VA)

————————————————————————————————

参见:

    艺术史上的身体与权力:新书《竹不如肉》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