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建筑》文献导读丨 郑方:通用大空间——起源、趋向和技术整合

通用大空间——起源、趋向和技术整合

摘自《当代建筑》杂志
作者:北京建院副总建筑师 郑方

    大空间建筑的使用方式多种多样,并处在不断变化的过程之中,功能演变不胜枚举。我们尝试超越单纯的功能主义分类,回顾通用空间的起源、当代建筑师的重要实践,并选取其中典型的议题来分析当代技术通过对功用的重新定义而展现的纪念性。通过激励和促成社会生活的多样性,技术的使用过程和方法获得深刻的意义。通过整合结构构成、环境等体系,通用大空间展现了通往技术自由的多种可能性。

1、多功能公共空间的起源

    如今体育、交通、会展、观演、博物馆、娱乐、宗教、工业与科研等多种类型的活动,都以各自独特并且不断变化的方式在巨大尺度的空间中进行;除此之外,尚有办公楼和商场中的大型中庭、半室外公共空间等案例。这些大空间通常是城市居民政治、经济和文化生活的中心场所,比如大会堂是政治议事的核心,展览中心是工业和贸易交流的地点,机场和火车站是旅行起止的所在,而剧院和体育场则是文化娱乐和竞技健身的场所。

    除了特定的公共活动之外,大空间建筑在当代城市中还塑造了重要的大型开放空间;在日益私有化和商业化的城市中,这些空间维持着城市公共生活的魅力和多样性,包含城市文化的精粹,就如同大都市的罗塞塔石碑,记载了公共生活的密码。

    成千上万的旅行者穿过机场飞向世界各地,电视节目中每天转播体育场馆中进行的体育盛事。大空间建筑和这些事件一起,成为城市文化的载体。这些人流高度密集的大空间建筑本身经常又会集成交通枢纽、停车场库、商业服务和大规模的广场、景观及市政工程等设施;以大空间建筑为核心,周边汇聚多种城市机能,形成充满活力的复合功能城市片区。火车站、航站楼成为越来越复杂的综合交通枢纽;体育场、剧院、展览中心集合地铁、公交、道路等交通设施的支持。当代的大空间已经从功能性的建筑物转变为事件空间,促成一种更加开放的公共环境。

▲国家速滑馆比赛大厅

2、通用空间的技术典范

    通用空间(Universal Space)的概念由密斯最早提出。这一概念试图取消空间的功能属性,特指大跨度、灵活使用的单一空间,对现代大空间建筑具有革命性的意义,直至今日仍是大空间建筑必须面对的核心课题。一方面,建筑本身是持久和代价高昂的;另外一方面,城市公共生活日益多样化,并且随着时代不断变迁。这就促使通用大空间成为应对社会生活变化的一种解决方式。


▲克朗厅立面局部

    伊利诺伊工学院的克朗厅(1950-1956)是密斯通用空间设计哲学的最佳例证。

    均质大跨度结构是建立通用空间的基础,但机电服务设施和消防策略等方面也同时存在多功能适应性的课题。这些课题对于大空间的环境品质形成根本性的影响。随着当代机电技术和基于性能的消防技术的进展,大空间在不同功能使用模式下的环境舒适度和防火安全也获得了更多技术保证。

    通用空间既指明了大空间的灵活使用方式,即随时能够改变内部的布局和使用模式,也包括大空间历时性功能改变的可能性。例如巴黎的奥赛火车站改建为博物馆,19世纪为火车旅行目的而设计的大空间,如今成为印象派绘画和雕塑的展厅,是大空间通用性最为生动的例证之一。货运飞艇公司位于柏林附近的飞艇库从未完成建造飞艇的任务,于2004年改建成为一个热带主题乐园,每天接待约6,000名游客,工业制造和公共娱乐的功能差异在如此巨大的空间中实现了惊人的功能转换。

3、通用大空间与当今的技术挑战

    通用空间概念为现今大量建造的体育场、体育馆、展厅等提供了功能合理性的理论基础。尽管这些建筑大多只能称为“多用途场馆”,与密斯描述的空间通用性相距甚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通用空间在实践中更多的表现为空间的多功能特征。同一大空间中多种活动的需求与强调功能分区的观点截然相反,提出了实现建筑、结构、机电整体性技术整合的新要求。

    体育馆同时作为比赛、文艺演出、会议、展览等多功能使用已经成为一种惯例。

    大空间的多种用途对于场馆基础设施和机电系统提出了更为复杂,更需预见性的要求。空间内的使用负荷需要考虑到最大人流量和各种不同的使用模式;空调、照明、和声学等专业也需要充分考虑多功能使用的要求。因为使用模式不够明确增加了潜在的火灾风险,因此多功能大空间面临的消防安全措施更为严格。

4、通用空间的局限

    在通用空间的概念中存在一种空间均质性假设,这种假设似乎刻意忽略了人对于空间的不对称感知,即空间的真实面貌是异质而非均质的。由于实际使用流线、出入口关系、交通组织等原因,大空间内产生距离远近的不同,而阳光、场地和外部景观环境的特征等诸多差异也使抽象的均质空间事实上成为异质的。

    对于真实的建筑体验来说,通用空间无法和特定功能的空间相对照,两者都有各自的意义和局限性。举例来说,很多体育场按照田径比赛设计,观众看台围绕田径比赛场地布局,同时还要在场地外安排竞赛管理和媒体混合区等空间。当这样的体育场用于足球比赛时,因为外围田径场地的存在,观众距离足球场地的边界比较远,无论观众观赛的体验或运动员在场地中的体验,都不如专为足球场设计的体育场气氛那么热烈。由此需求出发,巴黎的法兰西体育场(1995-1998)、新加坡国家体育场(2014),都使用大型的机械活动看台来转换田径比赛和足球比赛的不同布局。

    通用性或多功能性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一些特定的体验机会。因为越是精微深刻的体验,就越是依靠特殊设计的空间。国家大剧院分设歌剧院、戏剧场、音乐厅和小剧场,为每一类演出设计的空间和舞台、技术系统增强了特定艺术表演的魅力,让观众有机会获得极致深刻的视听体验。设计中采用通用空间或特定空间是由一系列带有价值判断的技术选择决定。在这一背景下,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何欧洲的足球俱乐部多有专为足球比赛建造的体育场,而美国发达的冰球和篮球职业联赛促成了大量的体育馆围绕冰球和篮球比赛而设计。

    同时,通用性也意味着某种未完成的状态。这种状态形成了体育、展览类大空间建筑的使用特点,即为每一个特定的大型活动需要进行临时设施的计划和安装。奥运场馆就是典型的例子,每一次比赛都需要对特定的场馆进行临时设施(Overlay)的设计和安装;对剧院来说,则意味着为每一次演出安装特别设计的舞台道具和布景。这种未完成状态允许使用临时设施弥补通用空间均质性假定的局限性,从而实现更为具体的建筑体验。

(全文详见:https://bbs.zhulong.com/101010_group_3000036/detail42477506/)

点击微信扫一扫